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江乐士:英议员对香港法制的抨击毫无依据

因参与2014年街头示威而被控罪的九名被告开审之际,八位英国国会议员试图干涉该案件。被告因非法示威和煽惑他人示威,被控多项公众妨扰罪。示威者当年的行动堵塞三条主要干道,巴士和救护车被迫改道。示威持续逾十周,严重破坏公共秩序。

检控“占中”案证据充分

很明显,任何文明之地都不允许有组织阻碍道路的行为,尤其是当这一行为旨在追求政治利益时。在英国,破坏公共秩序是不可容忍的,破坏者都会被绳之以法。特区政府在整个期间都表现出最大程度的克制,容忍示威活动进行,在这一点上政府是完全值得称赞的。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涉嫌相关犯罪之人就能逃脱法律的制裁。

在香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论其动机或社会地位如何,有犯罪嫌疑的人都会受到检控。

律政司检视了针对九名被控者的证据,对那些被认定为应为损害公众利益而负责的人提出控告。控方在此过程中运用了他们的判断力,这也是为公众利益考虑作出的善举。根据检控政策,提出起诉的前提是有充分证据支持有关检控,并有合理机会达至定罪,这一检控原则同样适用于英国。他们一定是在现有证据的基础上合理判定出犯罪的可能性,这同样适用于英国的制度。控方的决定将与政府无关,因为他们的独立性受到法律的保障。《基本法》规定,律政司主管刑事检察工作,不受任何干涉。这一规定令所有的港人都能心安。

在香港法庭审讯案件前夕,英国国会议员布鲁斯(Fiona Bruce)却向下议院提交议案,谴责香港特区政府。该议案批评特区政府以“空泛及模糊”的罪名检控九名被告,指控特区政府意在“恐吓、噤声‘泛民’人士”,并促请英国政府就此事与特区政府交涉,并考虑“进一步行动”。当然,这只是政治上的哗众取宠行为,不仅漠视了香港检控官的独立性,也无视香港法律制度的完整性。其实,要找出这项动议的背后原因并不难。

布鲁斯与同为保守党人的罗杰斯(Benedict Rogers)有着密切合作。他们二人分别担任保守党人权委员会的主席与副主席。罗杰斯因去年入境香港被拒以及成立“香港观察”智库而受到外界关注。

虽然“香港观察”声称对香港的自由和人权状况进行“独立”分析,但是它的表现却显示了相反的作为。该组织的反华立场十分明显,歪曲事实是它的拿手好戏,与宣称的“独立”分析实在毫不沾边。它擅长兜售与香港有关的真假参半的消息,目的是抹黑中国。罗杰斯还曾在伦敦接待过黄之锋和罗冠聪这两名政治激进分子。黄罗二人因参加造成十名保安受伤的非法集会而被判罪,但是却成为了罗杰斯口中的“英雄”。

此外,布鲁斯本人利用保守党人权委员会主席身份,邀请几位香港社运人士,参加最近在曼彻斯特举行的保守党会议。耐人寻味的是,受邀者包括罗冠聪以及正在香港接受审讯的戴耀廷。是谁在为布鲁斯提供与香港有关的信息并且怂慂她提出议案?答案显而易见。

如果真如布鲁斯所言,九名被告所面临的指控“空泛且模糊”,他们可以让自己的辩护律师在法庭上提出质疑。作为一名律师,布鲁斯应该知道香港的法律制度在亚洲处于领先地位,备受尊敬的法官以公平的方式伸张正义。此外,与其捕风捉影搞小动作,她应该看看世界正义工程公布的2017-2018年度法治指数。指数显示,香港在全球113个国家或地区中名列第16位,低于排名第11位的英国,但是高于第19位的美国。

政客捕风捉影污蔑香港

布鲁斯不应该依赖有偏见的信息来源来污蔑香港的法律制度,而应该研究香港的《基本法》。如果她真这样做了,她会发现《基本法》不仅规定每个被控罪的人都有“获得公平审判的权利”,而且法官也“独立行使司法权”。因此,如果控罪真的如她所称的那样有缺陷,法院也会让被告拥有公平审判的机会。或许,她也打算一并诋毁香港的法官?

无论为其提供香港情报的人怎样抹黑香港的司法制度,布鲁斯都应谨言慎行。毕竟,香港终审法院里有许多来自英国的优秀法官,比如英国最高法院院长何熙怡(Brenda Hale)、前院长廖柏嘉(Lord Neuberger)以及范理申(Lord Phillips)。无论她的香港联络人提供给她什么信息,在抨击何熙怡等人之前她都应该三思。

以任何标准来看,中央政府允许来自其他普通法司法管辖区的法官在香港最高法院任职,就已经是一项了不起的举措。这一举措使全社会安心,也为香港的司法健全作出了重大贡献。

因此,布鲁斯应该抽出时间来了解香港法律制度的实际运作方式,而不是机械式重复带有偏见的评论以及诋毁香港的法律制度。如果她因此需要寻找更可靠的信息来源,她也理应去做。因为这能在极大地提高她的信誉,为此付出些代价是完全值得的。

本文的英文原文刊登于《中国日报香港版》评论版面。(翻译:李显格)

作者:江乐士 律政司前刑事检控专员

来源:大公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香港 议员 法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