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妖魔化”填海工程意欲何为?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十日发表施政报告,“明日大屿”愿景成为争议焦点。一项如此庞大的填海计划,有不同意见非常正常。但一些反对派转移焦点,夸大问题,把民生议题政治化,令人生厌。

土地供应短缺是一个长期困扰和制约香港发展的难题。香港陆地面积只有1000平方公里左右,与北京、上海、广州等内地城市相比,土地明显不足,连一直在抱怨土地不足的深圳,该市面积也接近香港的两倍。从宏观经济看,土地不足,人口承载能力受限,经济实力也受限,城市竞争力和发展潜力都受到影响。从微观经济看,土地不足导致香港人住房面积狭窄,房价极高。根据2016年统计,香港人均住房面积的中位数为161平方呎,远远落后新加坡和上海;楼价和租金负担都是全球最贵,香港人需要不吃不用19.4年才买到楼。港人生活在一个高度发达的地区,实际生活质素还不如第三世界。近年来,住房问题已成为社会矛盾的焦点。香港人工作勤奋,理所当然值得拥有更高的生活质量。

其实香港虽然不大,土地也不至于真的少得如此可怜。新加坡面积比香港还小,人均居住面积还比香港大一倍。这固然有部分经济和政策因素,但归根到底,还是开发的土地太少。香港郊野地区占比极大,约占香港总面积40%土地。这些土地都在政府手上,没有补偿问题,在法律上最易实行。但每次提出发展计划都受环保团体反对,连开发“边陲地带”也不行。

反对派方案舍易取难

政府在新界的其他发展计划也屡屡受反对派阻挠。香港回归后已过时的“边境禁区”继续存在,每次缩小禁区都被反对派炒作。2007年,特区政府提出开发新界东北就被反对派激烈反对,至今仍未启动。香港农业就业人口少,大量农地荒废。但一提到收回新界农地,又受要求发展农业的环保团体和“土地正义”团体反对。这次施政报告提出对这类土地“公私合营”,又被反对派指责“利益输送”。

掐指一数,反对派满意的方案有几个。第一,收回棕地发展。但发展棕地有实际困难,比如绝大部分棕地都是私人土地,牵涉数额巨大的补偿问题、棕地的碎片化难以整体规划、加上棕地还有不可替代的经济功能等;第二,收回丁地发展。但丁权受到《基本法》保护,面对复杂漫长的诉讼问题;第三,打军事用地的主意。香港军事用地虽然面积不少,但有其国防用途,而且牵涉中央与特区关系;第四,收回体育康乐用地租约。反对派一直声称“支持香港体育”,其真正的焦点只有一个,即粉岭高尔夫球场。球场不但有久远的历史,有保育价值(一向以“保育”为借口反对发展的反对派又不提保育了),也有利巩固香港的国际形象,但在反对派的眼里,是“为富人服务”。其实这块地即便全部收回,也不过170公顷,只能容纳3.3万人口,不能根本性地解决问题。

以上各种方案的种种困难和不现实,统统都不在反对派的视线内。他们的出发点不是齐心合力地解决问题,而是煽动起仇富、仇原居民、仇中央政府等导致社会分裂的情绪。既然以上方法都有困难,也不得不面对被反对派阻碍的现实,填海就是唯一的、可以进行长远整体规划的、最容易受大部分香港人支持的选择。

其实,填海一直是香港乃至全世界城市重要的增加土地方法。香港从1852年开始就填海,现在很多重要地区,包括铜锣湾、荃湾、西九龙等都有面积不同的填海区域,香港赤鱲角机场也都是填海而来。其实,论填海数量,新加坡共填海170平方公里,香港至今填海也不过67平方公里,相当于新加坡的零头。以比例而言,澳门填海的比例更大:1912年,澳门面积只有11.6平方公里,现在达32.9平方公里,65%的面积都由填海而来。

如果新加坡和澳门不填海,何来现在的发展?

填海看似花费巨大,但对比之下并非如此。填海的成本据估计是每平方呎1300至1500元。其他方式腾出发展用地也花费巨大。比如农地,有要求补偿的金额是每平方呎1000元,棕地租金比农地贵,要价可能更高。填海虽然比棕地稍贵,但新填的土地就是实实在在的新增的财富,拥有巨大价值,不能与单纯土地转换用途类比。况且,新增土地是整体的而不是分散的,可以从一张白纸开始统一规划,利用效率和价值都更高。

反填海谬论煽动仇恨

反对派提出的建议并非全部无理,但不足以否定整个愿景。比如,气候变化的影响当然是重要的考虑因素,值得进一步研究。但以气候变化就完全否定“明日大屿”的填海方案,这和否定一切填海方案没有分别。更重要的是,对新填海土地,我们有条件设计上更考虑周详。论受气候变化影响,反而是那些标准不高的“老填海区”更大。又比如,填海必定会影响海洋生态,这需要详细评估。但原则上同样没有理由一味把海洋生态放在发展之前。何况香港有很长的海岸线,大屿山东侧的海岸未必那么独特和不可或缺。又比如有质疑财政的稳健性,这当然要审慎,但同样不能成为“不作为”的理由。政府也说,这几千亿元的估价不是一下子投入去,分摊到每年投入并非看上去这么大。

值得强调的是,林郑表明“明日大屿”是一个愿景,它不是一个不可修改的计划,更不必一步到位。特区政府有这样长远的抱负,值得肯定。

如果说以上反对还有一定道理的话,那么反对派提出的其他几个煽动性议题就根本站不住脚。比如有人把填海说成“倒钱落海”,罔顾新增土地的巨大价值。有人把填海说成给内地公司的利益输送,说把香港库房“进贡”给中央,事实上香港所有重大工程都必须经过国际招标,有完善的制度,一视同仁。如果外国公司的条件较好,看不出有什么理由不给外国公司;同样,如果内地公司的条件更好,那么也没有理由不给内地公司。关键是,中国内地公司参与建造也是双赢,何来“进贡”之说?

有人认为“明日大屿”愿景,超过了香港住房的需要。即便真的如此,也是按照现在狭窄的住房标准来衡量的,香港人难道不值得住得更好一些,更大一些?更有人把计划容纳的人数与单程证人数简单类比,说成是“明日大屿”专门为了容纳“新移民”。这种不值一驳的荒谬阴谋论,更显其用心的恶毒。

稍前,有“民间特首”之称的艺人刘德华,仅为一段填海计划短片担任旁白,就在网上被疯狂攻击。这说明,一些反对派早已把填海与否的议题高度政治化,其背后目的昭然若揭,广大市民不可不察。

作者:闻昱行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