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踢爆反对派阻挠“明日大屿”八大阴招

新年度施政报告提出“明日大屿”计划,建议在中部水域分阶段填出多个人工岛,合共约1,700公顷,预计于2032年起可陆续为多达110万人提供安居之所,并为各行各业提供发展空间。不过,继港珠澳大桥及高铁香港段后,反对派又再搬出各种似是而非的观点、包括昨日在立法会辩论的老调重弹,使足力气企图阻挠政府推动计划,连政府申请拨款作前期研究也反对,甚至制造虚假民意,将本质为造福民生的计划搬到政治层面泛政治化大肆炒作。

香港《文汇报》梳理反对派在这一个月来的言行,配以专家分析,为读者拆解反对派阻挠“明日大屿”的八大阴招。 

成本作大两倍

“明日大屿”计划最终造价未成定案,政府初步估计造价为4,000亿至5,000亿元,但反对派高举坊间最高估算,声言耗资逾1万亿元,企图在政府申请拨款作前期研究时就拉倒计划。

发展局局长黄伟纶日前曾估算,首阶段在交椅洲填海1,000公顷,大概成本是1,300元至1,500元一呎。立法会建筑、测量、都市规划及园境界议员谢伟铨指出,如果以此数字推算,填海1,700公顷的成本也不超过3,000亿元,又指坊间流传估算1万亿元这个数目是加上兴建交通、基建等配套成本的粗略假设,“在哪儿建设都要这些,这是一种投资。”

谢伟铨坦言,“现在大家都是根据自己的认知去讲”,故一定要由政府委托独立顾问深入研究、分析,所以反对派不应阻碍政府申请拨款作前期研究,“政府不是说现在就要填海,而是申请拨款去研究而已,研究后的数字才比较真实。”

作大海砂买价 忽略建筑废料

此外,反对派还就填海物料成本大做文章。“新民主同盟”荃湾区议员谭凯邦声称,机场三跑填海工程已面对砂源短缺的困难,担心“明日大屿”要以天价买砂,“掏空库房”。有坊间估算更称,填海1,700公顷要用400多亿元买海砂。

黄伟纶表示,交椅洲填海主要会以建筑废料作填料来源,但有待工程研究完成才有具体百分比。香港建筑业物料联会行政总裁甯汉崇接受传媒访问时就指,海砂现时价格约为100元一吨,如填海1,700公顷,海砂成本约为250亿元。

忽略卖地屈清袋

施政报告提出“明日大屿”计划后,反对派即以“倒钱落海”、“挖空储备”、“一铺清袋”等群起抹黑,声称会为库房带来巨大压力云云。

建筑、测量、都市规划及园境界立法会议员谢伟铨曾提出方程式,推算1,700公顷中有255公顷、即2,550万平方呎可以兴建私楼,保守估计如地积比率为6倍,卖地呎价为每呎4,000元,库房可进账6,120亿元,有可能填补填海成本甚至“赚凸”。

他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进一步解释,现时每年政府支出超过5,000亿元,有约1,200亿元用于基础建设,“即使用(政府初步估计的)5,000亿元去计算,摊分数年或者十数年,也不是不可负担的数字。”

占开支比例低于玫瑰园

谢伟铨举例指,当年同样涉及填海的玫瑰园计划约耗资1,600亿元,但当年政府每年支出只是400亿至500亿元,玫瑰园计划占当时政府支出的比例,一定比“明日大屿”初步估计占政府支出的比例为高,更何况现时政府有1.1万亿元储备,“怎样会挖空库房?”

对于其推算被反对派质疑“报大数”,谢伟铨反驳指按照往例,卖地收入一定比基建支出要多,而其推算已是极度保守,“那里不只是房屋,有商厦、商场、酒店,地积比一定比住宅高,一定可以卖得更多钱。大屿山长沙卖地也要每呎6,000多元,那里交通那么不便,我用每呎4,000元这个数,已是很保守了。”

夸大环境污染

公民党早前涉背后煽动东涌老妇就港珠澳大桥环境影响评估提出司法覆核、阻碍工程进度,致大桥造价增加65亿元。此后,“环保”就成为反对派阻碍建设的“万能Key”,于是次“明日大屿”计划也不例外。反对派卫星组织“守护大屿联盟”召集人谢世杰声称,交椅洲一带水域拥有“极具生态价值”的完整珊瑚区,是部分鱼类的常用通道,填海会影响生态。

新技术能减少影响

不过,立法会工务小组委员会主席、工程界立法会议员卢伟国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就强调现代工程非常着重可持续发展,而现时填海技术已十分先进,将对生态的影响减至最低。

他举例指,机场三跑填海工程就是用上深层水泥拌合法,慢慢地将水泥注入坑内,形成水泥柱,除有助增强硬度,更不用挖起海底淤泥,而目前附近海面也非常干净,另外也会安排人手监察环境情况和附近有否海豚活动。

卢伟国又提到,港珠澳大桥的建设及填海工程也很着重环保,“大家可以去看看完成后的情况,在珠江口进行那么大型的填海工程,最近他们(大桥管理局)也说海豚比以前多了!”

