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刘小丽机关算尽 “屈基”终“屈己”

选管会刚公布立法会九龙西补选提名期,刘小丽随即“偷步”宣称成立所谓“九龙西地区支援会”,并获得包括民协、民主党、公民党在内近20个反对派团体支持。若正式参选,支援会将启动协作。刘小丽甚至连选举口号都已拟好,并且在地区上广泛散播。刘小丽至今仍未正式表态参选,但有关宣传工作这几个月从未停过,更得到反对派的全力支持,人力物力不计其数,如此其身不正“偷步宣传”,竟然还指他人“偷步”,刘小丽之厚颜可见一斑。

钦点“小人”违背民主精神

反对派对于这场补选是不容有失,如果一败再败,反对派在九龙西的势力随时全面崩盘,更将重创反对派士气。因此,反对派在这场补选中全面整合,为保险计,更找来“败军之将”李卓人“空降”九龙西担任刘小丽“Plan B”。为确保反对派的协调人选“零风险”“零闪失”,反对派更加拒绝举行所谓的“初选”,通过密室操作定出“小人”组合。对于冯检基等有意参选的其他人士,反对派一概采取强硬态度,不讨论、不理会,总之凡是对安排有异议者都是“内鬼”,都是收了钱在反对派背后抽刀。

结果,冯检基一气之下退出民协,当然他的退党显然与民协互有默契。民协一方面属于反对派一员,不好与其他反对派闹得太僵,另一方面又不满反对派大党的专横,心底也希望争夺九西议席,于是与冯检基联手做一场戏,让冯退党,之后他想选就选,与民协无关。

反对派当然知道冯检基的盘算,于是近日再次发动新一轮“屈基”行动,更由与他一同创立民协的李永达出来开火,他讲的内容其实没有新意,都是一味的诛心之论,暗指冯检基是收受利益而出来参选。原来,现在反对派连参选自由和权利都没有,没有得到其他大党的同意和“祝福”,任何人参选都是“内鬼”;而所有反对派分子都必须支持协调出来的人选,否则又是“内鬼”。其实,口中最讲“民主”的人,其行事往往就最反民主,看看反对派就知道。

冯检基要参选是个人自由,而且一日未到开票,谁人知道结果?怎可能冯检基参选就是“鎅票”,为何不能说刘小丽“鎅”冯检基票?而且,现在李永达以及一众反对派人士对冯检基的人身攻击、对他的“屈基”行动,根本没有任何道理。冯检基没有做过什么错事,不过希望参选、希望反对派搞“初选”决定参选人,难道参选就是罪?他想参选,但反对派却拒绝举行“初选”,其他人唯有自行参选,请问有什么错?现在李永达之流的“屈基”行动,出发点不是为了民主、不是为了公道、更不是为正义,而是为了落实反对派的“钦点”,而他们还可以面不红气不喘的指控他人,有这样无耻的政客吗?李永达有什么资格大讲民主?

正如冯检基力数刘小丽三错:一错不应放弃上诉,一旦放弃上诉,即在某程度上即认同DQ是正确的。假设刘小丽成功胜出补选进入立法会,其宣誓应如何处理?二错是为怕无法参选就利用特权钦点“Plan B”。三错是其他反对派中人“促成”此事,令“威权主义复辟”,利用特权文化来处理补选。这三错击中重点,揭破反对派的虚伪面目,也点出了刘小丽的不堪,这样,反令冯检基占据了道德高地。看来,姜还是老的辣。

随时被DQ“屈基”多此一举

其实,刘小丽以为只要打压冯检基,令他不能或不敢参选,就可以整合反对派的票源,补选便万无一失,这只是她一厢情愿。先不论冯检基及民协的支持者,看到反对派的“民主霸权”,还会否甘心支持刘小丽。就是从参选来讲,刘小丽能够成功“入闸”,机会恐怕也是极微。首先,她是因为拒绝依法宣誓,在立法会誓词上私自“加料”,并且龟速宣誓,因而被法庭取消议席。她自己也直指其行为是要“彰显誓词嘅虚妄”。请问一个违法宣誓、一个不尊重誓词之人,怎可能会拥护国家宪法和基本法?一个违法被惩罚而取消议席的人,怎可能转过头又通过补选重返立法会,这岂不是公然挑战人大常委会释法?

而且,刘小丽是一名激进的“自决”分子,论程度较“香港众志”更加极端,“香港众志”虽然主张“暗独”,但至少也不敢公然宣称要打倒中央,但刘小丽却多次公开宣称:“这个政权是罪孽,我们要把它推翻,每个人都要有权决定的时刻。”说明她是一名以打倒中央为职志的“自决”分子。既然周庭尚且因为“香港众志”的“自决”纲领而不能“入闸”,更加猖狂、更加极端、更加敌视中央的刘小丽如果竟然能够“入闸”,岂非令立法会门槛形同虚设?

刘小丽虽然全力“屈基”,但其实她自己也是自身难保,在中央多次表态对“港独”“零容忍”的时候,立法会选举怎可能容忍“自决”人士参选?这岂非是拖遏制“港独”行动的后腿?因此,刘小丽很大机会不可能“入闸”,至于李卓人也不是万无一失,他是“支联会”骨干,多年来同样主张“结束一党专政”,虽然他没有主张“自决”,但能否成功“入闸”也是不得而知。现在反对派一味“屈基”,随时是多此一举。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小丽 屈基 屈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