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批评陈浩天和FCC不影响香港的人权自由

《基本法》对本港的人权作出了全面和完善的保障,甚至有不少人说,香港回归后所享有的人权较回归前更加宽松。然而,笔者想强调,人权绝非一个绝对性的概念,权利的背后总是会受到一定约束的。不然的话,倘若人人都拥有不受约束的绝对性权利,社会难免会大乱,丧失秩序,无法有效运作。

保安局在7月中提出根据助理社团事务主任建议,行使《社团条例》第8条,拟依法禁止“香港民族党”运作后,有反对派分子表示港府是在打压结社自由;特区政府批评FCC邀请陈浩天演讲播“毒”后,反对派也认为港府是在打压言论自由。笔者认为,这些批评是不公允和主观的,是只讲权利,不讲义务和法治的态度,误以为打着“人权”的旗帜便能够无法无天。

依据国家宪法与《基本法》,香港是中国不可分离的一部分,为维护宪法与《基本法》的全面准确实施,维护国家的主权和安全,特区政府有宪制责任打击一切分裂势力,依法禁止分裂组织鼓吹“港独”。故此,基于宪制责任和本港既定法律,特区政府禁止“香港民族党”一类摆明车马的“港独”组织,可谓应有之义,合理合情,有法可依,绝不等于打压结社自由。正如同禁止非法的“黑社会”社团成立一样,难道也算是打压结社自由吗?试想一下,回归多年,香港有多少个社团是被禁止成立?基本上没有,为何唯独是“香港民族党”被禁止成立,难道背后是没有合理理据吗?我们又怎能够轻率地以一个个别例子来批评特区政府打压结社自由?

至于所谓特区政府打压言论自由方面,我们同样应该明白,言论自由也不是绝对,某些极端言论是可能触犯既有法律的。依据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9条和20条,便提及言论自由的约束,包括:一、尊重他人权利或名誉;二、保障国家安全或公共秩序、或公共卫生或风化;三、任何鼓吹战争之宣传,任何鼓吹民族、种族或宗教仇恨之主张,构成煽动歧视、敌视或强暴者,应以法律禁止。

陈浩天鼓吹“港独”,其言论的本质是危害国家安全和公共秩序,已抵触国际社会对言论自由的底线,特区政府作出批评并不损害言论自由。毕竟,言论自由和法治的底线一早存在,特区政府批评陈浩天和FCC,对其他人的言论自由有什么影响呢?没有的。正如不去犯法的人,一些刑事罪行的条例有损害他们的自由吗?法律的存在,本质上就是对个人自由施加一些约束和限制,又有什么问题呢?

说到底,人权是正当的权力和工具,是促进社会整体福祉的概念,而非个别少数损害社会大众利益的人和行为的保护伞,更不是反对派的政治武器。香港群策汇思将于本周日下午在城市大学举办“香港人权状况”研讨会,客观评价香港过去几年的人权状况,驳斥反对派的误导性观点,欢迎大家出席赐教。

来源:香港文汇报   柯创盛 立法会议员、香港群策汇思主席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