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资深传媒人反“港独”撑23条立法

■香港資深傳媒人員聯誼會曾舉辦反「港獨」座談會,圖為該會創會會長張雲楓、理事長楊祖坤主持會議。

■香港资深传媒人员联谊会曾举办反“港独”座谈会,图为该会创会会长张云枫、理事长杨祖坤主持会议。

前言:自特区政府采取果断措施禁止“港独”非法组织“香港民族党”运作之后,“港独”的嚣张气焰有所收敛,然而过了不多久,反对派又纷纷冒出头来,为“香港民族党”辩护,有的还跑到海外,勾结外国势力,持续不断地合奏反华播“独”噪音。

香港广大同胞,绝不认同任何分裂国家的言行。作为长期在港从事新闻传媒事业的人员,更有一份儆恶惩奸的责任心。为此,香港资深传媒人员联谊会组织了这个反对“港独”的专辑,表达我们传媒人的心声。要遏制“港独”,23条立法是特区政府的宪制责任,亦已到不容再拖的时候了!

香港资深传媒人员联谊会创会会长张云枫:年轻人莫随魔笛起舞!

西方反华势力和他们在港的代理人,之前捧红了“反国教”的黄之锋之后,近期又搭枱唱戏,为搞“港独”的陈浩天吹捧。他们的图谋很明显,就是要制造一个样板,令更多年轻人以为:搞“港独”是正义的,因为香港回归后“无人权、无民主、无自由”;反中乱港可成封面人物,是成名的捷径;非法言行有“言论自由”保护,不用承担法律责任。

敌对势力这项阴险招数,在香港主流社会没有市场,但一些入世未深和急于上位的学生还是中计了,有些人跟着魔笛起舞,肆无忌惮地反对国家,鼓吹“港独”,使用诸如“暴政”、“帝国”、“纳粹”等等极端字眼攻击自己的国家。

可悲啊!这些盲从者,竟然连起码的判断是非能力也欠缺。

说香港无人权吗?李柱铭就是一个反证。他曾声言香港回归后会受到迫害,但20多年过去了,他受过什么迫害?还不是一样坐享大状高位,收取一笔又一笔高昂的律师费。

说香港无民主吗?现今港人享受的民主同港英管治时期已天渊之别,而且循序渐进,要不是反对派阻挠,港人已可一人一票选特首了。

说香港无自由吗?黄陈等人得以到处流窜贩“独”,行动本身已是自掴嘴巴!港人持旅游证件之多样可说世上少见。

敌对势力对特区和中央的诋毁诬蔑是不堪一驳的。奉劝那些跟风者:不要再听信这些蛊惑的宣传了。那些人为你们树立的样板,不是什么争取公义,而是甘当祸国害港的烂头蟀,对人对己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也不要心存幻想,言论自由与煽动叛国是有分别的,早日就基本法23条立法已是社会共同呼声,想躲避法律制裁是躲不了的。

香港资深传媒人员联谊会理事长杨祖坤:做得好,做得对!

贩卖“港独”黑货的“香港民族党”被依法禁止运作了,很多人说这是维护国家安全的必要行动,特区政府做得好,做得对!

不过,反对派却不这样想,而是继续为“港独”辩护,企图为“港独”分子洗脱罪行,甚至涂脂抹粉。

一曰:这只是“学术研究”,他们应有“言论自由”。

二曰:我也不赞成“港独”,但却反对取缔“民族党”,因为他们有“结社自由”。

很明显,反对派企图以“言论自由”、“结社自由”来淡化分裂国家的罪行。

这些全是不堪一驳的歪理。

鼓吹“港独”首先就违反了宪法和香港基本法,否定“一国两制”中“一国”是根本的原则。香港是国家不可分割的一个组成部分,而“言论自由”、“结社自由”都不能用来危害国家的统一和领土完整,这是一条不能超越的红线。主张“港独”,分裂国家,犹如卖国贼,难道可以给卖国贼结党营私散播卖国言论的自由幺?

