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DQ刘小丽 全因她讲大话

上周五,选举主任裁定刘小丽不符立法会九龙西地方选区补选参选资格(DQ),该决定惹来反对派的反弹实属意料中事。刘小丽声称自己被“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批评选举主任没有给予任何申辩机会,又质疑是否需要“跪低的人才可参选”;有人则质疑,刘小丽改变政治立场下仍被DQ。特首林郑月娥回应时指出,关键在于选举主任是否信纳对方是否真的改变立场。

其实刘小丽不是更改立场,而是撒谎。某些人声称刘小丽已改变政治立场之前,应该先看看刘小丽本人早前曾说过什么。在9月21日,刘小丽正式宣布参选并接受传媒访问,在《明报》的一篇报道中,刘小丽表示:“‘自决’一路系讲社会自强”,粤语的“一路”即是“一直”之意。因此,她根本从不承认自己改变了政治立场,而是声称“社会自强”是她的一贯立场。

然而,事实又是否这样呢?选举主任在解释DQ刘小丽的理据中,便曾提过她在2016年7月30日,跟朱凯廸和“香港众志”发表了一份名为《主权在民,守护人权,捍卫自决未来的选择》的声明,她在声明中曾表示“若香港人要决定未来,自主命运和前途选项,我们不得不从‘《基本法》是唯一基础’的思想框架中挣脱,香港的命运应由香港人决定,而非《基本法》”。

在声明的尾二段中,刘小丽又曾表示:“站在‘民主自决’的立场,面对着政权以无理、粗暴的行政程序、法律条文限制人民的自决命运的自由,我们定必捍卫‘香港独立’作为港人自决前途的选项”。先不论她后来所讲的“社会自强”,其实质意涵究竟是什么,但是选举主任已用了客观事实证明,刘小丽声称“社会自强”是她的一贯立场,根本是蓄意作出的失实陈述。

选举主任已罗列了刘小丽撒谎的证据,说得白一点,选举主任并非纯粹不信纳刘小丽已经更改立场,而是不相信刘小丽本人,质疑她在撒谎。事实上,选举主任在解释DQ刘小丽的理据中,列出了她在2016年立法会换届改选填妥拥护《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区的声明之后,多次作出有违声明内容的行为,包括她曾在上述提到的声明中,表明自己定必捍卫蕴含“港独”的“自决”选项。

另一个证明她反口覆舌的例子,便是她当日胜选之后,在立法会就职宣誓过程中蓄意慢读誓辞,高院因而裁定她的宣誓客观地并不符合实质信念规定,最终取消其议员资格。正因如此,选举主任才会认为刘小丽在参选前的种种举动,包括作出拥护《基本法》声明、填写确认书、删除网站内容,以及她后来所讲的“社会自强”立场,“仅属避免选举主任就她的提名是否有效作出不利决定而采用的策略”。

所谓“申辩机会”,并非硬性规定,至于刘小丽批评选举主任没有给予申辩机会,其实当日陈浩天选举呈请案【[2018] 2 HKLRD 7】的判词中,只要求选举主任罗列出明确、清晰并具备说服力的资料,足以向客观及合理的人显示,该候选人相当可能在提交提名表格时没有意图拥护《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区,而选举主任已在解释DQ刘小丽的理据中,罗列了刘小丽反口覆舌的依据。

另一方面,所谓的“申辩机会”,其实是选举主任根据现行《选举管理委员会(选举程序)(立法会)规例》第10(10)条,“可要求候选人提供选举主任认为适当的任何其他资料”,以令选举主任信纳她真诚地拥护《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区。须注意,条文字眼是用上“可”字,而不是硬性规定。既然选举主任已有充分证据,证明刘小丽过去经常反口覆舌,根本不值得信赖,他自然没有要求刘小丽提交更多资料的必要。   

作者:文兆基 时事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小丽 大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