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李卓人失人心的三大原因

九西补选已迫在眉睫,建制派及“泛民”候选人也争着“告急”,希望用此催票,怕支持自己的选民没投票而断送了他们的前程。本文虽算不上为谁拉票,但却抱着一个目的:为香港的安定繁荣与维护“一国两制”的大义旗帜下,就其中三个候选人长期以来的政治纪录,或是他/她的社会服务纪录,作为衡量他们应不应当选的尺度,在此竞选最后关头,给九西选民作出论述,好让他们能好好用自己手上的一票,选出一个有助香港安定繁荣与能好好实践“一国两制”的立法会议员。

背弃港人福祉不值一投

首先,作者以自己研究政治学的学者身分,经过40年观察与研究香港参政人士的一举一动,其中最留意的是几位最活跃的立法会议员,他们之中有“泛民”一边的议员,也有建制派一边的议员。其中也包括了今次参与九西补选的李卓人,以他在政坛的言行观察所得,可说是他早应该隐身退出政坛,不应该再留下来行走政界,正所谓:“达则兼善天下”,否则便应退下去“独善其身”!

作者很早就留意到在“泛民”的政治纲领中,民主、自由、人权的主张,很正规,不会错,何况《基本法》条文中也多方写明“一国两制”的原则,就是不改变香港的资本主义。回归前,港英政府没认可的民选议会制度,在《基本法》条文中也认可了特区立法会在97后开始分成“直选议员”与“功能界别议员”两种,第十八条更写明“循序渐进”根据实际情况的原则最终达到全部议员由普选产生,其他如司法制度不变,行政管理也由“港人治港”,其他一切自由包括结社、言论等等,都远比港英时代更开放。

可是打着“自由民主人权”旗号的“泛民”议员一再唱衰97后香港和内地的政治状况,可是内地的情况不但不如他们预期,反而是国家全力发展,目前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其他社会发展中脱贫的纪录更是举世公认的奇迹。

但“泛民”大员口中的香港与国家仍是一无是处,在这批“泛民”大员中李卓人是其中表表者,也被社会广泛视为“反中乱港”的一员,可说是所有游行示威大小都有他的份。回归二十年来,香港并非他们口中说的一无是处,反而是坚持“一国两制”与安定繁荣,全港上下一心,卓有成就。作为有良知的参政者,本应该为自己的失言失行向社会谢罪,自行告退,其他不少“泛民”大员已知失言失行自行消失,而李卓人却死不悔改,留下来纠缠不清!这样的政客值得九西选民选他吗?为“一国两制”的福祉着想,让他在这次补选来个“滑铁卢”!

其次,李卓人一向以领导工会自命,但他带领的工会表现,为工人福利乏善可陈,倒是发动工人参与游行示威的纪录“卓有成就”!其带领的一次工业行动是“九号码头罢工事件”,据码头公司解释早已外判僱员公司负责聘用工人的职责,但李带领工人不问青红皂白,找上公司纠缠不休,把工人要求改善待遇的问题节外生枝,恶性政治化,给人的印象是利用工人做他的政治风头,如此领导工会是求福利不是破坏繁荣有余,单凭这种纪录,便不该选他入议会!

与“港独”勾连令人忧虑

再次,李卓人自“占中”以来,便与“自决”与“港独”势力已结上了层层关系,这次刘小丽不获确认参选资格,他事前已作好“Plan B”上阵的准备,而且还高调向刘小丽的支持者埋堆;至于其他一众“自决派”青年更是自动归队,不派候选人与李争选,正是表明把李当成了他们的政治“同路人”,尽管李不认自己是“港独”分子,但“港独”势力出面支持他,这又算是哪一类的“港独人”呢?选民心里应该有分寸了!

说到冯检基,以他自己的说法,他早已被“泛民”边缘化,这次补选更因为不满“泛民”对他不公不义,因而忿而以个人名义出选,大有“你不仁在先,我不义在后”的愤慨。《孙子兵法》有云:不能因怒而战,选举之战也然,最怕是给选民看到你的参选是为了自己报复而来,试想谁又会甘当你报仇的卒子!

其实冯自参政以来早已深耕,“服务街坊”为其主要政纲,长期以来,支持他的街坊也不乏其人,如果他能老早把自己的注意力与自己的努力和“泛民”其他“大佬党”分道扬镳,就不会落得今天被人“边缘化”的后果!像冯这样的候选人只能说是靠“同情票”,能靠“支持票”而胜选的机会,几希!

最后说到陈凯欣,她既然打正政纲要全力服务街坊福祉,而且也打正旗鼓支持“一国两制”与维护安定繁荣,那怕她以政坛新丁现身,但她的社会工作参与已有很出色的纪录,就凭她能得到建制派一致支持,便可投她一个“信任票”了!

立法会九龙西地方选区补选候选人尚有:伍廸希、曾丽文

作者:郑赤琰 原香港中文大学政治系主任

来源:大公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