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独”攻陷 大学学生会沦“烂仔窦”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香港理工大学学生会早前擅自把一半民主墙改为纪念违法“占中”和鼓吹“港独”的“连侬墙”,部分学生冲击校长办公室,暴力禁锢学校职工,清楚揭示大学学生会被“港独”分子攻陷。学生会代表经常发表支持“港独”言论,积极参与“港独”集会,并屡次作出冲击、包围学校管理层等激进“烂仔”行为。大公报亦发现,不少激进学生利用学生会作为跳板,继而投身政党及煽动“港独”。

“学生会不代表我”

现时九间大学中,只有四个学生会经选举产生,投票率普遍只有一成多,与外国著名大学的学生会投票率相比,认受性严重不足,不少大学生曾公开称“学生会不代表我”。

大公报记者翻查各间大学学生会的投票率,发现2018年港大学生会补选,该年度的学生会有16539名基本会员,约有2782名学生投票,有效票数约有2726票,投票率只有16.82%。

中大学生会约有1.77万基本会员,最低法定票数要有基本会员的六分之一,即2953票。第48届中大学生会所得的总投票数有3055票,即17.2%左右,仅仅超过最低法定票数。

至于理大学生会,合资格投票的会员共8605位,而于投票期内有3336位会员投票,投票率为38.77%。

科大学生会于2018年更出现“断庄”(没有候选内阁),学生会大选只是有人竞逐普选评议员,但没有人竞逐学生会干事,共有58人投票,占整体学生会会员0.57%,投票率创历届新低。浸大学生会的得票率只有9.8%,不及法定门槛10%,同样“断庄”。树仁大学、教育大学、岭南大学也是“断庄”。

翻查外国大学学生会的纪录,2018年英国的圣安德鲁斯大学学生会投票率达37.4%,2015年更高达48.96%。美国方面,2017年哈佛大学学生会的投票率高达55%。由此可见,英美的大学学生会投票率大约达四至五成。

挟学生会参政煽“独”

除了学生会代表毫无认受性,近年不少本地学生会领袖都粗口烂舌,无心向学,私生活亦不检点。2017年9月,中大校园民主墙出现“港独”标语,有内地学生贴上反“港独”标语,前中大学生会会长周竪峰以“支那人”字眼及粗口辱骂内地生,堪称“中大粗口王”。此外,岭大学生会前外务副会长张倩盈就被揭发大玩四角恋,做“小三”兼派“绿帽”。

有野心的激进学生近年利用学生会作为“跳板”,投身政党以及煽动“港独”。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香港众志常委罗冠聪,至今还未毕业,以“Year 6”的姿态死赖在岭大。罗冠聪曾是岭大学生会会长,之后加入学联,有份策划2014年的违法“占中”,及后成为学联秘书长,并与前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另组香港众志,参选2016年立法会选举,提倡实为“暗独”的“民主自决”。不过因为宣誓问题,罗最终被取消立法会议员资格。此外,工党刘小丽幕后军师黄永志,曾出任中大学生会会长,之后成为社民连副秘书长,现时是“小丽民主教室”成员。

眼见各大学学生会纷纷退出学联,不听“泛民”大佬指挥,不少反对派政党透过渗透到大学,试图重建话语权,例如今年三月,浸大候选内阁“涟翊”多名成员有反对派政党背景,候选干事长黄雅文是“社民连之友”成员,候选外务秘书赵崇佳则为社民连会员,也有人是前街工职员。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烂仔 学生会 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