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冯检基参选戳破“反民主派”真面目

立法会九龙西补选提名期昨日正式开始,陈凯欣正式宣布参选,刘小丽亦递交提名表格,另一名“泛民”冯检基也于下午作出参选决定。相较于刘小丽在其他“泛民”代表簇拥下的“众星拱照”,政坛老将冯检基则是孤零零一个人交表。曾几何时,两人都属“泛民”中的成员,如今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何以有如此大的差别?到底是“顺之者生、逆之者亡”的残酷现实、还是“泛民主派、反民主派”的真相反映?

实际上,冯检基昨日在交表时的一番言论,实际上是戳破了两个真相:第一,“泛民”从来不讲“民主”,黑箱作业、黑金横行、黑话连篇;第二,如今的民协充斥着“弑父求荣”的反人性作风。一场补选,不仅仅是在选一位立法会议员,而是选择香港走一条怎样的真民主道路。

“不听话”惨遭人格谋杀

冯检基昨日面对逾百记者,讲了许多平日无法提及的真实想法。他首先就指出“民主派”做不到内部民主、是公开违反民主、违反合约精神的组织,毁灭弱小者的生命线。他更举例称,“泛民”在网上媒体时事节目内用失实谣言,谋杀他人格。点名民主党元老李永达、前“民主动力”召集人郑宇硕等人,指自己可以控告对方诽谤,但不想做得太绝。

一个血淋淋的事实是,自称“泛民主派”,实际上是“反民主派”,不是吗?不论是今年初九龙西的补选所出现的“黑箱作业”,还是此次补选所出现的“大佬钦定”黑幕,都在说明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泛民”内部从来不讲真民主,所谓的“初选”,不过是“筛选”;所谓的“协商”,不过是“钦定”。这还都不止,对于任何异义者,采取抹黑、“数臭”、污名化的手段。自从冯检基退出民协并表态有意参选后,针对他的抹黑就没有停止过,什么“被收买”、“公报私仇”等等言论,出自于“泛民”所控制下的所谓“网上媒体”。而诸如“民主动力”的郑宇硕与赵家贤等,更是扯下最后的“遮羞布”,怒指冯检基不听话、“不是民主派”云云。

一个人是不是“民主派”,原来需要得到这帮人的“认证”;一个人只要不站队,就会面临人格的谋杀。这就是“反民主派”的真正面目。冯检基显然是受够了这帮人的羞辱,愤而参选以挑战“假民主”的本质。从这个角度而言,他具有挑战“民主当权派”的勇气、具有戳破“假民主派”的能力,值得佩服。而这也正正是“泛民”之所以要除之而后快的真正目的─因为冯检基随时可能坏了“泛民”大计,触动到了他们真正的利益,绝不可能“留下活口”。

至于第二点,则更令人同情。冯检基提到他一手创办的民协如今掌权者的本性。尤其是何启明,不仅不撑他,更好像“文革”“徒弟不认师傅,儿女不认父母”,认为任何正常情况下,不可能这样做,但现时已进入“文革”式斗争选举文化,他要制止该种文化,所以要登记做候选人。

从政者需要最起码的政治道德,而如今的民协,已经成了一个摇尾乞怜的政治附庸,所谓的“新生代”,为求混进立法会,不惜采取极端手段。何启明是谁?此人最出名的“事迹”,除了在冯检基身后“插刀”之外,还在于他从来都是见风使舵之人。他中学就加入公民党,其后又加入民协,同时拥有两个政党党员身份,其后为求参选利益而退出公民党。2015年香港区议会选举,深水埗区议会重新划界,重设南昌东选区。民协于2015年初有意派出梁欐再度出战,惟梁因染上癌症,于同年5月病逝,何启明因此而得到“上位”的机会,带着所谓的“承传遗志”之名,最终当选。何启明当选后,有一次接受传媒访问,他洋洋得意地称,区选中有一种票叫“仇恨票”。他正是靠这种“仇恨票”而晋身议会。

有人背后“插刀”出卖恩师

一个毫不念旧恩、背地出卖恩师的人,一个靠“仇恨”而上位之人,身上流着的是什么“血”?何启明当然不会承认自己就是如此。但是,一个客观事实就是,他多次在民协没有作出决议之前,就公然称“不会明撑暗撑基哥”,难怪冯检基会痛斥“徒弟不认师傅”的作为了。如果何启明还有一丁点的人性,就算不支持也应当闭嘴,少在伤口上撒盐。

从何启明的所作所为,“泛民”的真本性,已经表露无遗。何某之所以要这么做,如果说背后没有人和他“出主意”,大概没有人会相信。实际上,“泛民”要封杀冯检基,最好的做法就是从分化民协开始,只有断了冯检基后路,才能逼其投降。但没料到的是,冯检基“遇强更强”,绝不低头认“衰”,才导致出现如今的“泛民烂摊子”。

所有问题的始作俑者,还是刘小丽。此人从来都是“自决派”,参选之前才鬼祟删除“自决”纲领。为图霸住自己的影响力,早在今年四月就在幕后政治势力安排下“钦点”李卓人,自己更“嫁入工党”。正如冯检基所批评的,这根本“是专制独裁做法”;“报名是希望刘小丽能‘入闸’之外,更显示他的决心,决心要同钦点嘅‘Plan B’同保皇党决一战”。

此次九西补选,“泛民”不仅输了阵势,更是输了民意。不论最终选举结果如何,“反民主派”为利益而不择手段的真面目,已经无法再掩饰了。

作者:李继亭

来源:大公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