什么是对“港独”“零容忍”?将之取缔,采取针对性的行动,就是“零容忍”的一个体现。

本会顾问 香港报业评议会执行委员冯仲良:群起发声反“港独”

“港独”思潮日益蔓延,“港独”行径日显猖獗,已到了令人非常担心,不得不喝止的地步!

日前笔者在前往中环的电车上层,有两个年约20余的年轻人大谈香港“自决”,大言炎炎:“我哋香港人要有信心,完全有能力搞掂,唔需要大陆!”随后大骂特区政府,恶诋北京。这时坐在他们对座的一位年约60的长者发声了:“你哋后生仔唔识世界!香港自己点搞掂?你哋有冇经历4日制水4小时?再讲到时要征兵,你地要好似新加坡一样服兵役,仲可以咁叹?到时先知衰!”由于车已到湾仔笔者要下车,不知对话下文。

对于两个年轻人“自决独立”(虽然未有公开提出“独立”两字,但言词已非常明显)言论,相信车上很多乘客不以为然,当面力斥其非的长者代表了我们的心声。下车时我有点惭愧,未有实时像那位长者一样发声。

笔者相信,在香港,就算是年轻人中,真正认同“港独”者只是少数,但其思潮不可忽视。过去不少人包括笔者部分朋友,天真地认为“港独”不成气候,少予理会,使之日益泛滥。

面对来势汹汹的“港独”思潮和行径,我们要像那位长者那样,要敢于发声,要勇于发声,只要社会上不认同“港独”的沉默大多数共同反对,齐声喝止,“港独”必然成为过街老鼠!

本会顾问 《文汇报》原第一副总编辑张晴云:对付校园“港独”要采取有效措施

从违法“占中”到发展成为“港独”猖獗的局面,其实都是大学校园里搞出来的。大学管理当局对此责无旁贷。为什么有大学的部门主管可以长期放假,不务正业,具体策划和进行训练违法“占中”的骨干?为什么大学的教授和讲师可以接受外国机构的金钱,从事反对政府和基本法的活动?这些行为都是违反大学的管理规定的。但是,大学管理当局经过讨论之后,根本就没有作出处理,让这些教授和讲师为所欲为,以致“港独”活动在校园内变本加厉。正因如此,管理好大学的校委会,才是治“独”关键之道。

英国人经营香港的大学已经有很长的历史,盘根错节,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那就变成了“港独”分子可以公开活动的政治堡垒,可以不断在思想上进行腐蚀青年一代,还可以使用特区政府的经费和公帑,公然做破坏“一国两制 ”,挑战基本法的勾当。

所以,特区政府有责任坐言起行,修订大学的管理条例。所有教职员不能从事宣传“港独”、不能煽动和教唆学生从事非法行为。有人说,大学应该鼓励学术自由。这种说法完全模糊了学术自由与犯罪和违宪的界限。学校里面可以讨论各种问题,但是应该正面和反面都要探索,还要研究“港独”会引起什么后果。如果是一面倒,鼓吹“港独”,说中央政府是“帝国主义”,“前来殖民”,然后说拿起武器来斗争,这根本就是催谷“港独”。

基本法45条已经规定了参选行政长官候选人一定要经过提名委员会产生,教职员鼓励和煽动青年人采取“颜色革命”的方式,破坏香港公共秩序,破坏公物,令到市民受伤和丧失起码的人身权利,这样就不是学术自由的范畴,这是很明显的违法违宪的活动。更明显的犯法行为,就是公职人员收受外国机构的金钱。大学管理条例漏洞太多,出了事也不改正。这其实是放任“港独”在校园里横行无忌,戕害更多大学生。

