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DQ朱凯廸参选村代表资格 严正执法遏止"港独"

参选乡郊代表选举的朱凯廸被选举主任裁定提名无效。朱凯廸昨日指称,前年参选立法会换届选举已获政府确认,今次选举主任的决定不合理;反对派亦开记者会声称,政府剥夺政治权利,亦损害香港言论自由及新闻自由。朱凯廸长期在“港独”、“自决”问题上踩红线,以模棱两可的手法支持鼓吹“港独”、“自决”,如今被选举主任DQ,显示政府严正执法,对以各种面目出现的“港独”零容忍。朱凯廸不愿亦不敢正面回答是否支持“港独”,反而扭曲政府DQ的决定,暴露其企图转移视野,掩饰“港独”本质。反对派替朱凯廸撑腰,再次显示他们在大是大非问题上颠倒黑白,站在主流民意和香港整体利益的对立面,难免进一步被民意唾弃。

香港特区《乡郊代表选举条例》第24条规定,乡郊代表的候选人要签署声明,表明拥护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区;选管会今年10月15日发表的乡郊代表选举活动指引,亦引入确认书的做法,确保候选人拥护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区。从法理说,乡郊代表候选人鼓吹“港独”、“自决”而被DQ,完全依法有据,政府并无任意搬龙门、划红线。

朱凯廸鼓吹“港独”、“自决”而被DQ,咎由自取,但他振振有词狡辩,自己两年前成功参选立法会并通过宣誓,今次却无法参选乡郊代表,指政府明显是在未经咨询及立法程序下,单方面改变准则。对此,有资深法律界人士用了两个例子,生动地解答了朱凯廸的明知故问。汤家骅分别以“冲红灯”和“打劫”为例,指有人第一次冲红灯、打劫,警方未有拘捕;但第二次冲红灯、打劫,难道警方就不能拘捕?警方严正执法,岂能被视为“搬龙门”?朱凯廸自认立场一贯,支持“港独”、“自决”证据确凿,早应面对法律后果,以前未被DQ,不等于永远不能被DQ。

朱凯廸从未停止鼓吹“港独”、“自决”,直到此次参选,回答选举主任有关问题以澄清政治立场时,他一方面声称自己不支持“港独”,另一方面指“和平主张‘港独’是港人受《基本法》保障的权利”,明显在扭曲基本法。被DQ后,他又指控政府的决定,“不但自己不能主张或支持‘港独’,更要反对其他人主张或支持‘港独’,才能免于被剥夺政治权利”。

事实是,选举主任两度查问朱凯廸是否提倡或支持“港独”为自决选项,但他均无正面回答,只是将焦点转移至讨论他对别人行为和立场的观点。对“港独”必须零容忍、零空间,更何况参选公职人员。朱凯廸顾左右而言他,更胡言“和平主张‘港独’”是权利,被定性为“隐晦支持‘港独’”绝对正确。不论朱凯廸如何狡辩,再怎么抹黑选举主任的决定,都掩饰不了隐性“港独”的本质,被DQ合法合情合理。

“港独”对香港意味着灾难,港人深恶痛绝。但是,在DQ朱凯廸问题上,反对派又一次只问立场、不问是非,与主流民意背道而驰, 形容事件是“开民主倒车、操控选举,威吓本地群体”,又搬出言论自由、新闻自由袒护朱凯廸。从梁颂恒、游蕙祯辱国辱族宣誓,到陈浩天和FCC互相勾结鼓吹“港独”,反对派都拿言论自由、新闻自由作为“港独”的挡箭牌,污名化政府依法遏止“港独”,企图误导公众,混淆是非,为“港独”张目。

建制派有人提出,促请政府褫夺朱凯廸的立法会议员资格,这代表了主流民意反“港独”的合理诉求,目的就是要让所有建制架构成员明白,“港独”是不可触碰的红线,不存在可以讨论的灰色地带,言论自由、新闻自由不是“港独”的遮羞布,不要玷污了言论自由、新闻自由。

来源:文汇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