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廿三条立法岂能讨价还价

“一国两制”踏入“新阶段”,其中包括相互联系的两方面,一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其使命和特征是从现在到本世纪中叶“两阶段,三步走”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另一是全球经济金融政治格局空前全面深刻调整进入决定性阶段,美国遏制中国、阻挠全球重心东移,与中国反美国遏制、推动全球重心东移并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斗争,是这一阶段最重要特征。从时间维度看,这两方面都将伸展至2047年,同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规定的从1997年7月1日起,香港特别行政区保留原有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50年不变即至2047年6月30日相重叠。

于是,一个严肃而重大的问题产生了——从现在到2047年6月30日“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践如何既贯彻“50年不变”又适应急剧变迁的外部环境?

事实上,香港内部各种因素也规定“50年不变”不可能是也不应该是把香港的一切凝固于1997年6月30日的状态。何况,作为一个已然回归祖国、继续保持高度开放特征的城市,香港本身的一切不可能不受全球格局调整影响,更不可能脱离国家发展大局。

中共十九大提出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是新阶段“一国两制”与时俱进的自标和方向。美国发动对华贸易战、中美关系恶化,要求香港加快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对待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的态度,成了新阶段“一国两制”的焦点。

目前,香港社会有两类分歧甚至对立的态度:一类是认同与反对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的斗争,另一类是主张香港加快与主张香港慢慢融入国家发展大局的区别。

在高铁西九龙站实施“一地两检”上,前一类对立得到充分展现。在对待香港参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上,后一类分歧表现突出,而且,主流意见是香港慢慢融入。

主张香港慢慢融入国家发展大局的主流观点,还在其他重要议题上得到反映。例如,低估“港独”危害性,总是觉得中央小题大做。例如,对“香港民族党”心有不忍。再例如,对香港外国记者会不敢或不愿得罪。

爱国爱港中坚力量审时度势,建议特区政府尽快落实《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特区政府的回应是需要有利条件和适当时候。这种判断和指导思想,同对待粤港澳大湾区的态度是一脉相承的。

绝不能与政改作捆绑

最新的又一种表现,是主张落实《基本法》第二十三条和重启落实普选的政制发展齐头并进,其背后的逻辑,是中央和香港的反对派各让一步,同香港必须加快融入国家发展大局显然是背离的。

香港必须尽快落实《基本法》第二十三条,因为越延宕香港在维护国家安全上的漏洞就会被捅得更大。香港落实《基本法》第二十三条会不会引起“拒中抗共”政治势力疯狂阻挠,答案是“会”。但是,越延宕阻力更大。

香港政制发展的目标和方向,是建设具“一国两制”特征的现代民主政制,普选产生行政长官和立法会全部议员,是其中一个环节,而且,普选的具体方法必须确保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国的一个地方行政区域,不仅不能、而且必须确保中央行使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全面管治权。

传统“泛民”政治团体仍旧信奉并且期望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移植西方政治制度,但是,西方政治制度正陷于空前危机。他们不能从所谓“真普选”的“普世价值”的迷思中解脱出来,也就不会同意体现“一国两制”特征的政改方案。

政治人物须为港人谋福祉

当前和今后一段时间,在政制发展上,香港适合做和需要做的,是认真反思西方政制弊端,深入领会香港实际情况,全面总结2015年政改受挫教训。无论哪一届特区政府,只能在确信符合“一国两制”特征的普选行政长官方案能够获立法会三分之二绝大多数议员同意的条件下,再启动政改程序。

有一种担忧:尽快启动维护国家安全的本地立法程序,可能重蹈2003年覆辙。2003年的教训,一是事先低估困难,二是临危缺乏应变。如今,既不低估困难,也不会再允许有人临阵“叛逃”。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庆祝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暨特区第五届政府就职典礼上明确表示,绝对不能允许挑战中央权力。“果敢”,这是当前和今后相当长时间香港管治的必需风格。识时务者为俊杰,香港需要为大多数香港居民谋福祉的政治人物,不需要为“拒中抗共”政治势力张目的自封“英雄”。

关爱香港的有识之士焦虑:香港主流观点同香港现实需要明显脱节,将严重妨碍香港发展。融入国家发展大局慢慢来,是一部分传统既得利益者心愿,同广大香港居民要求加快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的心愿相牴触。但是,政府决策受主流观点影响。为避免受爱国爱港阵营批评,最近,出现一种新现象,即:有人把若干建制重要人士推至第一线,公开发表维护传统既得利益的主张。希望这样的人明白:“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作者:周八骏 资深评论员、博士

来源:大公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三条 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