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租难买也难 香港中产望楼叹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香港土地短缺情况严重,楼市又一直持续炽热,住屋成为市民最难解决的问题,更激起不少民怨。特区政府也承认,房屋问题是众多民生议题中最严峻、最棘手、最复杂的,必须要解决。可是政府推出的资助房屋措施,如“港人首次置业”先导项目、协助民间推行过渡性房屋项目等,大部分偏向协助较基层市民,反而缴税较多的中产人士,仍然需要面对买楼难的问题。

香港文汇报访问了两位中产人士,透过他们讲述的苦况,让大家对住屋问题有更深入了解,同时亦希望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于本月10日公布的施政报告中,可以提出具突破性的措施来解决问题。

望樓興嘆。香港文匯報資料圖片

望楼兴叹。香港文汇报资料图片

会计师购房无望 冀填海造新沙田

■劉創堯。香港文匯報記者潘達文 攝

■刘创尧。香港文汇报记者潘达文 摄

会计师刘创尧,年仅36岁已开设自己的会计师事务所,月收入4万元以上。不过,投入社会14年,仍然没能买下自己的房子。只可和妻子、两名分别为3岁和5岁的儿子,在何文田租住600呎的单位,月租两万元。

他说:“我们这些夹心阶层人数最多、交税最多、压力最大,却购房无望,政府对我们几乎没任何扶助措施。只希望政府尽快填海造地,打造第二个沙田,让我在四五十岁时,能看到置业的希望。”

刘创尧表示,能符合政府资助房门槛的,是最迫切需要改善居住环境的市民,但可能占社会大多数的,是他这种既不符合政府资助房资格,又买不起私楼的人。自己现在正是创业之初,虽然公司营业额逐渐增长,但现在私人楼市哪怕逾千万元的房子,也面积狭小,可能还不如现在的居住环境。

刘创尧说,虽然全家都很渴望有自己的家,两个儿子长大后,现在的房子肯定不够住,还随时要面对加租、迫迁等压力。但如果勉强“上车”,既不能改善现在的居住环境,还会耗尽自己所有积蓄和流动资金。

万一楼市崩盘变成负资产,香港经济也肯定一落千丈,万一公司难以为继,如何还高额房贷将成生死攸关的难题。

虽然渴望拥有自己的家,但刘创尧却并不希望政府过多干预楼市。他认为香港之所以优胜,在于对自由市场机制的保护。现在国际经济环境在中美贸易战下风雨飘摇,若政府再大幅增加供应,或施辣招打击楼市,或引致楼市崩盘,重演金融风暴时产生大批负资产的悲剧,在连锁反应下,会重创香港经济,他的公司也将面临难关。

认同政府政策助租金下调

他认同现在政府努力支持基层上楼的政策,虽然表面上似乎对负担最重的夹心阶层不公平,但如果这批居住劏房、最迫切需要改善居住环境的市民成功上楼,会腾空房源,有助租金下调,夹心阶层也能得益。但要长远解决港人住房需求,还是要填海造地。

港青房租压力大 储蓄有限难成家

胡綽謙。香港文匯記者劉國權 攝

胡绰谦。香港文汇记者刘国权 摄

“成家立室”谈何容易?随着楼价连连升,不少港青即使拚搏多年、收入尚算可观,亦难以完成置业梦。有港青直言,租楼是现时青年人“离家”的唯一选择,但每月房租已占收入四成,变相储蓄有限,难以负担置业的高昂首期。

“200万现在只可买个车位”

34岁的胡绰谦,香港浸会大学当代中国研究硕士毕业,现时独自租住大埔区村屋。

他指,10年前已有置业计划,因为当时楼价还未算太高,有信心可以与女友一同储蓄以支付首期,惟计划追不上变化。“近数年楼价急升,当时200万、300万可以购入一个单位,现在只可以买一个车位。”

因为居住空间不足、上班交通耗时等原因,7年前他选择离家独立生活,搬到位于观塘区的劏房。

他指,当时月租5,500元,邻居不乏年轻人,“公屋的申请门槛太高,居屋及私人楼宇也需要储首期,如果没有‘父干’,我们年轻人其实没有选择,只可以租楼。”

他形容,租屋的年轻人欠缺保障,充满不确定性,因为租约每两年便需要续约,只要业主加租或不续租,又要忙于寻觅合适的房屋,也要动用一笔金钱以搬运家具,动辄过千元。有经纪曾向他透露,观塘区的租盘3天内一定能租出,即使环境差、地方细亦有人愿意租住,反映需求庞大。

胡绰谦有计划和女友结婚,二人现时月收入合共近6万元,女友现时与家人同住,他则需要每月支付8,000元的租金,占自己收入四成,必要开支水电煤也占三成。他坦言,现时储蓄约有20万元,虽然足够应付婚礼开支,但婚后只可继续维持租楼现况,“没有办法,没有那一笔钱付首期。买楼结婚可能是父母的期望,多于自己的期望,唯有再努力一点。”

他直言,特区政府将居屋售价与市价脱钩,令他的置业计划出现曙光,期望踏入40岁前成功置业。他又指,既然房子只供自住,不介意引入较严谨的转售限制,让折扣更相宜,“我觉得限制可以长些,不只于五年,可增加业主转售的难度。因为补地价后居屋就可变成一个投资工具,已不是公营房屋。”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中产 望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