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荒诞上诉理据难掩饰陈浩天罪行

上月被保安局引用《社团条例》正式禁止运作的“香港民族党”,其召集人陈浩天在上诉期限届满当日提出上诉,声称“民族党”是以《公司条例》注册的公司运作,不受《社团条例》规管,质疑保安局没有法律基础禁止其运作,更离谱的是要求行会在处理上诉事宜时,行政长官及8名行会成员须避席。“香港民族党”明目张胆主张“港独”,毫无疑问违反基本法和香港本地法律,陈浩天的所谓上诉理据完全站不住脚,只是试图“玩嘢”拖延时间,延续影响力。社会主流民意支持行会依程序处理其上诉,支持律政司检视相关证据检控陈浩天煽动罪,善用本港法律保障国家安全。

陈浩天的所谓上诉申述书满纸荒诞,核心观点一是声称“香港民族党”是公司非社团,所以《社团条例》规管不了;二是重复自己是“和平、合法、非暴力”表达理念,受言论自由和集会结社自由保障。

“香港民族党”是曾经提出公司注册申请,但已经被公司注册处以其推动“港独”为由拒绝注册,根本不属于《公司条例》下的公司。按陈浩天的理由,难道注册被拒,就可以声称自己既不是公司又不是社团,就可以“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变成无王管?那么香港还有王法吗?显然不是。《社团条例》所指的社团,适用于任何会社、公司、一人以上的合伙或组织,保安局把“民族党”列为非法社团,正是基于法例的规定。至于陈浩天声言“香港民族党”是“和平合法表达理念”,应该说,警方向保安局提交建议取缔“民族党”的文件长达878页,搜集罪证充分,事实清清楚楚,保安局局长亦给了陈浩天三次延期申述的机会,依足程序办事,陈浩天实在是强词夺理。

在整个“香港民族党”被取缔的过程中,陈浩天多次借故“玩嘢”。在再三要求延期之后,保安局将9月14日下午5点作为提交书面申述的最后期限,他却偏偏在晚上8点过后才提交;在特区政府9月24日刊宪禁止“香港民族党”继续运作后,陈浩天可以在30日内向特首会同行政会议上诉,他亦选择在10月24日上诉期限届满当天提出上诉,可见“玩嘢玩尽”是他的一贯作风。如此伎俩,一方面是拖延时间,另一方面是藉机“抬高”自己在“港独自决”派的地位,延续其政治影响力。

“香港民族党”和陈浩天本人罪行昭彰,不仅“民族党”本身被定性为非法社团,陈浩天本人亦涉嫌干犯香港《刑事罪行条例》,随时面对检控。对于陈浩天继续耍小聪明演荒诞剧,市民大众会明辨是非。行政会议固然会依足程序,以公平、公正的态度处理其上诉;律政司亦应积极检视相关证据,循《刑事罪行条例》的煽动罪、叛逆罪的方向检控陈浩天,保障国家安全不受侵犯。

来源:文汇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