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社民连主席吴文远“早就预料到要坐牢”:迟早要还

社民连主席吴文远(右图)向时任特首梁振英投掷三文治,左图是他投郑三文治后被保安员阻止。 资料图片

死撑“梁默许”掟臭鱼治 控方:蓄意施袭非“真诚误会”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讯   社民连主席吴文远前年在立法会选举投票日,向到票站投票的时任特首梁振英掟臭鱼三文治,却击中另一名署理总督察,吴经审讯后去年被裁定普通袭击罪成判囚3星期,他昨在高等法院就定罪及判刑提上诉,称看到梁做出“放马过来”的表情,遂“真诚误会”梁“默许”他抛出三文治;控方反驳指正常人都不会在挑衅下作出非法暴力行为。法官听取双方理据后,决定押后择日宣判,吴继续获准保释。

吴文远昨晨入庭前明言已有坐监准备,但最终因法官需时考虑双方理据,决定押后宣判,始得以暂时“逃过”实时入狱。

散庭后,吴在法院外直言“预咗”坐监,又称:“我哋抗争咁耐,迟早要还。”

声称招认或被网民影响

庭上吴文远的代表大律师郭憬宪陈词指,上诉人在facebook直播中虽曾作出招认,但直播期间有与观众互动,其招认或受观众影响,认为法庭应酌情剔除有关招认证供。

郭憬宪又指,虽不肯定事主梁振英有看到前方的吴,但梁面朝吴方向,吴可能看到梁做出“放马过来”的表情而产生“真诚误会”,以为梁“默许”他抛出三文治。但原审裁判官只考虑了普通袭击控罪的外在因素,并未充分考虑吴有否“真诚地误会”梁同意该行径,定罪不稳妥。

在刑期上诉方面,郭憬宪指吴在原审开审后没有法律代表,吴无案底,是首次及不熟悉法律程序,虽在判刑前向法庭宣称毋须索取报告,但原审裁判官至少应向吴解释索阅报告对量刑的影响。又指梁振英案发时以个人身份前往投票,不是以行政长官身份执行职务,按判刑原则,毋须施加阻吓作用。

郭亦以社民连前秘书长陈德章向前财政司司长曾俊华掟鸡蛋案为例,指该案鸡蛋掟中额头,但本案的三文治掟中署理总督察刘泳钧的身体躯干,力度不大,三文治亦无硬壳,连刘也表示不觉得痛。两案同是判囚3星期,本案判刑明显过重,应以罚款或缓刑取代。

控方:标题写明 何来影响

控方回应指,本案属使用实际暴力来行使表达自由,比一般普通袭击案件严重得多,上诉人在facebook开始直播前,已在标题“用臭鱼三文治掟梁振英”写明向梁振英掟三文治,显示他没有受观众影响。

另外,不论梁振英有否挑衅,正常人都不会在挑衅下作出非法暴力行为。

控方续指,被告当时是为争取全民退休保障而向时任特首梁振英示威,而被掟中的署理总督察刘泳钧亦是以警员身份保护特首,故警员和梁振英当时属执行公务。至于原审裁判官裁定吴是蓄意掟三文治,实际上已否定和排除“真诚误会”的可能。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吴文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