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一哥原来姓涂

忽然有种“地球好危险,回火星去吧”的感觉。

因为你已经不知道这社会到底谁是判官?谁是兵?谁是贼?谁是邪?谁是正?

本该为民请命的议员,今日竟倒转枪头为疑犯出头,质疑执法者的一二三四五,问为什麼不六七八九十。我即时想起警匪片常见的对白:“差人做嘢唔使你教!”原来,现实世界并没有这句台词,差人做嘢,大家不单会教、还会批评、会怀疑、会推翻。

早前深水埗发生的地铁袭警案,因现场女警向亮刀疑人轰了一枪,涂谨申议员前天就带来疑犯儿子开记者招待会,官媒港台更请他上电台做访问,指警察未尽力调查事件,又质疑警方为什麼不做大规模问卷调查搜证,涂议员更呼籲当日目击案发经过的市民主动联络他。我几乎以为,今日香港警队的一哥姓涂。

议员和家属公开声讨,说警方没向疑犯家人交代调查进展,又投诉女警枪伤疑犯后对家人欠解释……我不禁问:这裏还是地球吗?还是世界变得太快了?维持治安的执法者竟然要向亮刀袭警的疑犯解释?要向疑犯家人交代案情?更要为弄伤疑犯致歉?是与非、对与错、兵与贼、执法与犯法……是不是已对调了位置?

听电台访问涂谨申,开始时他把疑人称为伤者,说着说着,竟改了口叫“受害人”,一个拿着刀扑向女警的原来是“受害人”,再说下去,女警会否变成“枪伤无辜市民的疑犯”?

上星期在东涌已有反对派区议员行私刑,擅自查核内地导遊证件;今天又有立法会议员行私法,呼籲证人联络他提供案情资料,指点警方该如何搜证。我真的糊涂了,到底今日香港,是警察执法?还是议员执法?

一个只听了疑犯家人一面之辞的议员,对案情能掌握多少?涂谨申根据疑犯老闆一句“地盘工当然随身袋着鎅刀”,就认定疑犯:“藏刀是理所当然,议员藏刀就话有问题啫”,那请问身为律师的涂谨申:牛肉佬是否可以拿着牛肉刀通街走?生果佬是否要提着生果刀四围行?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香港的判官在法院,不是在立法会;香港的执法者是在警局,不是在议事堂。警察代表的除了是权力,还有信任,这些年反对派不单要削掉警权,还要破坏市民对警察的信任。为违法者护航,对执法者批鬥,涂谨申唸的法律、反对派追求的法治,原来竟是如此颠倒黑白的。

来源:大公网 作者:屈颖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