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英议员干预“占中”案 企图破坏香港法治

图:政务司司长张建宗指出,英国国会议员可能对香港认识不足,不应干涉香港内部事务

特区政府去年3月落案起诉戴耀廷、陈健民、朱耀明和陈淑庄等9名“占中”搞手和核心参与者,案件今日正式开审前夕,英国国会多名议员动议谴责特区政府起诉“占中”人士。政务司司长张建宗批评他们干涉香港内部事务,对香港亦认识不足。英议会部分政客打着“捍卫香港法治和司法独立”的幌子,假惺惺“忧虑香港司法独立受损”,做的却是干预香港司法独立、破坏香港法治的事情。

英国政客言行破坏港法治

“占中”搞手和核心参与者悍然发动非法“占中”行动后,迅速演变为骚乱和动乱,撕破了“爱与和平”的外衣。事实说明“占中”绝不是“和平抗议”的行动,而是大规模的暴力违法行动,一度使香港成为暴戾之都、动乱之都、失序之都,对香港作为法治社会的声誉造成严重损害。

“占中”打开了所谓“违法达义”的潘朵拉盒子,释放了无法无天的暴力出来,香港的法治根基受到严重动摇。“占中”案今日正式开审,广大香港市民都期望法庭应依法办事,彰显法治的公平公义,让人相信香港法治制度的公信力。英国议会政客谴责特区政府起诉“占中”人士,是赤裸裸破坏香港法治。

值得注意的是,近日梁家杰、李柱铭跑到欧洲议会“唱衰”香港,两人访欧期间,出席多场党团会议及非正式会面,向欧洲议员“唱衰”香港的“一国两制”荒腔走板,呼吁欧洲议会继续监察中国实施《中英联合声明》承诺情况云云;9月30日,戴耀廷、李柱铭、罗冠聪趁英国保守党举行年会到场告状,颠倒黑白称2014年“占中”结束后,中央政府不断向特区施压,包括取消部分议员资格、禁止“港独”和“自决”派参选,再到最近“香港民族党”被取缔,令香港的选举自由、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受到损害。他们埋怨国际社会对香港情况“保持安静”,乞求英国更强硬地对付香港。

反对派不仅向英国“告洋状”,而且向美国“告洋状”,建议美国政府要检视把香港与内地视为两个独立关税区的做法是否合适。本港反对派不断“告洋状”,不仅为美国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攻击香港的报告提供了“炮弹”,而且为英国国会政客动议谴责特区政府起诉“占中”人士提供了口实。

其实,英议会部分政客与香港反对派内外勾结干预香港事务、破坏香港法治早有前科。今年7月初,30多名英国下、上议院议员去信英国外相,“忧虑香港司法独立受损”,要求英国外交部将香港的基本自由和法治情况,视为对港关系的优先考虑事项,更称在《中英联合声明》下,英国有法律义务监察和推动香港的法治和基本自由,直至2047年完结云云。此前曾到英国“告洋状”的反对派议员林卓廷指,正值中美贸易战时刻,中国政府难以完全漠视国际社会声音云云。

特区事务英无权“说三道四”

担任“香港观察”主席的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副主席罗哲斯,2017年10月来港“探望”黄之锋等人被拒入境,恼羞成怒之下,纠结当地几名同道政客成立了“香港观察”,扬言要“长期监察香港的人权、自由和法治状况”,在海外“为香港发声”,实际上是不断发表“唱衰”香港的言论。

2014年12月,英国国会外交事务委员会声称要来港“调查”《中英联合声明》实施情况,被中央政府拒绝,反对派议员在立法会大会借题炒作,为英外委会干预香港事务保驾护航。

英议会政客干预“占中”案,是赤裸裸企图破坏香港法治。香港是世界公认的成熟法治社会,法治精神也为香港各界普遍认同,这显示香港的现行制度和法律具有充分的正当性。

为了在香港回归后延续港英时期的利益,英国实际上已经苦心经营了许多年,在香港培植了一帮“反中乱港”的亲英政治势力,形成了今天他们的“战略潜伏者”和代理政党。“占中”事件充分说明,美英与“战略潜伏者”密切配合,大批“战略潜伏者”按美英势力指令搞事,对“占中”推波助澜。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曾一针见血指出英方对香港“三无”:“香港已于1997年回归中国,是中国的特别行政区。1984年的《中英联合声明》就中方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和过渡期有关安排,对中英双方的权利义务作了清晰划分。英方对回归后的香港无主权,无治权,无监督权,不存在所谓‘道义责任’。”英国议会政客以监督者自居,对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破坏香港法治,是荒谬可笑的,也是广大港人不能接受的。

作者:杨莉珊 全国政协委员、九龙东区各界联会常务副会长

来源:大公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香港 议员 法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