乱噏天灾无依据

全球暖化是各沿海地方都要面对的问题,反对派就连这也拿来作攻击“明日大屿”计划之用。“香港众志”日前facebook发布一段“玩泥沙”短片,以类似黏土的物料模拟海砂地基及“人工岛”,再以热开水模拟温度越来越高的海水,不断灌在玻璃箱内,以营造“人工岛”被“淹没”的效果。

立法会工务小组委员会主席、工程界立法会议员卢伟国指出,这正需要政府作前期研究,评估需要采取什么措施防止海平面上升及巨浪对人工岛的影响,例如是防波堤的设计及高度,因此反对派不应阻挠拨款,“新加坡、韩国、欧洲填海也要顾及这些因素,难道人家不会受海平面上升影响吗?”

他又对“香港众志”的“玩泥沙”短片一笑置之:“不用理会他们,根本就没有科学依据。”

李焯芬:有办法防范自然灾害

对于有意见称是人工岛的防波堤要有12.5米之高,前香港大学副校长、地质工程师及水利专家李焯芬指落实填海需要详细研究,包括可行性、环境评估及设计,现在定出堤围高度属言之过早,因为要防止海啸或超强台风来袭,高度及设计都有所不同,强调自然灾害等高风险因素在工程上都有办法解决。

民生议题政治化

反对派大肆反对“明日大屿”计划,更声言背后有“政治动机”云云,将民生议题泛政治化,试图藉此在议会内增加政治能量。立法会昨日起一连三日辩论施政报告致谢议案,反对派更集中火力狙击“明日大屿”计划,不过其论调就是老调重弹、毫无新意。

立法会财务委员会主席陈健波早前表明,会在处理“明日大屿”前期研究拨款时严执会议程序,并指反对填海者将成“历史罪人”。这一表述戳到反对派痛处,反对派因而老羞成怒在议会内三路围攻陈健波,除了公民党郭家麒在财会内向他提出不信任动议,“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也要求在内务委员会会议上讨论事件,并动议在大会上提出休会辩论,但两者皆被内会主席李慧琼断然拒绝。

阻挠进程不择手段

李慧琼表示,议事规则明文规定常务委员会及内会的运作,财会与内会并无任何从属关系,而内会的职能是为立法会会议作准备,因此内会不应就财会事宜进行讨论,至于毛孟静就事件动议休会待续议案,更是错误引用议事规则。

财会方面,虽然陈健波已表明会择日举行特别会议处理不信任动议,但郭家麒在上周五的会议上仍要求实时讨论。民建联议员周浩鼎批评,议员不应滥用议会时间,立法会不应是“拉布舞台”。

操弄民意图误导

为了营造民意反对“明日大屿”计划的假象,反对派不惜操控民调,以取得他们所需的结果,为他们反对填海提供弹药。公民党日前公布“明日大屿”及土地供应的民调结果,其中引导性问到市民认为哪些方法最能于“短期内”增加土地及房屋供应,结果只有约13%认为“东大屿填海”能“短期内”增加供应,成为“最少人”支持的选项,他们就如获至宝,以此声言“明日大屿”是“背离民意”。

不过,“明日大屿”属长期建设,本来就预计是跨二三十年的规划,而不属于短期内增加土地及房屋供应的计划。

地从何来 填海最有支持

实际上,支持填海的民意在多个民调中充分反映,反对派却视而不见。公屋联会于9月发表的调查报告显示,该会提出的10项土地供应选项中,以填海的支持度最高,有78.4%的支持度。九龙社团联会上月发布施政报告调查结果,发现最多市民关心土地房屋政策,有36.7%,当中最多人认同填海造地是土地供应的重点政策方向,有35.2%。

在施政报告发表后,接连有团体及市民集会支持“明日大屿”,呼吁工程尽快上马,以从根本上解决港人住屋问题。

昨是今非大变脸

在“明日大屿”计划的讨论中,反对派摆出反填海的姿态。不过,香港文汇报翻查资料,发现他们过往多次在立法会支持批出拨款填海,如今出尔反尔,犹如“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

2011年,立法会财务委员会高票通过了建造港珠澳大桥相关工程的486亿元拨款,工程包括填海兴建人工岛及香港口岸,除梁国雄、黄毓民及陈伟业外,全部在席反对派议员均投赞成票,包括民主党、公民党及当时的议员李卓人。

在2015年,行政会议通过填海兴建机场第三条跑道,时任民主党立法会议员单仲偕回应指:“对于香港机场会在未来几年出现饱和的情况下,兴建第三条跑道,以满足香港人使用机场,或者满足对机场的使用需求,我们认为有客观需要,我们对这个决定亦是欢迎。”

阴谋论攻击艺人

更为恶劣的是,为了反对填海,反对派就连支持填海的艺人也不放过。艺人刘德华早前为团结香港基金东大屿填海计划短片担任旁白,当中提到支持兴建人工岛,惨遭反对派群起攻击。其中“香港众志”在facebook转发有关新闻时标注“造多咗地又系益权贵有_用咩”, “新民主同盟”荃湾区议员谭凯邦就做旁白抹黑刘德华“一系钱作怪,一系又有影响力的人威逼利诱佢咁做”,更有反对派支持者拿对方之前的意外冷血道:“估唔到刘德华坠马,仲撞亲埋个脑。”

离谱言论就连特首林郑月娥也看不过眼,于施政报告发表当日为华仔抱不平。她在记者会上批评反对派这些言论非常不公道,并对刘德华勇于表达己见表示敬佩。

来源:文汇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反对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