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郑宇硕戴耀廷勾美密函曝光 里应外合搞“占中”

原标题:郑宇硕戴耀廷勾美密函曝光 杨建利当密使里应外合搞“占中”

图:郑宇硕向戴耀廷称“美国民运人士杨建利很热心支持占中,请与他联络。他想动员美国方面的支持。”

星岛环球网消息:据香港《大公报》报道,开学了,大专院校学生会领袖们接二连三藉开学礼播“独”,成为舆论焦点。这些学生都与四年前的非法“占中”有关,“占中”影响了他们的思想,祸延至今。

大公报获得的文件显示,“占中”是乱港分子与外力里应外合的变天阴谋。流亡海外的反共人士正是幕后黑手之一。策动“占中”的郑宇硕、戴耀廷向美、英募得款项后,郑宇硕拉拢海外反共人士杨建利做密使,让美国反华势力介入。郑宇硕与杨建利的往来电邮揭露,杨建利在美发动“启动美国白宫”压力运动,制造“占中”国际舆论,充当美国国会与港“占中”领袖的中介人,力邀“双学”黄之锋和郑宇硕、陶君行等人访美,趁机与美国政要和特别部门接触,商讨“占中”事宜。

海外反共人士杨建利与郑宇硕认识多年,早于2012年郑宇硕赴欧洲筹款时,曾于电邮表示在德国“意外碰到杨建利”。2014年9月“占中”蓄势待发,杨建利给郑宇硕的电邮,揭示两人一早密谋“里应外合”,为“占中”开路。

2014年9月6日署名Jianli的杨建利,透过私人电邮帐户yangjianli001@gmail.com向郑宇硕发电邮称“这是我跟你谈过的‘全球和平香港行动’,请联络学生组织和非政府组织,使我们一起公开发起行动,我正计划下星期一开始。”(This is the Peace Hong Kong Initiative I talked to you about. Please secure Hong Kong student organizations and NGOs so that we can publicly launch it together as originators. I am aiming at next Monday to kick it off.)

电邮详列“和平香港行动”的三项具体内容,分别是“启动美国白宫‘我们─人民’请愿机制,敦促美国政府向北京和香港当局表达坚决反对任何可能对和平示威的香港市民进行武力的立场……”、“游说美国国会促其给奥巴马总统施加压力”及“倡议世界各地的朋友在所在国开展类似的活动”。

郑便条促戴耀廷联系杨建利

翻查当时报道,内地维权律师滕彪等人与海内外29个民间组织发起“和平香港行动”,在海外发起签名运动,向美国白宫请愿,并游说美国国会向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施压,要求他表态支持“占中”,原来黑手正是杨建利。

不过,郑宇硕阵营内讧令事情起波折,9月8日他回覆杨建利的电邮,直指“亲生仔”真普联过于保守,一张郑宇硕手写给杨建利的便条,写明“真普联大多数成员组织不愿意与美国方面共同行动”,郑遂转移拉拢“占中三子”。

同日,郑宇硕以手写便条给“占中”搞手戴耀廷,要求戴联系杨建利,更表明想动员美国方面支持。

10月“占中”刚爆发,在美国的杨建利积极找寻“战略”伙伴,与郑宇硕里应外合。2014年10月7日杨建利向郑宇硕引荐总部设于华盛顿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Foundation(“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行政总监Marion Smith来港,直言“He is very much concerned and supportive of the on-going Hong Kong democracy movement of which you are a major leader”(他非常关注和支持正在进行的香港民主运动,而你是一位主要领袖。)

杨建利于电邮中表示,Marion Smith将于一星期内来港,希望郑宇硕届时与他会面,形容“I believe that, after witnesssing the movement, Marion will emerge in an even stronger international voice for democracy in HK. ”(我相信当见证过运动,Marion会挺身为香港的民主发出更强大的国际声音。)翌日,即10月8日,Marion向郑宇硕发电邮,邀约郑午饭。

“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是美国国会打击共产主义的组织。1993年美国国会一致通过,称要教育美国人了解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历史和遗产,成立“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该基金会负责在华盛顿特区建立“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

1993年,Rohrabacher和参议员Jesse Helms提出了1993年“友谊法案”的修正案,该法案由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签署成为法律,批准建立纪念碑。现时“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主席李爱德华兹,是美国教育部辖下华府智库组织B.Kenneth Simon美国研究中心的重量级代表人物。

