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美国会报告图恫吓 23条立法绝不动摇

日前,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向美国国会提交年度报告,在第三章第四节“中国和香港”中,指责中国没有履行“一国两制,高度自治”的承诺,让香港“越来越像一个普通的内地城市”。报告向国会提出三项建议。其中第二项(两年检讨一次中国有否恪守《基本法》)、第三项(支持香港法治、言论自由等)都是老生常谈,倒是第一条比较引人注目,建议国会命令商务部和其他政府机构编写一份公开报告,审视和评估现行把香港和中国视为两个独立关税区的制度,能否满足美国对军民两用技术的出口管制。

反对派政客“弹冠相庆”

这条建议立即“震惊”了香港政商界。一些传媒和政客把这份报告视为要“废除《美国─香港政策法》”,部分商界担心一旦如此,“香港玩完”。反对派则如获至宝,指责特区政府依法取缔“香港民族党”,和法院依法DQ议员等是“罪魁祸首”,又趁机反对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港独派”要“焦土政策”,更是罔顾香港利益,弹冠相庆。

这些反应都有点小题大做。虽然该报告值得关注,但过分夸大它对美国政策的影响则偏离事实。

首先,报告未有一字提及要“废除《美国─香港政策法》”。《美国─香港政策法》是1992年美国国会通过的,它包括从贸易到旅行等非常庞杂的内容,单独关税区只是其中一个条文。由於它是美国国会立法,其废除需要两议院通过和总统签字,没那麼容易。

其次,报告建议的是审视和评估香港作为单独关税区的制度,而不是直接建议修改这个制度。审视和评估需时甚长,环节複杂,结果未知,这与修改这个制度相距甚远。商界大可不必这麼担心和耸人听闻。

第三,报告虽然大谈“香港法治和言论自由被减弱”,这不过是旧瓶新酒,在原先的框架上加上新材料。它和建议“审视和评估现行把香港和中国视为两个独立关税区的制度”没有直接关係。建议中说得很清楚,审视和评估的标準,不在於什麼法治和言论自由,而是美国技术出口的管制有没有因香港的现状而受损。因此,把“法治和言论自由”拉入来说,纯属反对派自作多情和一厢情愿。

第四,有关技术管制问题需要进一步详细分析。《美国─香港政策法》中对所谓敏感技术的控制是否满足要求,是有客观标準的。在制定该法时,敏感技术输出控制的标準由“巴黎统筹委员会”制定,1994年委员会解散,两年后缔结《瓦圣纳协定》取而代之。协议列出受控制的军事和军民两用技术。此外,美国自己还有一系列的出口管制法。

具体说来,美国对中国的技术输出控制比香港严格得多,在香港能买到一些美国不向内地出口的仪器、芯片和硬件等。报告於是担心从美国输出到香港的技术,会被香港转移到内地。按道理,如果要证明这种担忧是真实的,报告应该列出一些具体的例子,说明香港违反了技术输出,把这仪器芯片转运到内地。

但报告中没有举出任何一个事例,说明香港把美国禁止输出到中国的技术输出中国。它只是反覆强调中央政府鼓励香港成为一个国际科技中心,投入大量的科研资金,珠三角大湾区高科技公司云集,一些公司从香港学校获得技术,很多内地科技公司在香港上市。於是报告认为,香港的科技难以与内地的科技相分隔。这才是审视香港单独关税区的建议,以阻止美国技术输入香港的原因。

显而易见,所谓“法治、言论自由、高度自治受损”导致报告提出如此建议的说法是张冠李戴。此事和香港是否民主、自由、法治、自治的关係极少。它的目标是打击中国的科技发展,也同时要打击香港成为国际科技中心的抱负。

正如特首林郑月娥所言,这是非常不公道的。知识产权当然要尊重,但把正常的科技交流,或者是大学传授知识,都看成“剽窃”,这无疑是杯弓蛇影。更不提大力投资科研、加强高等教育、鼓励科技公司创业和上司,都是一个国家和地区的正当权力。正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如果美国执著於此,我想香港永远无法令美国满意。香港科技界和各大学研究科系刚为中央扶持香港成为国际科技中心,增加大量拨款而欢欣鼓舞,正要“撸起袖子幹”;香港刚刚成立创科局,鼓励民间新科技创业;高铁、港珠澳大桥启用,正把香港的科研创业融为大湾区一部分;还有很多高科技企业排着队等着在香港IPO。要香港中止这些,可能吗?

香港有什麼应对措施?

首先,要分清美国的意图是把香港和内地列为同一个关税区,还是只希望在技术出口方面把香港的标準与内地看齐。前者涉及的内容比后者多得多,比如包括关税等。但笔者认为报告还是局限在科技输出领域。事实上,美国在香港有庞大利益,很多美国公司把香港作为亚太总部,美国对香港贸易有很大顺差,从利益出发,美国没有理由把科技输出扩大到关税贸易乃至金融等层次。

反“港独”岂能半途而废

其次,香港还有足够时间向美国游说。如前所述,这不过提出建议,还有很多不明朗因素。说不定在真正写报告的时候,中美贸易战已经达成和解,不了了之。香港千万不能自乱阵脚。

第三,即便美国真要收窄对香港的技术输出,香港也没有理由为了美国不收窄输出而放弃成为科技中心的抱负。苦练内功,与其他国家增强合作,增加和大湾区的科技互动都是良策。

第四,最重要的是,千万不要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鼓动,以为美国真的因“法治和言论自由”提出这些建议。一些保障国家安全的措施,比如反“港独”、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等,没理由因此不做。

来源:大公网 作者:闻昱行 资深评论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