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一国两制”不是“治外法权”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入境事务处,拒绝香港外国记者会(FCC)第一副主席、《金融时报》亚洲新闻编辑马凯(Victor Mallet)申请香港工作签证续期;10月7日晚马凯由泰国飞抵香港机场,只获批有效期为7天的访客签证(visitor visa)。特区政府没有对马凯签证一事作说明。

10月8日《香港01》报道政府于1998年回应立法会议员质询时,提到各类工作签证的审批准则有6大条件,其中一项为申请个案是否对香港有好处和贡献,马凯策划“港独”组织“香港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的FCC演讲事件,明显不符有关条件。对于这一则报道,政府没有确认。

香港绝非“公共租界”

对于马凯个人来说,这件事很可能只是他同香港特别行政区关系中的一段不愉快经历。但是,西方若干国家政府的反应,以及香港美国商会的反应,却对“一国两制”投下了深刻的影响。

英国、美国和欧盟的官方对于马凯拒签事件的反应,同它们之前对待特区政府处置香港“拒中抗共”政治势力违反《基本法》事件的反应基本相同,都是发表声明或谈话表达抗议或指责。

但是,这一回事件涉及外国人,10月6日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发言人就用上了对事件感到“非常困扰”(deeply troubling)的措辞;10月8日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发言人的声明称事件是令人忧虑的先例(worrying precedent)。马凯是英国人,10月6日英国外交及联邦事务部发表声明,要求特区政府就拒批签证一事作出紧急解释(urgent explanation),强调香港是一个高度自治的地方。

英国政府的反应,点破了美国和欧盟官方的“非常困扰”和“令人忧虑”的底蕴——在西方主要国家眼里,过去21年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践的“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对于它们国家在香港工作和生活的公民来说,同九七前没有区别。但是,马凯签证事件标志着情形开始发生重要转变,这一转变意味着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高度自治将不再是他们所熟悉和喜欢的。

长期以来,关于香港保留原有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50年不变,一直存在着严重误解或故意曲解,无视这是以国家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为前提和基础的。在不少香港居民心目中,实施“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香港特别行政区,形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飞地”,此所以“港独”有不可低估的社会条件。在西方若干国家政府和公民心目中,实施“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香港特别行政区,彷彿他们在旧中国的“公共租界”,他们理当享有“治外法权”。

香港不少人视特区为“飞地”,同西方若干国家视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享有“治外法权”二者相互关联,如出一辙。于是,遏制“港独”深入到禁止“港独”政治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运作的阶段,西方若干国家在香港的势力便直接干预。

香港外国记者会为陈浩天搭台演“港独”丑剧,是第一炮。香港美国商会为马凯签证续期遭拒发声,是第二炮。

挟港逼迫中央必败

10月8日,香港美国商会发表声明称,马凯签证事件引起国际商业团体关注,不能只说是“个别事件”而置之不理,强调任何对新闻自由的限制均会损害香港作为金融和贸易中心的竞争力。

打的仍是“新闻自由”幌子,其实关心的是美国在香港的利益。试问:之前香港发生过其他被反对派和西方若干国家政府、主流媒体视为关乎新闻自由的事件,美国香港商会何曾出声?这一回没有先例的举动,不能不令人同美国政府开始全面遏制中国的战略调整相联系。

中美关系正迅速变化。10月4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发表关于美国对华政策演讲,一些评论视为美国向中国全面“开战”的信号。在这种背景下,10月8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访华,仅同中国负责外交的杨洁篪和王毅分别会晤。杨洁篪指出,当前中美关系正处在一个重要关头,面临不少挑战。中方已就美方近期一系列涉华消极言行提出严正交涉并公开表明了原则立场,敦促美方立即纠正错误,停止采取损害中方利益的行动。中方将继续采取必要措施,坚定维护自身的主权、安全、发展利益。

西方若干国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团体、机构和公民,应当尊重中国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遵守《基本法》。香港美国商会应当明白,新闻自由决不是无限的,不能侈谈“任何对新闻自由的限制均会损害香港作为金融和贸易中心的竞争力”。

2014年香港“拒中抗共”政治势力在西方若干国家幕后支持下发动“占中”、企图以香港这个国际金融中心为要挟,逼迫中央同意其提出的“真普选”主张,最后以失败而告终。而今,有人以香港国际金融中心为要挟,企图逼迫中央放弃遏制“港独”、听任香港特别行政区被人视为“飞地”或享有“治外法权”,也必将以失败而告终。

作者:周八骏 资深评论员、博士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