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DQ议员案】长毛被DQ 完全咎由自取

■2016年香港立法會新一屆議員就職宣誓儀式上,梁國雄宣誓時涉不符《宣誓及聲明條例》。 資料圖片

■2016年香港立法会新一届议员就职宣誓仪式上,梁国雄宣誓时涉不符《宣誓及声明条例》。 资料图片

政府:"恒游"案例讲明法律原则 释法已说明宣誓要求

2016年新一届立法会议员宣誓就任时,"长毛"梁国雄、罗冠聪、刘小丽、姚松炎分别被指誓词不符《宣誓及声明条例》中"庄重规定"及"实质信念",去年7月遭高等法院裁定4人宣誓无效撤销议员资格,梁国雄提出上诉。案件昨日续审,政府一方指,《宣誓及声明条例》要求公职人员宣誓须庄严和真诚,"恒游(梁颂恒、游蕙祯)"案例已清楚说明法律原则,而人大释法亦已说明了宣誓要求,香港法院须受约束,而梁国雄被裁定不符宣誓要求,完全是咎由自取。 ■ 香港文汇报记者 葛婷

代表政府的资深大律师余若海昨日陈词指,本案无异于"恒游"宣誓案,唯一不同是梁国雄的宣誓方式,上诉庭在"恒游"宣誓案中,已处理上诉方提出的法律争议,并被特区终审法院所采纳,故是次上诉庭亦受约束于特区终院上诉委员会的"恒游"案裁决。

港法院受人大释法约束

就上诉方日前声言,全国人大常委会无权透过释法补充基本法条文,补充的条文更无追溯力,余若海反驳,上诉庭早前已驳回有关争论,并指香港法院受人大释法的约束。

上诉方称,现时的《宣誓及声明条例》并不清晰,没有指引让立法会主席或秘书裁定议员宣誓是否属真诚及庄重时参考,余若海质疑,上诉方没有挑战条例的法律确定性,真诚及庄重的标准也毋须详细列出。

上诉方早前质疑,原审法官"错误"将宣誓仪式当作宣誓一部分。

余若海指,倘有人因在宣誓期间叫口号,而被当作宣誓一部分只能怪责自己,这与言论自由无关,原审法官亦从没指出,由秘书叫上诉人名称开始便是当作宣誓一部分,而是客观审视上诉人的宣誓是否真诚庄重。

他举例,若有人在读出誓言前说一声"早晨",相信任何合理的人都不会将此当作宣誓一部分,故原审法官裁定梁国雄拒绝宣誓,属完全合理及正确。

余:以往期望不适用本案

至于梁国雄提及以往他宣誓亦有"加料",但也没有被撤销资格。余若海指出,以往的期望不适用于本案,因宣誓规格实属法定要求,只有合法与不合法之分。

代表梁国雄的资深大律师声言,容许人大"绕过"本港法院径自释法,是"僭越"本港司法权。

余若海强调,释法是本港司法制度一环,释法是否合宪亦不容上诉方挑战,而基本法指明,公职人员庄严和真诚宣誓是宪制要求,《宣誓及声明条例》的规范,亦无侵犯市民选举权或出任公职的权利。

上诉庭法官听罢双方陈词,押后裁决。

来源:文汇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长毛 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