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虚报被掳案】林子健报假案表证成立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讯(记者 葛婷)民主党成员林子健(钉书健)前年8月涉嫌讹称被人迷晕掳走、禁锢及用订书机"钉大髀"施虐,惟报警后被揭发怀疑自编自导自演,被控一项"明知地向警务人员虚报有人犯罪"。案件昨在西九龙裁判法院续审,控辩双方各传召专家证人作供。控方法医专家分析被告当日伤势疑点重重,包括被迷晕却不见挣扎痕迹、数秒极速晕倒有违医学常理、肚皮伤痕和大腿钉书钉伤痕对称似自残造成、体内验出精神科药物成分,又质疑被告受伤后却"好安乐咁去瞓觉、开记招"却非求医,直言被告虚构故事机会高。控方完成举证,被告被裁定表证成立。

微信图片_20190110100340

林子健肚皮伤痕几乎全部呈平行状,法医指或由其自残造成。资料图片

控方传召的专家证人法医赖世泽作供,他指当年8月11日下午约5时为被告检验伤势,被告当时身上有两组伤势,包括肚皮上的条状伤痕,以及双脚大腿上的钉书钉伤痕。

其中,他肚皮上的约20条似用藤条造成的伤痕,几乎全部呈"左边低、右边高"平行状,且由同一方向打在同一位置,有可能是被告用右手鞭打自己造成:"如果人哋造成嘅伤痕,系比较不规则、比较混乱,因为双方都会郁。"

伤势"轻过父母用藤条打"

赖补充指,一般"人哋会兜头兜面打,但自己会拣啲比较方便及无咁痛嘅地方"。例如会选择可清楚看见、较不敏感的腹部位置,因可自行拉高衫"望清楚嚟打",但就较少选择伤害自己面部等位置。而被告腹部的伤痕亦颇浅,在检查被告该些伤势仅约半小时已见消散迹象,形容是比"父母细个时用藤条打仲轻啲"。

至于双脚大腿上被钉"十"字的钉书钉伤势,赖世泽指虽"颇恐怖,入晒肉",但程度比刀鎅大腿的伤势轻微,只是"几新奇"。他又观察到被告双腿各有5处"十"字钉,形状和伤势都对称,认为若是被他人施袭,少有会如此设想或计划地造成,故倾向是自残造成,因为"人哋伤害你就求其打落去"。

无挣扎伤痕 "掳走"不合理

案情指被告在整个被掳走过程中,曾遭人拳打、迷晕、搬运、綑绑四肢鞭打、再迷晕、搬运、最终弃置在石滩,过程复杂。赖指,被告除腹部和双脚大腿伤势外,不见身上有其他伤势。他指手脚被绑一般会有瘀伤和擦伤,被鞭打一般亦会挣扎受伤,即使昏迷下被搬运,除非使用担架,否则也会有轻微瘀伤,但被告的手指、手臂、背部等都没有被搬动的伤痕。赖直言:"帮唔到林先生嘅故事话被绑过。"

"被迷晕" 仅验出精神药

赖又质疑被告声称被一条不知是毛巾或是纸巾的物件掩口鼻即告晕倒的过程,情节古怪,不合常理,这在医学上是不可能。

赖解释指,坊间一直对哥罗芳有误解,以为掩一掩口鼻即可"瞬间迷晕",事实若要用挥发性气体弄晕一个人,需要几分钟。

赖又指,一般人若被化学剂大力掩实口鼻,必定会大力挣扎,因为"唔知会唔会死,系生死存亡",口鼻附近应有瘀伤、擦损而造成发炎,但被告没有以上伤势,实属奇怪,除非被掩者非常合作。

此外,根据事后的毒理报告,赖指在被告的体内没检测到任何挥发性气体的残余物,反而有一些精神科药物,包括镇静剂和安眠药,但相信该些药物并非透过毛巾输入体内。

无实时求医 唯自残能解释

至于被告受伤获释后却没有实时求医,反而"好安乐咁去瞓觉、开记招",赖指做法很奇怪。因为一般人若遭钉书钉伤害,按常理会立即拔钉,因会担心发炎或破伤风。

他认为,有些人自残后,即使伤势恐怖,但表现仍会"宁舍安乐",不会紧张求诊,如法庭接受被告属自残,便能解释为何他当日出席记者会后才求医。

控方昨日上午完成举证,裁判官裁定被告表证成立。林子健决定不作自辩,辩方下午开始传召英国法医及法律医学专家作供。

辩方专家同意伤势可自残

微信图片_20190110100346

■前年8月林子健(左) 在何俊仁(右)及林卓廷(中)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声称被"掳走虐打"。 资料图片

辩方传召的专家证人,是英国法医及法律医学专家Dr. Jason Payne-James。他在庭上供称被告身上的伤势,与被告自己描述的受袭情况吻合,但不能确认伤势是在自残抑或是被他人袭击下造成。

Jason Payne-James指,根据不同的力度,所受的伤亦不同,大致可由发红、瘀伤、肿胀、皮肤裂开、及皮下骨折等递进。若是被钝物袭击的伤势如呈红肿状态,一般会在6小时内消退;瘀伤则因人而异,不能单从颜色判断受袭的时间。

他形容被告的肚皮和大腿均有线状伤势,大部分属瘀伤,经钝挫产生,造成的力度属中度。

Jason Payne-James同意控方专家分析,即相关伤势可能是由自己造成,但他亦举例指如有人站在被告身后或在左脚下方击打,亦能造成相关伤势。

至于被告大腿上的钉伤,因需经医疗程序移除钉书钉,故不算是轻微或表面伤势。至于钉伤为何呈"十"字形状,他无法评论。

他又指,被告身体其他部位没有伤痕,对本案并不重要,因被告不一定全身均遭人击打。

总括而言,被告身上的伤势与其自己描述的受袭情况吻合。惟遇袭造成的伤势亦可模仿是由自残而成,反之亦然,故医学证据不能经常作相关辨识。

Jason Payne-James在盘问下,同意无法确定被告遭袭击时,袭击者身处的确实位置,而施袭者可能是站在被告的后方施袭,亦只属其中一个可能的情节。聆讯今日继续。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假案 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