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岂容大学校园奏起“港独协奏曲”

踏入开学时间,多间大专院校的学生会代表相继在开学礼明目张胆地宣扬“港独”,犹如奏起“港独协奏曲”。社会上一部分人似乎仍在狐疑,这首“港独协奏曲”是由何时奏起的?现在又是处於“前奏”、“间奏”、“尾奏”哪一个阶段呢?

《学苑》谱出“港独前奏”

第一个阶段是“前奏”。2014年2月,香港大学学生会编辑委员会出版的刊物《学苑》,以“香港民族命运自决”为题,发表了多篇鼓吹“香港自决”的文章,其中一篇名为《香港是否应有民族自决的权利?》文章,更扬言香港人有权进行“公投”,自行决定要“独立”还是要维持“一国两制”;该文结尾甚至呼籲,港人争取“民族自决”刻不容缓,指出香港建立一个“独立国家”,最大获益就是主权云云。另一篇名为《本土意识是港人抗争的唯一出路》的文章亦声称,“香港独立与否,答案可能因人而异,姑且勿论可行性有多渺茫,至少我们必定要誓死维护鼓吹‘港独’的自由。”

同年十二月,香港专上学生联会爆出“退联风波”,主因是非法“佔中”后,各大专院校学生会和学联关係的恶化而引起。过程中,几乎所有加入学联的大专院校均组织了“退出学联关注组”,最终港大、理大、浸大和城大等均经过投票后“退联”。需知道,这一系列事件是由校内的“港独”势力和激进分子一手发起,最终竟然成功变成事实,令学联长久以来的“大中华情意结”无法再影响学生会,校园讲“独”将不需要再面对校园舆论上的阻力。

第二个阶段是“间奏”。2017年5月,多间大专院校学生会拒绝出席传统反对派在维园举行的“六四晚会”,另起炉灶举办联校“六四论坛”暗裏“讲独”。一众学生会宣称,悼念本质上无实质政治影响力,无必要再办大型悼念仪式,又谓不同意支联会“建设民主中国”的纲领,与其唱歌悼念,不如反思港人在香港前途上有何作为云云,是为大专学界首度杯葛“六四晚会”。

2017年2月左右,是各大专院校学生会改选期,观乎各间大学的学生会会长一职,在“港独”和激进势力猛烈进攻下,佔去大半席位,包括中大区子灏、港大黄政锝、城大陈岳霖、浸大刘子颀、教大黎晓晴、岭大李翰林、树大刘泽锋等,主要院校的学生会已大致被“港独”和激进势力所操控,形成自由“讲独”的有利氛围。而2017年9月肆虐各院校的“港独横额”风波,正正这情况下催生的典型事例。事源中大入学礼举行的早上,校园突然湧现一堆“港独”横额和海报,且有别於以往同类事件,乃是该些横额由学生主动挂起以及获得学生会包庇声援,最终并引发其余院校的学生会“裏应外合”,对校方企图拆除横额的行为予以批鬥,并以“言论自由”作为挡箭牌,质疑为何不能“讨论港独”,演变成一场超越校园的全港性政治风暴,并成功争取到社会一部分亲反对派政客和学者的支持,进一步触碰全社会的“底线”。

绝大部分学生“被代表”

依照今年开学礼上,各学生代表明目张胆在开学礼上宣扬“港独”,有理由相信这首“港独协奏曲”已演奏至最后一个阶段——“尾奏”。随着校园裏头的“港独”势力愈来愈猖獗,且“反中”市场在校园裏头大有可为,而立场中立的学生已“被代表”成为“沉默的螺旋”,“港独公投”在校园裏头将很有可能在中短期成为现实。

事实上,过往一两年,已相继有政界和学生代表持续搬出所谓“民族自决”或“民主自决”的说法,且又不讳言“港独”是其中一个选项。届时,“港独”势力将恃仗这些偏颇的校园投票结果,进一步壮大声威,强迫年轻人表态。年轻人基於害怕得罪同龄人的心态,很有可能在半推半就下便“被归边”,继而被纳入支持“港独”阵营当中,届时情况将肯定不再是“讲独”这麼简单了。

我们必须认受的事实是,这首“港独协奏曲”已在校园奏起多时,假如给“港独”势力顺利奏起“尾奏”,来一下“完美谢幕”,后果将不堪设想。诸位大学校长们,请仔细想想,到了这个危急存亡的时刻,大家是否还要掩耳装作听不见?继续口号式谴责,继续“零行动”?

要在校园遏“独”,首先就要想方法叫醒校园裏装睡、无视“独”害蔓延的人。

来源:大公网 作者:博梁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协奏曲 校园 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