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朱凯廸挑战“反港独”底线自寻DQ

“自决派”“议会阵线”立法会议员朱凯廸早前报名参加村代表选举,选举主任近日去信,要求朱凯廸确认自己真诚拥护《基本法》,以及解释其“自决”立场的意思。朱凯廸的回覆指自己不支持“港独”,但又不反对别人和平主张“港独”,他更认为香港人应该决定自己命运,并强调和平主张“港独”是港人受《基本法》保障的权利云云。

朱凯廸虽然不断狡辩,但有一点十分明确,他是一名“自决”分子,他支持“香港自决”并且支持所谓“煽独”的权利。这样已足以证明他不具备参选公职的资格,更不具备担任立法会议员的资格。“猪队友”或者是希望挑战“反港独”的底线,以显示自己“勇武”形象,但结果却是自寻DQ,在两年后的立法会选举DQ朱凯廸参选资格,将更加理直气壮,也更加顺理成章。

胡诌基本法保障“港独”

朱凯廸回覆选举主任的问题中,至少有三大荒谬之处。

一是他指主张“港独”是港人受《基本法》保障的权利。《基本法》明文保障香港居民的基本权利及自由,包括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但同时,《基本法》开宗明义表明,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一部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个享有高度自治权的地方行政区域,直辖於中央人民政府。“港独”煽动分裂国家,损害国家的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否定“一国两制”,违反中国宪法,《基本法》有可能会保障“煽独”的权利吗?同一道理,美国宪法会保护“肢解”美国的权利吗?世界各国都有禁止叛国、禁止分裂国家和禁止颠覆的法律,任何人不得踰越,朱凯廸声称《基本法》保障“煽独”权利完全是一派胡言。

二是他主张“香港自决”,并认为此举没有违反《基本法》。“自决”就是不同名称的“港独”,在本质上同样是鼓吹香港可“自决”脱离国家,可“自决”决定“独立”,根本就与“港独”没有分别,同样是违反《基本法》。在上一次港岛补选中,“香港众志”周庭最终被选举主任取消参选资格,原因是“香港众志”的“民主自决”纲领违背《基本法》。这说明在之后的选举中,任何主张“民主自决”的政党或人士,都不可能“入闸”。朱凯廸要宣扬“自决”是他的个人自由,但代价就是不能参加公职选举。

其实,全世界的选举都有各自的守则,都有不同的门槛和底线,美国宪法第十四修正案第三款列明:“任何人,凡是曾经以国会议员、合众国政府官员、州议会议员或任何州的行政或司法官员的身份,宣誓拥护合众国宪法,而后来从事於颠覆或反叛国家的行为,或给予国家的敌人以协助或方便者,均不得为国会的参议员、众议员、总统与副总统选举人,或合众国政府或任何州政府的任何文职或军职官员。”但从来没有人说美国剥夺这些人的参选权。难道《立法会条例》规定参选立法会议员要年满21岁,又是剥夺20岁或以下人士的参选权?朱凯廸要煽动“自决”就不能参选,十分明确,何来剥夺其参选权?

三是他因不满选举主任的质问,竟指选举主任“无权力”提出与“确保提名有效无关”的问题,更偷换概念称选举主任的问题是“带着错误的假设”,继续拒绝直接回应有关的质疑。选举主任有没有权力审核参选人资格,不是朱凯廸说了算,而是法律说了算。

立会乡选审核原则一致

香港法例第576章《乡郊代表选举条例》第24条清楚列明:“除非提名某人为乡郊地区的选举的候选人的提名表格载有或附有一项由该人签署的声明,示明该人会拥护《基本法》和保证效忠香港特别行政区,否则该人不得获有效提名。”即是凡参加乡郊代表选举者,都必须声明自己拥护《基本法》。至於谁人把关?高等法院在陈浩天的选举呈请案中清楚指出,任何人参加立法会选举时,须签署声明效忠特区及拥护《基本法》,这是参选的实际要求,亦因如此,“很难说选举主任没有法定权力去判断提名人有没有实际上符合(效忠要求)”。

按普通法原则,高等法院对选举主任权力的解释,亦适用於乡郊代表选举的选举主任。即是说,选举主任绝对有权审核以至否决其参选资格。而现在所有证据包括朱凯廸自己都亲口承认,他主张“民主自决”,这样DQ他自然是合情合理合法。

或者,朱凯廸是故意借参选村代表,一方面测试一下遏制“港独”底线,另一方面也为自己将来参选探一探水温。但现在已经可以清楚告诉朱凯廸,从他以往的所作所为已可以断定,他的参选之路已经断绝,这不但在於他一直主张“暗独”、“自决”违反《基本法》,更在於他与刘小丽等人在2016年7月曾联署一份声明,提及“我们定必捍卫‘香港独立’作为港人‘自决’前途的选项”,刘小丽因而被选举主任指有关言行不符合《基本法》而被取消参选资格,按同一标準、同一把尺,朱凯廸更没有可能“入闸”。

中央及特区政府遏制“港独”是动了真格,朱凯廸要挑战底线,必定碰得头破血流,至於所有主张“港独”、“自决”人士也不用心存侥倖,这个门槛坚如磐石,如果还想参选,就应早日反省、改弦易辙,以实际行动向选举主任表明自己已经放弃“自决”纲领,这是他们唯一的出路。

来源:大公网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底线 朱凯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