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杨岳桥为何“关键缺席”?

上周三,公民党立法会议员杨岳桥本欲提出“检讨单程证政策”议员议案,但是到了准备讨论该议案时,他却失了踪影。由于提出动议的议员不在席,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决定不处理其动议,直接宣布休会。事后,杨岳桥被网民揶揄,指他在2016年立法会补选中,曾以“关键一席”呼吁反对派支持者含泪投票,结果到了今次动议,则变成“关键缺席”。

杨岳桥解释,自己当时在办公室收看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聂德权解释《国歌法》的记者会,才未有及时到会议厅。如此说法,简直是当市民白痴!现在科技发达,记者会可以开会后在网上重温,何需一定要看直播?即使要看直播,还要看到忘记时间开会,杨岳桥有议员助理吧?难道他的议助不会提他开会?杨岳桥是要陷自己的议助于不义乎?

是故,杨岳桥的解释,一定是砌词狡辩,但是他“关键缺席”的真正理由又是什么呢?笔者早前跟一位反对派中人饭叙,对方的解释似乎更合情理。撇除杨岳桥偷懒不去开会的可能,他临门“甩辘”的原因,相信是他提出议案之后,有人跟他分析利弊,让作为公民党党魁的杨岳桥认为,主张“检讨单程证政策”对于反对派、公民党乃至他本人的选情不利。

刻意为之 挽救选情

首先,杨岳桥提出“检讨单程证政策”,是因为认为内地新来港人士对本港的社会福利、房屋、教育和医疗等公共服务及设施造成重大负担。然而,根据社会福利署数字,申请综援的新来港人士占全港综援个案,并不高于5%,大部分人在港都有工作。另一方面,根据现行的公屋政策,必须有一半家庭成员拥有永久居民身份,才能获得上楼机会。由此可见,杨岳桥的言论,本身便有着丑化新来港人士的嫌疑。

当然,如果内地新来港人士的数目不多,也未必会造成票源流失,但是根据劳福局局长罗致光早前提供的数字,香港回归21年以来,合共约96万持“单程证”的新来港人士,杨岳桥若在立法会讨论单程证问题,难保会发表更多得罪新来港人士的言论。另一方面,现时香港每年有两万多宗跨境婚姻,当中不少家庭亦已诞下子女,但是杨岳桥当日的动议,竟要求减少单程证配额。对那些跨境婚姻家庭来说,杨岳桥跟宣战何异?

除了得罪新来港人士和跨境婚姻家庭之外,杨岳桥的建议更会使公民党的基本盘流失,因为反对派本来便不是铁板一块。当中的“本土派”和“自决派”属于右翼,一直有着排拒内地人和新来港人士的意向,另一批被“本土派”斥为“左胶”的左翼,则主张“普世价值”,认为家庭团聚是基本人权,并要透过包容和关怀,使这些新来港家庭转为支持反对派。

回顾公民党的历史,他们本来比较倾向“左胶”,其党员李志喜更曾为“双非”和港人在内地领养子女争取居港权,在庄丰源案和谈雅然案出任代表律师。然而,今次杨岳桥提出“检讨单程证政策”则是右倾,但却因此而得罪“左胶”。事实上,杨岳桥提出议案后,立场上倾向“左胶”的香港社区组织协会,便随即在网上撰文,谴责他不求证事实,带头歧视。若杨岳桥继续去马,又会造成多少选票流失呢?

由此可见,杨岳桥炒作单程证话题,还有“关键缺席”,都不过是选举策略的结果。他当初炒作单程证话题,是因为近年“本土派”崛起,他想藉此撬走“本土派”的选票。可是杨岳桥后来可能发现,继续炒作下去的结果,将会失去新来港人士、跨境婚姻家庭,以及本来支持公民党的“左胶”支持,于是便在临门一脚缩沙了!

作者:文兆基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