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宋小庄:朱凯廸应当被DQ吗?

基本法第1条就明确表示:香港特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不论采用“自决”,还是其他任何方法,都不允许从中国分离出去而独立。该法第12条还规定:“香港特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享有高度自治权的地方行政区域,直辖于中央政府”,也就是说,中国享有香港的主权。但这是朱凯廸不能接受的。由此看来,朱凯廸并不拥护基本法,至少是不拥护第1条和第12条,这已经足够使他不能获得有效提名了。

立法会议员朱凯廸提名参选新界西某村村代表的选举,被选举主任裁定提名无效。此事引起社会热议,有反对者有说立法会议员还不够资格选村代表吗?有说立法会选举的“票王”被取消资格实在荒谬;有说这是政治审查;有说这对新界西选民不公;有说以隐晦的说法就取消资格不符合普通法疑点利益归属原则等等。林林总总,就是不入题,笔者觉得有话要说。

先从朱凯廸的村民身份说起,香港现行法律没有禁止立法会议员参选村代表的规定,只要符合村代表的参选资格就可以了,但不能说立法会议员就必然成为村代表候选人,也不能说曾经的“票王”,就一定要成为村代表。

朱凯廸的“港独”立场自相矛盾

村代表的参选资格见于《乡郊代表选举条例》(第576章),有数条条文涉及。选举主任要以条例规定进行资格审查,无可厚非。如硬要把资格审查称为“政治审查”,那就是“政治审查”!反正“政治”一词,在香港被滥用、乱用已久,无人纠误,不在乎再用多一次。

但请注意第24条规定:“除非提名某人为乡郊地区的候选人的提名表格载有或附有一项由该人签署的声明,示明该人会拥护基本法和保证效忠香港特区,否则该人不得获有效提名。”这虽然是蹩脚的中文,但不是朱凯廸所说的,“未有经过咨询及立法程序,便改变政治审查门槛。”而是指,乡郊代表的候选人,务必签署一份拥护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区的声明。对声明的效力、不实声明的后果,由谁审查、判断、决定,本地条例已有规定,不再赘述。

经过审查,选举主任发现,在签署声明之前,朱凯廸议员就职宣誓已经通过,但2016年10月他还刊文主张“民主自决”、“主导权在于港人、而非北京或任何代理人”;他还与“众志”、刘小丽发表共同声明,维持不支持“港独”的立场,但不接受中国拥有香港特区的主权,并认为“独立是香港的一个选项”。

这样,选举主任认为有矛盾,两度询问朱凯廸,他还答覆说不支持“港独”,但认为“和平主张『港独』是受基本法保障的权利。”这就好比说,朱凯廸不支持公然“抢劫”,因为这使用武力;但他支持“盗窃”,因为这是和平的;他也支持“欺骗”,因为这也是和平的。 

对此,任何人可以明确推断,朱凯廸不拥护基本法。基本法第1条就明确表示:“香港特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不论采用“自决”,还是其他任何方法,都不允许香港从中国分离出去而独立。该法第12条还规定:“香港特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享有高度自治权的地方行政区域,直辖于中央政府”,也就是说,中国享有香港的主权。但这是朱凯廸不能接受的。

假效忠假拥护

由此看来,朱凯廸并不拥护基本法,至少不拥护第1条和第12条,这已经足够使他不能获得有效提名。选举主任的决定没有任何疑点,选举主任用了“隐晦”一词,是意思不明显的意思,但含蓄的表述并不是疑点。何况行政判断是不必按司法程序进行的。如朱凯廸对选举主任的判断有质疑,可以提出司法覆核。当然,也可以改弦更张,放弃原来假效忠、假拥护的立场。

说到朱凯廸以普通村民身份参选村代表后,就要讨论已经宣誓就职的立法会议员朱凯廸,是否有“违反誓言”之虞了。在此,涉及若干问题:

一是声明和宣誓之异同。在香港特区的法律框架内,签署声明和宣誓是不完全相同的法律概念。前者轻,称为“虚假声明”;后者重,称为“违反誓言”。作出虚假声明的责任较轻,选举主任只是认定提名无效,这是最轻的处罚,较重的处罚就要承担刑责,但也不会太重。

面对的法律惩罚

违反誓言的处罚就比虚假声明严重得多。在司法程序上,可以按藐视法庭或妨碍司法罪处罚。在非司法程序上,可按《刑事罪行条例》第32条处罚,该条规定:“如法律规定或授权任何人经宣誓后为任何目的作任何陈述,而该人在司法程序以外的情况下,经依法宣誓后故意做出为该目的具关键性的陈述,且知道该项陈述是属虚假的或不相信该项陈述是属真实的,即属犯罪,一经循公诉程序定罪,可处监禁七年及罚款。”朱凯廸在议员就职宣誓后,又在村代表提名时作虚假声明,可按此罪论处,比一般选民参选作虚假声明,处罚严重得多。

二是何谓违反誓言。该名词见于香港基本法第79条第7项,明确规定,立法会议员行为不检或违反誓言,经立法会出席会议的议员三分之二通过谴责,由立法会主席宣告其丧失立法会议员资格。

三是违反誓言的责任。如前所说,违反誓言的责任有刑事责任,最高量刑为7年。如未经刑事处罚,立法会经出席会议的三分之二议员通过谴责,可以丧失议员资格。但还可能在负有一定的刑事责任后,再由立法会主席宣告是否取消议员资格。根据香港基本法第79条的规定,有监禁量刑一个月和三个月的区别。

朱凯廸及其支持者应当认识到,签署声明或进行宣誓,应当是真诚的、庄重的,并非儿戏。有些人的确是故意捣蛋,应当得到法律应有的惩罚,但也不能完全排除有的人是做“秀”。为此,在签署声明和进行宣誓前,特区政府有关人员应当将香港基本法的有关规定以及全国人大常委会的释法和香港特区法律的有关规定(不限于本文提到者),让当事人知道,知所进退、避忌。香港基本法第104条并没有要求乡郊选举的当选者依法宣誓,但事前的教育还是必要的。

作者:宋小庄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 深圳大学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教授

来源:文汇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朱凯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