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独特地位不可代替 只能见诸"一国两制"

原标题:独特地位不可代替 只能见诸“一国两制”─回应习近平主席讲话之香港优势篇

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会见香港各界庆祝国家改革开放四十年访京团的讲话中,主要传达了两点重要讯息:一是对港澳同胞过去四十年对改革开放的贡献和起到的作用给予高度评价和充分肯定,二是希望港澳两个特区未来在国家深化改革开放、再创举世刮目相看奇迹的进程中继续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和作出贡献。

对两点重要讯息,前者容易理解,也无人会有异议;但是,对后一点,即香港如何可以在未来又一个四十年中继续保持独特地位、作出不可替代的贡献,就是需要港人社会认真思考和对待的新课题;否则,又一个四十年之后,香港是否还能保有独特优势,是否还能得到“不可替代”的评价,是否还能在国家建成新时代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伟大历程中占一席位、留下美名,以至香港自己是否还能继续保持繁荣稳定和发展,都可能会大堪疑问。

因此,面对又一个四十年的提出,港人不能只为已经取得的成绩和得到的评价而感到沾沾自喜、洋洋自得,相反,新的课题和挑战已经摆在面前、迫近眉睫,而机不可失、时不我与,稍有一点松懈和大意,形势就会变化、机会就会流走,再如四十年前改革开放之初般几乎非港澳助力不行的局面是再也不会历史重演的。

就有关议题,习近平主席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意味国家改革开放和“一国两制”事业也进入了新时代。在新时代国家改革开放进程中,香港、澳门仍然具有特殊地位和独特优势,仍然可以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在这里,“特殊地位”、“独特优势”和“不可替代”三组词汇,都是明确有力而又令人感到振奋的:拥有特殊地位就是“身价”不同、占有独特优势就是“人冇我有”、不可替代就是胜人一筹,当然都值得高兴,但问题在于,香港的这些地位、优势和作用,内涵或真正意义到底是什么?又可以保持到几时?而更重要的是,特殊地位、独特优势和不可替代的作用,都是要在使用和实践过程中发挥、巩固和扩大的,否则,地位最终难免动摇、优势早晚也会不保、不可替代也会变成可以替代,这就是令人噬脐莫及、后悔难返的了。

事实是,香港眼前拥有的一切地位、优势和作用,关键和根子都在“一国两制”,都和国家深化改革开放、建成现代化强国分不开。正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没有一个强大的祖国,没有一个进行式、不停步的改革开放,没有现代化建设目标和历程,香港这弹丸之地,地位就是有限的、优势也是暂时的,作用也是短期的而已。相反,“背靠大树好乘凉”,背后有一个强大的祖国、有“一国两制”,香港的地位、优势和作用又怎会得不到发挥和彰显,又怎会聊备一格、可有可无呢?

事实摆在眼前,过去长时期以来香港的地位、优势和作用,并不是来自英国殖民管治的造就和恩赐,相反,香港发展上几次重要地位、优势和作用的形成,都和国家的发展与命运分不开;上世纪五十年代,大批工商界资本家南下,带来资金、技术、人才和机器设备,香港工业生产开始萌芽,经济活动开始活跃,也带来了对金融、贸易、运输等方面的庞大需求,为后来的经济全面起飞与繁荣奠下了稳固的基础。到八十年代初,内地改革开放,大批港商北上、大量工厂北移,也为香港今日的国际金融中心、贸易中心、物流中心与旅游都会城市创造了条件。今天,国家的“一带一路”和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又为香港搭建了新的舞台、提供了新的空间,又一次为香港提供了突破现状和创新、创业、创富的大好机遇。

因此,习近平主席在会见讲话中提出未来香港的特殊地位不变、独特优势不改、不可替代作用持续,确实是访京团此行带回来给全体港人社会的“定心丸”。但是,如果有人对“一国两制”、对国家政治体制和中央宪制始终存有抗拒之心和排斥之念,特区建一条高铁实施“一地两检”要诬为什么“割地两检”、建一条港珠澳大桥要以保护海豚为理由反对,视基本法二十三条立法维护国家安全为“死期”,甚至提出“本土自决”和“香港独立”等分离分裂主张,拒绝投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和融入国家发展大局,那么,什么特殊地位、独特优势和不可替代作用,恐怕都只能成为水中月、镜中花而自我沉沦了。

来源:大公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