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李卓人之败也是反对派之败

如果反对派知道九龙西补选会遭遇两连败,恐怕他们十分后悔当日煞费思量,将两个议席的补选分开进行,以为可以凭着基本盘优势将两席尽入囊中,结果机关算尽两席尽失,如果两个议席同时进行,反对派或可保住一席。又如果李卓人知道自己在补选会惨败而回,相信绝不会为了一时之利接受反对派大党的“钦点”,弄得自己“晚节不保”、在羞愧之中终结其政治生涯。当然,政治没有如果,不论是李卓人或是反对派弄至今日田地都是他们自找,怨不得人,而李卓人这次惨败不但是他个人的失败,也是反对派的失败,更是反对派对抗政治路线,只搞政治不重民生的失败。反对派在选举后鞠躬致歉,但“长毛”梁国雄等依然是心不甘情不愿,如果他们一日不反省路线,类似的失败还将陆续有来,下次就是新界东补选。

只懂怪罪他人不懂反省

李卓人在这次九龙西补选只取得93,047票,这毫无疑问是一次惨败,不但得票较上次姚松炎更少,而且更连传统反对派约10万5千票的基本盘都未能取回。更不要忘记,这次补选反对派是如何全力动员,不惜“钦点”、捆绑,务求将票源集中,连外国势力也高度介入。这样的阵势、这样的动员,最终连反对派基本盘都未能收复,显然这是一次惨痛的败仗。事后反对派自然要寻找败因,毫无意外,冯检基又成为了代罪羔羊。

李卓人之败是冯检基造成的吗?首先,就算将冯检基的票数加起来,李卓人也不过取回传统反对派的基本盘,也是敌不过陈凯欣。而且,冯检基一早已经被反对派、被郑宇硕之流在“民主派”中“除名”,公开宣布“冯检基不是‘民主派’”。既然冯检基已经不是反对派一员,又何来“鎅票”、“分票”之理?冯检基不过是争取自己的支持者,与李卓人败选又何来关系?李卓人及反对派的指责莫名其妙,不过是在推诿责任。

其实,李卓人要追究败选责任,首先要追究自身。他在选举论坛上的灾难表现,对于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毫无反省,更重要是他毫无自知之明,不知道自身激进工会背景;过去屡屡出卖中产、出卖基层利益的行为;接连爆出的金钱丑闻是如何引起市民反感,最终因为恋栈权位不自量力出选惨败而回,他自己要负上最大责任。

此外,他身边还有“快必”谭得志、“长毛”梁国雄之流的“猪队友”,不断辱骂市民,为李卓人“倒米”,再加上一班大搞选举暴力的“助选团”,到处搞事捣乱。李卓人不单没有阻止,更加纵容鼓励。更不要说,投票日前夕爆出的涉嫌送汤贿选丑闻,有这些“放血助选”,李卓人有何不败之理?反对派及李卓人至今还在找冯检基作代罪羊,其实真正靠害李卓人的,正是“快必”、“长毛”之流。李卓人有这些“猪队友”,加上其身不正,失败是理所当然。

李卓人这次惨败,既是他个人的失败,也是民意对反对派倒行逆施的一次强烈反弹、一个严正的警号。过去几年香港社会愈趋对立,反对派乐此不疲的挑动风波,以反政府为首务,2014年非法“占中”,更打开了“激进政治”的“潘多拉盒子”,衍生了“自决”、“港独”、“暴力”等歪风,令香港社会满城风雨。然而,经过前几年的撕裂内耗,民意钟摆正在回拨,市民对于各种泛政治化歪风感到不满,“务实政治”、理性力量正在增长,对和谐、发展的诉求成为民意主流,社会展现出“风更清、气更正、人心亦更齐”。

上次郑泳舜之胜,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市民对于反对派凡事政治化、仍在大打政治牌、“反中抗中”牌的不满,导致姚松炎大量失票。姚松炎之败已说明反对派多年来死抱的“对立政治”路线已经被市民唾弃,相反,社会的理性、温和、务实力量正在抬头,香港的政治形势持续好转。但反对派却看不到这个大势,看不清或故意漠视这股潮流和民意,继续死抱对抗的“老黄历”。

败在不顾民生违背民意

李卓人的选举主题是反填海、反中央、反特区政府、反发展、反造地,但反对之后如何解决各种民生问题,李卓人却提不出任何答案。过去,反对派这一套政治操作或者仍有市场,让李卓人之流的政客吃了多年“免费政治午餐”,但这些政客却看不到时势在变,民情在变,市民要求的再不是一味反对没有建设的政客,而是要真正做实事,拿出方案解决民生问题的建设力量。与其让李卓人之流继续尸位素餐,不如让更多建设力量进入议会为市民做事。结果令姚松炎大热倒灶,令李卓人大败而回,当中除了两人的个人因素之外,也是民意对两人及反对派路线的不满。

但市民的呼声反对派听清楚了吗?从他们表面致歉,但仍在归咎冯检基“鎅票”、归咎青年不投票,可见他们仍然不知自己败在何处。九龙西补选两连败,市民用选票给了反对派两记响亮的耳光。如果反对派仍然死不悔改,还在装聋作哑,死性不改,反对派将会在接下来的新界东补选、区议会选举、立法会大选继续输下去,这对香港社会来说其实也不算坏事。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反对派 李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