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王伟杰:“民主自决”绝对不能视作一个选项

九龙西地方地区选举主任根据《立法会条例》40(1)(b)(i),裁定申请人刘小丽不获得有效提名,法律理据充分,因为刘小丽在2016年立法会选举提名期结束后提出以“民主自决”作为政治纲领,而且清楚表明香港的命运并非由《基本法》、特区政府及中央政府决定,令选举主任有理由相信她并没有意图拥护《基本法》和保证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即使她签署了确认书也不代表她愿意受有关规定所约束。选举主任更开宗明义指出刘小丽在宣布参加补选前才删除“民主自决”的政治纲领只是博取入闸的权宜之计,并非真心改变她认同“民主自决”是香港人一个选项的政治立场。继香港民族党以提倡“港独”为纲领而被列为非法组织后,不少政治组织都企图以“民主自决”淡化他们的真正意图。“民主自决”在中央及特区政府的立场下绝对不能成为一个选项相信是不少香港人非常关心的议题。

反对派指控特区政府突然提高参选立法会议员的门槛,并对持有不同政治立场的人作政治打压,是他们在选举前夕刻意营造自己是受害者的惯常技俩,目的是为了攫取容易受口号煽动的选民手上的选票。然而,当香港市民能够正确认识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中央政府对特区政府拥有全面的管治权后,便不难理解为何“民主自决”绝对不能视作一个选项,任何将“民主自决”列为政治纲领或有意图鼓吹“民主自决”的人士自然不能享有参选立法会议员的资格,因为他们的行径已跟《基本法》相抵触。自一九九七年的七月一日香港回归后,中央政府已对香港恢复了行使主权,而香港所享有的高度自治是百分之一百源自于中央对地方的授权,尽管是特别行政区也不会是例外。既然如此,生活在香港的市民在享受《基本法》保障时,自然也有义务去拥护《基本法》,又何来会有权决定是否接受《基本法》下所订定的制度和生活方式呢?“民主自决”在过去的立法会选举中往往被浪漫化,以吸引年轻或未认清政治现实的选民,但“民主自决”在一国两制下的香港根本暂不住脚,根据《基本法》第5条规定,香港可保持现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但这并不代表2047年后的香港可以如那些鼓吹“民主自决”的人士般自行决定其制度和生活方式,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是不可逆转的,意即2047年后的香港特别行政区依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至于届时香港的制度和生活方式自然会继续受《基本法》及根源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所约束。

相比于其他实行自治的地区,香港特别行政区拥有的自治权力广泛,世界罕见,有意从政的人更应该珍惜在一国两制下香港的大好优势来建设社会,而非立心不良在钻洞子。冀望香港市民在纷乱多年的政治局势下能醒悟过来,分辨出真心为香港做实事的人,为实现香港有一个更美好的未来投下神圣一票。

作者:王伟杰,香港群策汇思秘书长

来源:文汇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王伟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