本会顾问 香江智汇会长周伯展:禁止播“独”学校责无可卸

禁止播“独”,全社会都有责任。各中学、大学校长应该在禁“独”中担任最前线、重要的角色。学校往往是政治运动的源头,如何维护学校的正常教与学的环境正正是他们的职责所在,是担当之处。社会人士不能以为事不关己,己不劳心,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是每个人的责任,无论是行政会议成员或立法会议员,以至一般市民,都应该义不容辞,积极发声遏止“港独”逆流。政府官员更是责无旁贷,与教育界一起让学生对国家有正确了解,从而彻底认识到“港独”的邪恶本质。我呼吁这些职责所在的人们,不要再缺乏担当,要真正落手做事,不能麻痹大意,不要因为怕事避事,就对“港独”放之任之。习近平主席曾经讲过“为官避事平生耻”,所以希望各位校长、议员、政府官员能够态度鲜明地处理、制裁“港独”思想及行动。

金庸先生曾经在社论上引用过“曲突徙薪亡恩泽,焦头烂额为上客”的典故。 “曲突徙薪”是劝人做好预防工作,但往往被视为逆耳忠言被忽略。火灾真的来临,邻居帮忙救火,烧到“焦头烂额”,救火的人反而变成英雄。一如医生,那些提醒人们要积极做预防工作,及早接种疫苗的医生,往往被人忘记。到了真的染了疫症,救治的医生就获得“英雄”称号。

我们要记住:预防胜于治疗,到了恶疾发作,手尾则长矣!

本会顾问 原《新晚报》副总编辑郑纪农:放下幻想23条立法提上议程

每被记者问到23条立法,特首林郑月娥再三重复她的话,审时度势,等待时机,拿不出时间表来。

“大和解”运作一年多,在民生方面,反对派咬住高铁“一地两检”不放,罔顾先例。

在国家安全问题方面,反对派与“独派”心有灵犀,一明一暗,分裂国家的活动越来越明目张胆,舆论与行动升级,比过往犹烈。

市民看到反对派与特首关系缓和,重大问题看不到有一丝和解迹象。

年来的事实很清楚,有外部势力撑腰,反对派甘于卖命。市民对“港独”分子分裂国家四处点火,甚感忧虑,认为破坏“一国两制”,非港人之福。有市民更表愤慨,指斥“港独”即卖国,卖国须受法律惩处,没有灰色地带。

近来市民反“港独”,要求23条立法的声音比过去强烈,确认其必要性及迫切性的市民占主流,若说审时度势,等待时机,答案是:时机到了,放下不切实际的幻想,把23条立法提到议程上。

本会顾问 原广播处助理处长邵卢善:英美如何看待分裂国土

领土与主权完整,是每个国家的尊严,不容侵犯。动辄呼吁英美协助“香港独立”的人,昧于历史的话,应该翻阅近几个星期的国际新闻,留意英国首相文翠珊一再发出的声明是如何严峻:“不容变相将北爱尔兰从英国分割出去!”

英国脱离欧盟谈判僵局的主要障碍,是“北爱尔兰硬边界(Hard Border)”。英国是欧盟成员之一的时候,南北爱尔兰就取消了边界关卡,南北人民自由往来,变相成为一家,爱尔兰政府又岂能容忍英国脱欧以致北爱尔兰重竖边界?声言必然否决。

欧盟提议师法中国处理香港问题的智慧,建议英国接受“一国两区”,把北爱设为英国本土之外的“关税特区”,欧盟货贸自由出入北爱,但是北爱货贸出入英国本土就须过关处理。

英国认为领土与主权完整神圣不可侵犯,“一国两区”变相将北爱分割,坚决反对。

天主教徒要求脱离英国的北爱问题,上世纪困扰英、爱两国30年,流血无数,几乎触发正规战争,有大量爱尔兰裔移民的美国也被拖入漩涡,夹在英丶爱之间,左右不好表态,90年代中,流血冲突才逐步平息。

谋议独立分离活动,轻则制造不安动荡社会丶重则冲突流血涂炭生灵。香港迄今未有明文法令禁阻分裂组织与行为,有赖舆论及社会大众警惕,防患未然。

本会顾问 《镜报》执行社长徐新英:对“港独”绝不能姑息,要零容忍!