杨建利又借助英国媒体把“占中”带上国际舞台,曾透露每日与“占中”学生联系,不过其后反口。

杨建利当乱港派与美政客密使

2014年10月21日,BBC纪录片Oslo Freedom Forum:The school for revolutionaries访问杨建利,杨称要尽任何可能方法避免流血事件发生,记者Laura Kuenssberg于节目Newsnight中指出:“在这里(奥斯陆自由论坛)的社运人士积极帮助香港学生筹备正在进行的示威”、“杨建利每日接触学生(has been talking to the Hong Kong students on a daily basis),恒常地(regular basis),几乎每小时(an almost hourly basis)。”

十一月,“占中”踏入尾声,形势渐走下坡,郑宇硕邀请杨建利为华人民主书院撰写文章。同期已密联“双学”的杨建利,亦为黄之锋、郑宇硕、陶君行搭线勾连美国的反华势力,为“占中”善后教路。

2014年11月4日,郑宇硕向杨建利发电邮,邀请杨撰写中国评论,每周一次或两周一次,“陶君行、何俊仁等有意扩充现在的网上电台,以拓展民主运动的影响力。”

2014年11月19日,杨建利同时电邮郑宇硕、陶君行、黄之锋,提及美国国会与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以“香港民主的未来”为题召开问题听证会。杨建利说:“假如有雨伞运动的领袖或骨干来到现场,可能会有更好的效果。”

美国于“占中”期间一直高调干预香港内政,2014年11月13日,美国参议员施罗德布朗联同另外五名议员,提出恢复“美国─香港政策法”的S.2922号法案,关注香港高度自治和普选云云;一星期后,美国国会举行听证会干涉香港内政,前港督彭定康透过视像会议作证。

当时有传媒引述“美国国会消息”指,有“中介人”在香港与学联接触,杨建利承认自己就是该“中介人”。

甘被中情局利用 杨专搞反华活动

杨建利生于1963年7月15日,山东省兰陵县(原苍山县)人,毕业于山东聊城师院数学系,其后移居美国,取得哈佛大学政治经济学博士及柏克莱加州大学的数学博士衔。在美国,杨建利常发动反华反共活动,与中央情报局紧密合作。

与通缉犯郭文贵合作

杨创立多个民间组织及网媒,包括“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出任主席;创办网络周刊《议报》任社长。1992年,杨建利在美国成立“中国青年发展基金会”,有报道指该基金会在1992及1993年两年期间,一半用于支付其个人薪水,另外一半开支帐目混乱。

被中国通缉、潜逃美国的郭文贵,是杨建利“最新”的合作伙伴。署名“K.Y.”的网民在白宫网站上发起《帮助并保护中国报料者及流亡人士郭文贵》的联署。

居于美国的激进反共分子杨建利,现时仍活跃于社交网站,频频发表攻击中国的言论。他不时在facebook和twitter上载与居美的“藏独”、“台独”分子合照。杨建利给郑宇硕电邮内,报称在华盛顿的地址,地图显示是一所商业大厦;搜寻发现,一个针对中国前国家领导人的网站“射鹏网”,亦在该地址注册。

拉拢“双学”推多“独”合流

“占中”于12月15日正式落幕,杨建利却更积极做海外反华反共势力的中介人,邀请黄之锋出席日内瓦人权民主峰会“唱衰”香港;又充当周永康、罗冠聪与美、加反华政党的联系人,透过自己创立的“公民力量”青年领袖研习营,把海外“疆独”、“藏独”势力进一步与双学“交独”。

周永康罗冠聪晤反华议员

2014年12月16日,杨建利向郑宇硕查询,如何把日内瓦人权民主峰会的邀请函转交黄之锋,谓十分希望有人在峰会为香港发言,“If Joshua cannot make it, are you or somebody else interested ?”(如黄之锋未能出席,你或其他人有无兴趣?)。

黄之锋最终未有出席日内瓦峰会,改由时任学联秘书长周永康与副秘书长岑敖晖出席,岑敖晖在接受传媒访问时扬言讲话内容会包括违法“占中”,声称不担心被指勾结海外势力。黄之锋则同一时间出席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举行的“香港雨伞运动地区效应”研讨会,同场包括与华人民主书院关系密切的台湾政治学者吴介民。

2015年5月,周永康与罗冠聪参与杨建利牵头组织“公民力量”举办的“第十届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与海外“疆独”、“藏独”等分子势力合作,二人利用此机会,与美国国会共和党众议员邵建隆(MattSalmon)见面,后来邵建隆与三名美国反共反华的民主、共和两党资深众议员Edward R.Royce、Eliot L. Engel及Brad Sherman访港与立法会反对派议员会晤,干预香港内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