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为何须尽快落实23条立法

8月22日,特区政府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在会见传媒时说,现届政府对待《基本法》第23条的立场清晰,这是政府的宪制责任,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已多次表示政府不会逃避此责任,但是,要先创造有利立法的条件,才展开立法工作,目前无时间表。至于何谓有利条件,李家超局长称,包括理性讨论、接纳不同意见、以平和态度处理问题、社会互信等。

基本政治矛盾发生改变

的确,按上述条件,香港目前不是落实《基本法》第23条的“适当时候”。问题在于,现届政府是等待上述条件出现而形成“适当时候”?抑或积极引导香港社会各界创造上述条件?

应当承认,现届政府就任以来,香港社会政治对抗的气氛明显和缓,但是,基本政治矛盾不仅没有得到缓解,相反,随着美国调整其全球战略、把中国当作美国的主要对手之一而正呈现深刻演变。

说“基本政治矛盾没有得到缓解”,是指传统“泛民”继续被主张“本土自决”和“港独”的“本土激进分离势力”牵着鼻子走。说“基本政治矛盾正呈现深刻演变”,是指随着美国把香港作为遏制中国的一张牌,香港基本政治矛盾的分野正在发生改变——香港回归以来近20年是以对待香港政制发展的目标和速度的分歧为分野,今后将以对待美国遏制中国的立场为分野。

美国遏制中国和中国反遏制,很可能将持续至本世纪中叶。香港社会随之而将发生的分化甚至分裂,将是史无前例的。今明两年是中美关系演变的第一个关键阶段。美国不会甘心中国人民实现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第一个“百年目标”。如果现届政府不采取坚定政治立场和果敢政治举措,那么,在其余下任期很难出现李家超局长所开列的上述有利条件。

现在的问题,不仅客观形势正在急剧演变,而且政府主观上缺乏勇气和担当。对于香港外国记者会邀请“香港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出席午餐会发表鼓吹“港独”的演讲,政府管治班子至今连一个“谴责”的词都不用,口口声声只是“做法不适当”。挑战和破坏《基本法》和“一国两制”的政治底线和法律底线的严重事件,居然从“适当”或“不适当”角度来评判,试问:何来披荆斩棘、落实《基本法》第23条的政治勇气和担当?

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8月21日在报章评论版发表题为《言论自由之另一界线》的文章,结尾说了这样一段总结性的话:“今天特区政治分化严重,国际社会对我们的法治、言论、新闻、结社、示威等自由时有质疑,从而直接影响对成功落实‘一国两制’的信心。我们就区区一个陈浩天的言论而对他刑事检控,在不少人眼中,可能是一种不分轻重的政治决定。影响这决定之最大因素,必然是陈浩天言论在社会之影响有多大:是否冰山一角?或是痴人说梦?检控的后果可大可小,但望特区政府能谨慎而行。”

汤家骅道破了政府高层具代表性的观点和情绪,即仍然认为中央对待“港独”“零容忍”是小题大做,会使国际社会对“一国两制”产生怀疑。

必须指出,如果政府高层坚持那样的观点和情绪,那么,不仅在现届政府任期内不可能出现李家超局长所开列的落实《基本法》第23条的“有利条件”,甚至现届政府的管治和施政将遭遇严重困难。

越迟立法安全漏洞越大

爱国爱港政治阵营强烈要求尽快落实《基本法》第23条,不是低估困难,而是因为香港特别行政区必须尽快堵塞国家安全漏洞。

“区区一个陈浩天”竟然如此猖狂。长期受特区政府优待的香港外国记者会,居然不顾特区政府委婉的劝告,公然为“港独”提供进攻中国的阵地。根本原因在于,香港特别行政区在他们眼中如同“无人之境”。他们无所畏惧,除了自恃有某大国撑腰,还因为特区政府或者无法可依或者有法不敢执行。后者需要政府反思而提高政治自觉,前者则要求加快落实《基本法》第23条。

香港特别行政区至今未落实《基本法》第23条,已造成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明显漏洞。随着美国遏制中国的举措陆续有来,这一漏洞将被越捅越大。爱国爱港阵营之所以强烈要求现届政府尽快落实《基本法》第23条,绝不是低估当前条件下启动有关本地立法工作的困难,而是预期越拖,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的漏洞越大、落实《基本法》第23条的困难也越大。

现届政府面临的局面是其上任时未曾预期的,必须因势而变、顺势而为。香港必须也只能融入国家发展大局。香港中国籍居民必须也只能坚定地同内地同胞一起抗击美国遏制中国。特区政府无论对中央负责还是对香港负责,都必须带领香港积极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坚决反击美国遏制中国。能够从这样的立场和角度看问题,就会对落实《基本法》第23条的条件和时机产生新的看法。

作者:周八骏 资深评论员、博士

来源:大公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