“香港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在香港外国记者会(FCC)发表“港独”谬论,FCC 打着新闻和言论自由的旗号,充当“香港民族党”的保护伞,为“港独”分子发表谬论提供平台,挑衅中国国家主权,违反基本法,挑战“一国两制”底线。宣扬“港独”等于从事分裂国家的活动,与言论自由沾不上任何关系,是损害国家主权、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的严重违法行为,我们对“港独”绝不能姑息,要零容忍!

9月初香港的大学开学期间,部分大学的学生会伺机制造事端,大学举行的开学礼沦为学生会负责人播“独”和鼓吹“造反”的平台,有些学生会负责人甚至向媒体声言要邀请“港独”分子陈浩天入校园助力落“独”。陈浩天等人在外部势力的支持下,有预谋、有组织、有行动地从事意图分裂国家的活动,激起了广大香港民众的愤怒。

9 月 24 日,特区政府刊宪,禁止“香港民族党”继续运作,实时生效。香港保安局局长表示,“香港民族党” 党纲公然违反基本法,其纲领与行动明显危害国家安全,港府考虑多重因素决定禁止“香港民族党”运作。

《镜报》自1977年8月创刊至今已经走过41个春秋,秉承“振兴中华 诚实敢言”的办报宗旨,一贯坚持爱国爱港立场,支持特区政府依法施政和贯彻“一国两制”方针,维护香港繁荣稳定,在大是大非问题上更是站在舆论前沿,发表评论文章引导民众明辨是非。我们坚决拥护和支持特区政府依法禁止“香港民族党”运作的决定!

基本法已实施21年,第23条立法仍未能落实,“港独”分子才能如此嚣张。现有的香港法律不足以保护国家安全,我们认为第23条立法有刻不容缓的紧迫性。

本会顾问 流动媒体董事总经理王运丰博士:家事与国事

年轻一辈人,总是分不清楚“家事”与“国事”。

香港是自由民主社会,你爱这党,你批那党,这都是民主的体现,这都是家事。可是,如果你要搞“港独”,那就上升到国事的范畴,你触犯了基本法,你要卖国了,你要做汉奸了,那是任何一个中华儿女都不能容忍的。俄罗斯总统普京有句名言:“俄罗斯的版图很大,但是,我们没有一寸多余的土地。”我们的祖国也是一样,中华人民共和国拥有56个民族、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但是,一寸也不能分割出去。

香港是法治社会,尊重法律是香港的核心价值。如果视法律如无物。那么,香港的核心价值则荡然无存。遵守法律,是香港人的天职;香港有法律的保障,是我们赖以自豪的价值。

其实,“港独”就如水中捞月,有一点知识的人都懂得,这是个伪命题,是政客们捞取政治资本的筹码。君是否记得,1982年,刚刚在阿根廷打了胜仗的英国首相戴卓尔夫人与邓小平谈主权问题,最后失足摔倒在人民大会堂门前。当年的英国,是那么的盛气凌人,却也落得如此的下场。今天的祖国,是如此的强大!几个毛孩子搞“港独”?简直是瞎扯蛋!奉劝孩子们一句,要做回自己,奉献社会,不要做政客们的炮灰。

生活在香港,我们要珍惜保留下来的一切。

本会副秘书长 《大公报》原副编辑主任李若梅:看谁笑到最后

这些日子来,朋友间聚会多了一个话题,就是“港独”。陈浩天与FCC合作播“独”,各大专院校的学生会会长,不约而同又或许是约同在开学礼上宣“独”,不禁令我们对香港年轻人的不理性感到忧心。我们有过经历的年长一辈,自然明白有国家可依靠,尤其现在有一个强大的国家可依靠的那种安全感是多么珍贵,但毫无经历并正处于叛逆期的年轻人,难保不会被那些妖言所惑。

说着说着,大家不其然都觉得有点灰暗。

可是,日前儿子的一席话,令我终于见到了光明。儿子告诉我,前一天晚上,与一群中学同学叙旧,惊讶地发现原来与会的占了一半都正在内地谋生,他们都是趁国庆假期“回家度假”的。较早北上的多往一线城市,稍后跟随的已扩展到二线城市如四川的成都了。在深圳的主要是创业,在上海的主要是从事金融业,他们都因觉得近十多年来香港的泛政治化令发展停滞不前,年轻人出路有局限,因而选择北上赌赌运气,结果如今都庆幸当年作出了正确的决定,庆幸有祖国为他们提供了广阔的发展天地。

