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陈浩天无权要求特首“避席”

保安局9月24日正式将“香港民族党”列作非法社团,禁止该党运作。根据《社团条例》,有关社团成员可以在30日内,向特首会同行政会议上诉,陈浩天于上诉期限届满当天提交上诉书,其中提及由于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及8位行政会议成员评论过事件,因此要求他们在处理今次上诉时避席。这是典型的狡辩和抵赖,实际上,此次所谓的“上诉”,并非向法庭提出的“上诉”,陈浩天可以就特首未来的决定向法庭提出司法覆核,但其要求特首“避席”的所谓理由,不可能被法庭接纳。

根据《社团条例》第5B条:“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可确认、更改或推翻该项决定,遭上诉的决定则暂停实施,直至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就该项上诉作出聆讯及裁决为止。”这条法例赋予了特首对行政部门的决定作出“裁决”的权力。“裁决”是以保安局长的决定为基础,审视陈浩天所提出的理由是否合理。但以大量客观事实情况下,看不到特首及行政会议成员有批准其上诉成功的可能性。

实际上,作为行政长官以及行政会议成员,并非法官,不可能“绝对中立”,在面对诸如“香港民族党”这类的严重政治事件,更是不可能不发表看法的。

但请注意,发表看法并不代表在审视“上诉”时会有所偏帮。因为一切决定,都必须建基于客观事实之上。

如果陈浩天对特首会同行政会议作出的决定不满,他是有权再向法庭提出司法覆核。但到了这一步骤,法庭考虑的并非陈浩天所提出的理由。司法覆核所针对的,并非该项决定的是非曲直,而是当时的决策过程。一般而言,行政决定要受司法管辖的理由限于三类:

一、不合法。在聆讯司法覆核的申请时,法庭会考虑决策者有否在没有司法管辖权或超越其司法管辖权的情况下行事。

二、不合理。若法庭断定,履行公共职责或职能的人或机构所作的决定,是任何有关的人或机构在适当遵守有关法律及合理行事的情况下都不可能作出的,则该项决定须被撤销或藉司法覆核程序中的适当命令予以处理。构成不合理或不理性作为的元素包括以下几类:不合法的动机及目的、无关宏旨的考虑、决策者向自己作出错误指示,以及在作出决定时将注意力错放于其他问题。

三、程序不当或不符合自然公正的原则。原则要求在任何情况下均须公平行使行政权力。公平的原则往往要求让可能因有关决定而受到不利影响的人有机会在该项决定尚未作出前为自己作出申述。

“香港民族党”日前提出的“上诉”理由,除了犯有严重的事实性错误外,更多的是“无理”要求。即便提出司法覆核,也不可能被法庭接纳。

作者:秦正韬

来源:大公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浩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