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民阵元旦搞游行公然宣"独" 实勾黑帮贼喊捉贼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民阵昨日发起元旦游行,多个“港独”团体亦同一时间发起游行公然宣“独”。多个“港独”团体头目声称游行前被疑似黑社会跟踪和恐吓。大公报记者现场发现,恰恰相反,这些“港独”分子其实是贼喊捉贼。在游行解散后,三名“港独”分子在天桥上被七、八名疑是黑帮男子殴打,三人不敌求助于疑似头目,这位头目赶来喝停之际,双方疑似“对上号”,打人一方声称“一场误会”并道歉,十足十流氓讲数。

民阵昨日下午三时在铜锣湾东角道出发,一方面拒绝爱护香港力量加入游行,但另一方面却容许“港独”团体加入游行。香港民族阵线、学生动源、学生独立联盟、“港独”分子郑侠在同一地点举行“港独”游行,不过,只有约50人参加的“港独”游行者大部分都戴上口罩。他们不仅挥舞“港独”旗帜,还举着“台独”、“藏独”、“上海独立”、“满洲国独立”等旗帜,举止居心极尽恶毒,队伍最终在夏慤花园解散。

香港民族阵线发言人梁颂恒公然宣“独”的同时,还意图扮可怜博同情,声称几个组织“领袖”在游行前被疑似黑社会恐吓、跟踪及滋扰。

学独联召集人陈家驹则声言昨早接近11时,有“黑社会拍我屋企门口”。学生动源召集人锺翰林称,昨日离开住所时遭三名佩戴黑色口罩男子监视及跟踪,当他拍下三人样貌时,他声称三人出言恐吓要求删相云云。郑侠声称,昨早有五名黑衣戴口罩人士在住所楼下徘徊,他与五名人士纠缠了一段时间。

不过,记者在现场发现,“港独”游行在夏慤花园解散后,三名拿着“藏独”旗帜及“香港独立”标语的人士突然急步往告士打道方向奔跑,七、八名男子追上,并在警察总部坚伟大楼对出的天桥上拳来脚往,三名“港独”分子不敌,打电话求救。其中一名“港独”分子除下口罩时,口里渗出鲜血。

疑似黑帮头目出面调停

不一会儿,一名身穿绿色军褛、疑似三人的头目赶来调停,神态显得怒气冲冲,并指着打人一方,要求他们交代事件。双方不知是否对上号,一名身穿黑衣的男子很快走向疑似头目的面前,连称“一场误会,我哋无心,我唔知。”连声向被打一方道歉。双方打斗,最后要出动头目调停,其作风疑似黑帮所为。梁颂恒、锺翰林等人声称被疑似黑社会滋扰,现在“港独”分子却出现疑似黑帮打斗,所谓被黑帮滋扰之说,如同贼喊捉贼。

另外,“港独”游行解散后,部分“独”人走向政府总部,有手持涉及“港独”标语的参加者抵达政府总部后,被拒绝进入东翼前地,并与保安员发生冲突。

至于民阵昨日发起的游行,警方指高峰时有3200人。民阵不评论是否满意参与人数,辩称有多少人参与涉及多个因素云云。

人大代表:须依法遏阻“港独”歪风

记者冼国强报道:政府发言人昨日强调,不能容许个别人士利用东翼前地来鼓吹或宣扬“港独”。另外,对于“港独”分子公然游行宣“独”,政界人士批评,社会要立即阻止“港独”不正风气。

政府发言人重申,“港独”不符合“一国两制”、基本法以及香港社会的整体和长远利益,任何鼓吹“港独”的言行,均不符合香港的宪制秩序。特区政府有责任遵守法律,并依据基本法维持香港的宪制秩序,维护香港社会的整体长远利益。对于组织负责人未有劝喻其他参加者不要在东翼前地进行任何违反在香港特区适用的法律包括基本法的活动,发言人表示极度遗憾。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工联会会长吴秋北严厉谴责“港独”分子的行径,破坏“一国两制”及违反基本法。民建联立法会议员陈恒镔批评,“港独”分子的行为挑衅,破坏香港自由氛围,如果“港独”分子借香港成为颠覆国家的基地,香港社会要立即阻止。

郑侠扮大佬 “港独”爆内讧

记者陈达坚报道:“港独”分子阴魂不散,昨天上街挥舞“独旗”及“龙狮旗”招摇过市,但未有向警方申请。四个现时活跃的“港独”分支:香港民族阵线梁颂恒,香港独立联盟/学生独立联盟陈家驹、学生动源锺瀚林,以及“郑侠”,其中“郑侠”近期最为出位,据知“港独”喽罗对他“扮大佬”所为十分不满。

疑神疑鬼 声称被跟踪

本名郑兆基的“郑侠”,自从去年十一月伙同另一名“港独”分子祖利安赴台密会后,上月频频在网上为自己脸上贴金,自吹自擂举“港独”旗令“港独”议题成功受国际媒体关注,自我感觉良好。他以为自己是重要人物,出入住所疑神疑鬼,日前又贴出多名不知名男子的照片,声称自己被跟踪。

半个月前,“郑侠”一意孤行发起“独派”元旦游行,以示不满政府禁止“独派”进入政总东翼前地。今次游行初时只知会陈家驹、锺瀚林等“小弟”,未有通知梁颂恒。2018年12月26日,郑侠开设“元旦香港独立游行”fb专页,以郑侠、郑实、郑入、郑日等自己“影分身”帐户统统列为“主办人”,装腔作势。学独联、学生动源就游行的制作宣传图,特别在图中加上“郑侠”的名字,据知,此举引来梁颂恒一派等人的不满。到前日,该活动专页才忽然加入梁颂恒作为主办人之一。

昨日游行几乎全程由郑侠带头和“嗌咪”,游行队伍何时前进,在何处集合和解散,一切由郑侠与在场警方协调,他不时指挥“手下”拿着大声公和搬运物资,走到一些有利位置宣扬“港独”,间中吩咐学独联召集人陈家驹帮手。

已淡出“独派”的阿明(化名)向大公报透露,“巴治奥(梁颂恒花名)性格“唔嗲唔吊”(爱理不理、吊儿郎当),无乜交带,家驹、锺瀚林又经验唔多,组织游行的工作好多都系靠‘郑侠’带住,佢哋都当咗郑侠系大佬,但其他人就唔系咁谂。”

警方发言人表示,根据公安条例,任何超过三十人的公众游行及超过五十人的公众集会,均须于活动举行前七天亲身到警署通知警方。然而,昨日“港独”游行明显超过三十人,但从未有向警方申请“不反对通知书”,或已构成非法集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