缺乏历史观的年轻人,你对他们讲爱国情怀,他们可能不受落,那便跟他们讲讲实用主义好了,让他们明白,是追随陈浩天之流去沉沦,还是该效法到内地追梦的师兄师姐们,为自己开创更美好的明天。

相信香港的年轻人,大部分仍是明智和明理的。“港独”分子们,尽管气焰嚣张吧,且看谁笑到最后!

本会顾问 香港中华文化总会创会会长 香港政治经济文化学会创会会长谢纬武:反“港独” 要“三坚”

反“港独”要“三坚”:坚决、坚定、坚信。坚决,就是心不慈手不软;坚定,就是不受惑不动摇;坚信,就是基于对我中华民族源远流长“大一统”文化思想、理论体系的深刻认识而无比自豪、自信,坚决承继与弘扬。

“港独”乱港祸国,根深而又易迷惑人。

英国人管治香港时已埋下“港独”之种子。在后过渡期,李柱铭宣扬的“中国中央政府不能代表未来特区政府,不能代表香港人”以及“国家主权有限论”、“三脚凳论”等,就属“港独”思想的意识形态,末代港督彭定康的“三违反”政改方案也是对尚未明目张胆而潜藏着的“港独”势力的支持与培植。

公民党对抗中央,反对人大释法,企图剥夺中央对行政长官和主要官员任命权的竞选政纲,反对23条立法,“司法是最后一道防线论”,“五区公投”、“全民公投”、“全民起义”等一系列政治法律观点及行为,本质上就是“港独”范畴的政治意识形态与行为。有心研究及决心反“港独”者,可在笔者2018年7月26日《用宪治审视取缔“香港民族党”的决定》一文中,看到公民党、民主党等反对派与戴耀廷为首的“占中三丑”以及陈浩天等“港独”分子,在违宪、抗中央、谋“港独”上是一脉相承的,有衣钵传授的政治思想上的血缘关系。

本会会员 国际笔会香港中国笔会会长廖书兰:“港独”害己害人

我从来不主动与人讨论“港独”议题,但总有一些朋友谈论,大致可分为两类:一是,任何一个“被殖民”的地区,刚脱离殖民者统治时,都可以成为一个“独立国家”。我急忙说,香港不是殖民地,只是中国的一个城市而已。二是,香港没有条件“独立”,香港人每天吃的喝的穿的玩的用的,大部分都是来自祖国。是的,我向朋友做了一个比喻,有个年轻人他认为自己已经长大了,家里有一个属于他自己的房间,他就吵着要独立,并打算脱离家庭关系。而他似乎忽略了,他生存的主要条件是父母亲供给的,包括他每天出入家门都需经过客厅,需要共享厨房厕所,他若要独立,父母亲有权不让他经过或使用,或要他付房租以及电费水费煤气费上网费等等所有的开支。换句话说,“港独”的立场就是,既要享受家里优渥的条件,又想脱离家庭人伦关系;凡一个成熟的人,都应该知道权利与义务是相对等的。

“青年是国家的栋梁”!青年应有独立的思考,但需要具备明辨是非的能力,不可以人云亦云,跟着偏颇的风潮偏离正轨。

“青年是国家的栋梁”,栋梁万万不可歪斜。

【言简意赅】本会副理事长万民光:不能容许“港独”分子把香港推向灾难

“港独”分子的“香港民族党”,明目张胆提出香港脱离中国,建立“香港共和国”。

“港独”分子声称“不排除香港会出现武装起义”。

“港独”分子公然呼吁外国制裁香港。

不能容许他们胡作非为,不能容许这些狂妄的“港独”分子把香港推向灾难。

【言简意赅】本会副理事长吴寿南:香港特区身份证上的纰漏

香港回归祖国已经21年了,回归后,香港市民继续领持着一张印有“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证”去证明自己的身份。

