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陈浩天“上诉”是彻头彻尾的狡辩

“香港民族党”被保安局长颁令禁止运作后,陈浩天前日宣称已提出“上诉”,并向传媒公开所谓的“上诉理由”。然而,其所罗列的理由,包括保安局长无权颁禁令、自己没有鼓吹“暴力港独”、没有煽动仇视内地人,以及要求行政长官等八人“避席”等等,都是极其可笑的狡辩,没有一条能提出任何实质证据去证明自己没有违反法律、也无法证明自己的“港独”言行没有威胁到国家安全。如此差劣的“理由”,与其说是在“上诉”,不如说是在进行“港独”的“二次宣传”。

五“歪理”图混淆视听

陈浩天的“申诉书”中罗列了大概五条理由,以下逐一作出驳斥:

第一,陈浩天在“申述书”称,陈浩天所做的只是公开表达及讨论“香港独立”的构想,政府所指的“活跃行动”或“具体步骤”莫过于在不同渠道去表达及讨论该构想,那些表达行为与涉嫌威胁国家安全并不构成直接及即时连系,有关说法是对其活动“极具误导性及夸大的描述”。

“香港民族党”真是只是“表达”及“讨论”“港独构想”?事实却是,“民族党”是一个非法的社团,过去两年来通过各种行动,包括游行、到学校派传单、举行活动乃至参加选举的方式,煽动“港独”。如果这只能算是“表达及讨论”的话,那么一个人要挟“杀人”、威胁“放火”、诽谤他人,是否也可用“表达及讨论”作为推卸罪责理由?陈浩天根本就是在睁眼说瞎话。在西方一些国家或地区,例如德国,如果任何人根据陈浩天的理由去进行“反犹太人”的言论,又会有何种下场?

第二,“申述书”称,陈浩天曾在选举呈请中表示,不支持任何单方面宣称“独立”。据他理解,《基本法》没有限制港人向中央政府表达有关香港未来的主张,《基本法》第5条更表明50年后或有宪制改变。

这一点更是可笑,简直能用“法盲”来形容。《基本法》当然保障法人依法享有的言论自由,但这种自由绝不可能是“绝对”的,必须受到法律的限制,这是小学生都懂的道理,此其一;其二,陈浩天故意将“港独”和“有关香港未来的主张”两个概念混淆,《基本法》序言就已经明确列明了基本的主张,又岂能容忍“港独”?其三,《基本法》第5条讲的是“五十年不变”,五十年即使有变,也只能是朝着更加融合的方向改变,绝不可能出现“港独”选项。陈浩天以此为理由,简直是在侮辱公众智慧。

第三,“申述书”称,陈浩天没有视“香港人”及“内地人”为两种独立的族群,甚至反指政府对其指控虚伪(hypocritical),因为政府一直拒绝将《种族歧视条例草案》的保障涵盖至内地人,而他提及过大批来自内地的移民对香港的影响,云云。

这又是极其低劣的狡辩。陈浩天当然没有进行“明确的种族分述”,然而他过去的种种言行,已经证明他就是一个说谎者。警方的文件就列举了13个例子,指陈浩天曾表示中国让单程证及双程证持有人来“殖民”(colonize)香港、内地人滥用香港的资源;“香港民族党”一则facebook帖文指,追求香港独立,憎恨中国人并不足够,香港人要视中国为香港最大的敌人等,这已经是铁证。至于所谓的将《种族歧视条例草案》涵盖至内地人,则是狡诈的圈套,正正是意图将香港人和内地人作出“区分”。这些言论就已经说明了陈浩天的歧视言行。

第四,“申诉书”称,“香港民族党”是以《公司条例》注册的公司“C&N Limited”运作,不受《社团条例》规管,质疑保安局没有法律基础禁止“民族党”运作。

假“申诉”实作政治煽动

这是显而易见的偷换概念。“香港民族党”是一个从未经过任何注册的组织,至于它是以何种名义或披着什么外衣进行实际运作,这并非核心要件,只要证明该组织违反法律,就已经可以作出取缔。此外,陈浩天今天可以说是以“C&N”公司运作,明天是否可以改称以美国公司运作?这完全是由他自己来改变,如何能作得准。当然,既然陈浩天说了“C&N”公司是在进行“港独”活动,那么《公司条例》就必须采取行动,立即取缔。陈浩天是在自暴其丑。

第五,“申诉书”称,政务司司长不愿意亲耳听陈浩天申述甚或未见过陈浩天本人,就认为陈浩天一定不是可信的人,批评程序不公,令人怀疑他对陈浩天或“民族党”的看法只是根据政见而得出的偏见。因此要求行政长官等多名行政会议成员必须避席。

此“理由”可笑之处在于,自今年七月十七日保安局长作出初步决定后,已经三度给予延期,充分提供辩解时间和空间,根本不存在“程序不公”的问题。而陈浩天将矛头指行政长官,不过是要以政治理由去强行改变“上诉制度”,以所谓的“程序公义”去转移视线。然而,行政长官不可能避席,而“香港民族党”违法事实亦不可能改变。

作者:陈道理

来源:大公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浩天 上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