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反对派衰败与变身的十字路口

9月30日,反对派为刘小丽参加现届立法会九龙西选区议席补选造势,“泛民”政治团体轮流站台支持。造势大会以“问是非,分真假”为主题,大会开始时播放时事图片,称:高铁方便省时、陈凯欣因超强颱风“山竹”有意参选,以及香港有结社自由等事情是“假”;医院床位不足、贫富悬殊和港铁“沙中线”沉降等问题是“真”。

10月1日,“民阵”发起遊行,3个支持“港独”的团体,包括“学生独立联盟”、“香港民族阵綫”,以及报称以个人名义参与的“学生动源”成员,共有约30人参加。队伍遊行至政府总部东翼前地时,一名手持“香港唔独,实变大陆”的遊行人士企图进入、被警方阻止。民主党立法会议员许智峯发表声明,谴责政府行政署在无法律依据下,“阻拦部分参与集会人士进入公民广场参与民阵的十一遊行集会”。

已失政治号召能力

上述情形,证实反对派已日暮途穷。

第一,反对派已经没有能力提出关於香港发展全局的政治纲领和口号了。

9月20日,刘小丽宣布参与现届立法会九龙西选区补选时的口号,是“守护平凡的幸福”。在政治上,如此没有特色的政治口号,根本打动不了选民的心。何谓“平凡的幸福”?香港不同阶级、阶层居民的解读是不一样的,此其一。在不少香港居民心中,即使持有不同关於“平凡的幸福”的準则,但他们都未必感到,甚至不感到已失去了“平凡的幸福”,“守护”又何从谈起?此其二。如此不得要领的政治口号,令人叹为观止。反对派包括传统“泛民”所有政治团体和以“公投自决”争取“港独”的“香港众志”头面人物,居然“众星拱月”般力撑刘小丽,反映反对派整体政治水平下降。

第二,传统“泛民”完全不可能同“港独”势力切割。

儘管传统“泛民”政治团体一再声明他们不同意“港独”,但是,每当“港独”分子挑战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他们或者不出声或者敲边鼓。尤其,每当中央和特区政府依法打击“港独”分子,传统“泛民”总是站出来为“港独”分子辩解。不止於此。以“泛民”为主的政治活动,总少不了“港独”分子。

区诺轩是代替“香港众志”的周庭出战今年3月现届立法会港岛选区议席补选的,当选后,在他的团队中,有“香港众志”成员。

也许“泛民”大佬会以区诺轩已退出民主党为藉口,但许智峯可是民主党不捨得除名的幹将呵,他谴责政府依法阻止“港独”分子进入政府总部东翼前地,“泛民”作何解释⁈

多年来“民阵”发起的遊行,总有“港独”分子参加,今年“十一遊行”,“港独”分子尤其显眼。

第三,反对派把他们选举取胜的希望寄予其坚定支持者身上,但是,今年3月立法会补选结果显示,反对派铁杆支持者正在流失。

9月30日,公民党主席梁家杰为支持刘小丽找理由,称:立法会未来要处理国歌法、《议事规则》修改、《基本法》第23条本地立法等议题,希望选民支持刘小丽,让她“撑住”立法会。“议会阵线”毛孟静也表示,刘小丽如当选将令反对派重夺立法会分组点票否决权,因此,对反对派非常重要。

问题在於,多年来反对派之所以能取得历届立法会地区直选多数选票,是因为他们披上“民主”外衣,提出所谓的“真普选”口号,打动了为数不少信奉西方政治制度的香港居民。一旦反对派提不出令选民相信的政治目标,他们对选民的吸引力必定减退。原先坚定的支持者,也会因为再也看不到实实在在的政治前景而失望。

“建设性反对派”是唯一出路

在香港,有生命力的政治团体必须有能力关注香港政治经济社会各领域重大政策议题,提出纲举目张的一系列政策主张。从上世纪80年代中以来,以中英联合声明为标志,香港在政治上既进入由港英管治向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过渡,也开始由英国殖民专制制度向现代民主政制演变。传统“泛民”应运而生,举起“民主”旗帜。

必须指出,伦敦在香港启动的“民主之路”,是企图以夺取香港特别行政区管治权来重温其继续控制香港之美梦。他们利用现代西方民主曾经在一些国家取得成功来迷惑香港居民,使不少人以为所谓“真普选”能移植香港特别行政区。

2014年8月3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关於香港普选行政长官及相关问题的决定,粉碎了反对派及其幕后操纵者的幻想,信仰西方政治制度的香港居民陷入迷惘。这时,香港政治团体谁能引导香港居民走出思想困境,谁就能在接下来的立法会选举中佔上风。事实证明,反对派没有能力那样做。

摆在传统“泛民”领袖人物面前的,是无法迴避的十字路口——不是变身为“一国两制”下的建设性反对派,就是进一步衰败而为滚滚向前的时代潮流所淘汰。特区政府领导香港社会各界坚决遏止“港独”,有助於“泛民”做明智抉择。

来源:大公网 作者:周八骏 资深评论员、博士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反对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