一次与内地朋友在巴士上,看到一位拿着一张刚领取成人身份证的青年人,向同龄朋友炫耀,说我是香港人,香港事要由我们自己决定。内地朋友奇怪问,香港不是已经回归了吗?为什么香港特区身份证连标志着“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字样也没有?我无言以对。

【言简意赅】本会副秘书长朱昌文:对“港独”要切实零容忍

“港独”思潮祸害有目共睹,香港人人口诛笔伐,中央三令五申,强调要对“港独”言行必须采取零容忍态度。然而,过去一段颇长时期,我们听到特区政府高层官员对“港独”言行说得最多的是“遗憾”、“谴责”之类用语,不痛不痒,令香港广大居民听得腻了、厌了。

幸好,特区政府保安局在强大的民意支持下,早前终于采取行动,刊宪禁止“香港民族党”运作。这项执法行动大快人心,人心大快!

作为香港市民一分子,我强烈希望特区政府对“港独”要继续穷追猛打,努力打击他们的祸国祸港言行,设法遏阻“港独”思潮蔓延,不让它“春风吹又生”,幸甚!

【言简意赅】本会理事黄锡豪:“港独”分子所为违法荒谬

香港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是不争的事实,而“港独”分子主张香港“独立”“自决”,明显违反香港基本法和中国宪法,也触碰国家的主权安全底线。“港独”分子多年来的所作所为,于法不合,于理不通,是违法而荒谬的。他们的行径,不单令社会不安,也不符民意,危害香港社会,有损香港的繁荣安定,绝对不能容忍!

支持港府依法加强对“港独”组织重重打击、取缔,保障香港社会秩序和安宁!

【言简意赅】本会理事吴在城:全面封杀“港独”

香港再现“登革热”,重点源头狮子山公园立即封闭,食卫局急召跨部门会议商讨对策灭蚊。因为白纹伊蚊能将登革热病毒一代传一代,病毒如植根香港就“手尾长”。

香港发现全球首宗人类鼠患“戊型肝炎个案(HEV)”,探本寻源,原来此病毒自2012年在香港已发现,于是又群起灭鼠。

与外部势力有勾连的香港“分离主义”病毒萌生多年,若继续任其滋长,终会变种为“港独”鸣锣开道,贻祸香港。盼特区政府鼓起勇气,有如灭蚊、灭鼠那样零容忍,则港人幸甚!香港幸甚矣!

【言简意赅】本会理事林建新:遏制“港独”的标靶药

当我们在享受国家强大红利的时候,“港独”,这本是匪夷所思的常识问题,偏偏冒了出来;一经发酵,仿似癌细胞,四处扩散,吞噬机体,已危害社会和谐,窒碍经济发展,唯有尽速订立世界各地固有的国家安全法,才是强而有效的标靶药。

【言简意赅】本会理事彭启尧:彻底除“独”唯有一条

大量事实证明,“港独”分子的幕后黑手就是“占中”祸首,他们沆瀣一气,行为模式都是勾结外部势力,破坏香港“一国两制”,不断冲击国家领土完整的底线,给香港添烦添乱。什么“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只是骗人的借口,狼子野心焉能遮得住香港广大市民雪亮的眼睛!他们继续叫嚣,虽然是蚍蜉撼大树,痴心妄想,但基本法就是不容恣意践踏。特区政府只有为基本法第23条立法,才能避免逆贼有机可乘。

【言简意赅】本会理事孔庆堂:对“港独”行为不能姑息

特区政府已经刊宪公布,行使《社团条例》赋予的权力,实时禁止“港独”组织“香港民族党”的运作,“香港民族党”有预谋分裂国家,我们当然要果断去加以制止!

“港独”歪风进入校园,特区政府及校方理应予以严厉谴责及采取果断的手法作出处理,如果仅以遗憾作出反应,只是隔靴搔痒。

来源:文汇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媒人 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