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朱凯廸既鼓吹“港独”又要参选自讨DQ

“自决派”立法会议员朱凯廸既鼓吹“港独”又要参选,甚至连村代表选举也要参加,世界上哪有如此荒谬透顶的事?刘小丽以“自决”掩饰“港独”立场难逃被DQ下场,朱凯廸鼓吹“和平主张‘港独’是港人受《基本法》保障的权利”,他以为自己可以侥幸过关吗?朱凯廸理应面对“双重DQ”,既要DQ其参加村代表选举的资格,更要DQ其现有立法会议席。

朱凯廸最近报名参与元朗一乡村的村代表选举。选举主任于26日发信予朱凯廸向他提出5条问题,要求他对“港独”、“自决”的立场和取态作解释。

朱凯廸所言自相矛盾

朱凯廸回覆选举主任时,狡辩指自己不支持“港独”,但认为“香港人应该决定自己命运”,并强调“和平主张‘港独’是港人受《基本法》保障的权利”云云。朱凯廸所言首先是自相矛盾,他一方面声称自己不支持“港独”,另一方面又鼓吹港人有权“自决前途”,为的只是掩饰其“港独”的本质;其次,朱凯廸所言荒谬绝伦,是在偷换概念,《基本法》有哪一条条文保障“港独”?

朱凯廸“港独”的本质,在于他“我们定必捍卫‘香港独立’作为港人自决前途的选项”的陈述,以及“要在选举中主张自决”,并表示将“不回避、不妥协”。在选举主任致朱凯廸一信中,亦有提及朱凯廸在本年十月脸书上发文,表示“香港人应该决定自己的命运”。

“自决派”刘小丽早前参选立法会九龙西补选,选举主任解释DQ刘小丽的原因时,引用了“香港众志”、朱凯廸及刘小丽在2016年立法会选举作出的共同声明,当中强调“民主自决的政治意义本就是要超越所有对人民的限制,包括是《基本法》的限制,以民主的方式让人民决定自身的命运和香港前途;若香港人要决定未来,自主命运和前途选项,我们不得不从‘《基本法》是唯一基础’的思想框架中挣脱,香港的命运应由香港人决定,而非《基本法》,更非北京或香港政府。”共同声明又声称,“我们定必捍卫‘香港独立’作为港人自决前途的选项”。

违反誓言 难逃被DQ

当时舆论已指出,朱凯廸在事件中被相提并论,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被取消资格的目标。舆论亦指,朱凯廸再次提倡“‘港独’是《基本法》保障下的权利”,有很大机会被DQ日后再参选各项选举的权利,无疑是政治自杀。刘小丽以“自决”掩饰“港独”立场难逃被DQ,朱凯廸以为自己可以侥幸过关吗?

“末代港督”彭定康去年9月访港时,明贬“港独”,暗撑以“占中”的违法手段“争取民主”。朱凯廸当时就露出“港独”的面目,他在facebook发帖称,自签订《中英联合声明》,中央以“一国两制”之名在行“一国一制”之实,故“真正的民主与法治”,不能在香港《基本法》框架下实现,必须透过“民主自决”摆脱“前途谈判”带来的“虚假政治”。

政界人士当时就谴责朱凯廸身为立法会议员,鼓吹“港独”和“自决”,令人质疑他拒绝履行立法会议员宣誓时的誓言。

正如资深大律师汤家骅指出,要候选人宣示是否拥护《基本法》,是选举法例的要求,而非只根据个别《基本法》条文,如104条的规定。汤家骅强调,选举主任在法律层面上要求候选人宣示是否拥护《基本法》,本身符合国际要求。朱凯廸声称“选举主任无权进行权力以外、不合理的政治审查”,只能说明他无视法律,将合理正当的法律要求污名化。

朱凯廸由于上次负责姚松炎补选大败收场,被反对派阵营冠以“朱队友”的名称,九西补选李卓人的助选队伍中朱凯廸亦被冷落,朱凯廸心有不甘,于是报名参加村代表选举来制造曝光率,但却是弄巧成拙。朱凯廸不但不可能参加村代表选举,更要面对“双重DQ”,既要DQ其参加村代表选举的资格,更要DQ其现有议席。

来源:香港文汇报   作者:黎子珍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两面人 玻璃 谢冯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