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民协惨成代罪羊 工党势将泡沫化

在反对派阵营全力动员、全力捆绑、全面催票的情况下,李卓人最终在九龙西补选只取得9万多票,以万多票的差距惨败给陈凯欣。李卓人取得9万多票是一个怎么样的概念?以前两次九龙西选举计,传统反对派不计“自决派”、“本土派”的基本盘大约有10万5,000票左右,上次姚松炎恰恰就是取得10万5,000多票,而这也是传统反对派的底盘。但这次在反对派全力动员之下,李卓人竟然连反对派的基本盘都未能取足,出现大量走票情况,遍及基层中产,这毫无疑问是一场惨败,当中既与李卓人这个无德无能,充满争议与缺陷的参选人有关,也与反对派逆民意而行,一味打政治牌罔顾民生有直接关系。

反对派看到票数之后当然是心惊胆战,因为接连在九龙西落败,不但重创士气,更反映反对派的基本盘正在萎缩,反对派声势正江河日下。所以,事后反对派一众急急召开记者会承认失败,对未能挽回选民于政治选举中的无力感致歉,更在反对派召集人毛孟静带领下,各人鞠躬致歉。但单是鞠躬致歉就足够了吗?对于如此严重的惨败,反对派理应有人出来承担责任,辞职问责是基本要求,尤其是怀有私心、“密室钦点”李卓人,导致选情全线崩盘的民主党、公民党一众大佬,为什么没有出来承担责任?黄碧云、毛孟静等九龙西议员为什么不承担责任表示不再寻求连任?

当然,反对派的问责从来是指向他人不及己身,所谓问责不过鞠躬而已。这场补选不但反映反对派已经被市民唾弃,更影响未来多个政党的存亡。其中,民协在选举后已经实时被反对派拿来作代罪羔羊,原因是冯检基在7个民协区议员的选区都取得不俗得票,成为了民协中人故意“放水”的罪证,反对派中人随即大兴问罪之师,吓得民协区议员杨彧于开票后急急在社交媒体发文致歉,指“海丽开票有失大家期望,必深刻反思,检讨工作,重新出发,希望大家继续指教。”谭国侨等也成为众矢之的,受尽“千夫所指”,民协惨变“民怯”。为了推诿败选责任,民主党、公民党必定会对民协穷追猛打,指他们暗助冯检基,出卖反对派,继而不断加大对民协的打遏力度,包括在明年区议会选举上对民协参选人进行“卡位”。

而冯检基经此一役,恐怕也很难再与民协修好,民协一方面失去了创党元老,而对冯检基的凉薄行径也令一众民协支持者和桩脚心寒,另一方面民协领导层虽然向反对派投诚,但亦得不到反对派的原谅,看来民协将难逃被阴干的命运。

至于工党,本以为李卓人可以浑水摸鱼取得一席重振工党气势,结果却惨败而回,李卓人已是工党仅有的几个知名政客,随着“难民之父”张超雄下届不再寻求连任,交由工党主席郭永健接棒,但郭永健只是李卓人跟班,过去甚至连区选也落败,有何能力在四战之地的新界东突围?而何秀兰等已淡出政坛,新人无知名度、无能力、无声望,工党在社会的支持度不断下滑,激进工运路线不得人心,下届选举很大机会一席不保,与职工盟齐齐随着李卓人的晚节不保而被边缘化。李卓人的不济拖累甚大,害人不浅,怪只怪他恋栈权位,结果反而自暴底牌,落得今日四面楚歌的田地。

作者:郭中行 资深评论员

来源:文汇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势将 工党 成代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