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众志"借外力阻《国歌法》 甘当"现代吴三桂"

《国歌条例草案》即将提交立法会审议,“香港众志”的黄之锋、敖卓轩却在美国《华盛顿邮报》发表文章,以美式足球运动员在球赛前奏国歌时抗议为例,指《国歌法》通过后,在香港作出类似行为可被判监3年。该文更指通过条例后,特区政府会加强在电台及电视台播放国歌,教育局亦将要求学校把国歌教育列为核心课程,令人回想起2012年的国民教育,“香港众志”已准备上街反对条例草案云云。

这篇“奇文”不但扭曲事实,逻辑混乱,更有意借外力阻《国歌法》立法。《国歌法》立法是香港内部事务,与外国何干?看来,“香港众志”在议会之路断绝后,已经铁了心做“现代吴三桂”,作外国势力干预香港的马前卒。“香港众志”不如改名“香港吴三桂”,不是更加贴切吗?

扭曲事实 制造恐慌

“香港众志”文章指,在奏国歌时抗议随时会入狱3年,这是故意误导公众。违反《国歌法》一经定罪,可处罚款5万元及监禁3年,这是最高刑罚,但要证明有关行为极为严重,否则根本不会判处最高刑期。

而且,现时《国歌法》的刑罚与《国旗及国徽条例》一样,请问黄之锋,这么多年来,有多少人因违反《国旗及国徽条例》而入狱,相信十只手指都可以数得出。最为人知的,就是古思尧烧国旗案。这是典型的侮辱国旗和国家,获刑罪有应得。至于被判3年刑期,就一个人也没有。“香港众志”文章扭曲事实,制造恐慌,不过是为恫吓市民。

黄之锋指《国歌法》打遏言论自由。1999年特区终审法院驳回一宗侮辱国旗和区旗案件的上诉,时任终院首席法官李国能在判词中已指出,发表自由的权利并非绝对,发表自由的权利之行使附有特别责任及义务,故得予以某种限制。有关限制必须是经法律规定,且为尊重他人权利或名誉,或保障国家安全或公共秩序、或公共卫生或风化所必要者为限。本港法庭已肯定了有关立法及惩罚是必须。

事实上,《国歌法》不在于惩罚,更不是为了箝制自由,而在于维护国歌和国家的尊严,这本来就是普世价值。“香港众志”之流为反对《国歌法》无所不用其极,真正目的就是抗拒“一国”,这才是他们“说不得的目的”。

为反对在学校播放国歌,“香港众志”扬言要上街抗议,要重演当年“反国教”。黄之锋等人已经穷得只剩下“反国教”的老本,多年来“炒冷饭”,《国歌法》列明须在中小学教育中纳入国歌相关教育,英国在做,黄之锋这次投书的美国也在做,根本没有可争议之处。

况且,条例只要求教育局局长发出指示,但具体如何去做,是按本地教育的机制和系统去实行,何来反对之理?黄之锋为什么不抗议美国的国歌教育?

甘当外国反华势力傀儡

“香港众志”这次故意选在美国媒体投书,项庄舞剑,就是为了引外力向特区政府施压,企图借外国媒体、外国政客发声干预,逼特区政府撤回立法。这是什么行为?是名副其实的“汉奸行为”。美国民主党政客对特朗普政策有不满,会勾连外国政客向特朗普施压吗?英国政客为反对保守党政府,会要求外国干预吗?不会的,因为勾结外国干预本国内政的行为,极为恶劣,会遭本国民众唾骂。

“香港众志”明知反《国歌法》在香港无市场、缺乏支持,唯有勾结外国向香港施压,这种行为令人不齿,更暴露这些人的“汉奸”面目。

早前,周庭去日本,与臭名昭著的反华政客枝野幸男会面,声称“讨论香港事情”。黄之锋不但频频到外国“哭秦庭”,更公然呼吁美国制裁香港,呼吁外国阻止《国歌法》,“香港众志”已沦为“汉奸组织”,甘当外国反华势力的傀儡,这些人既然这么讨厌《国歌法》和国家,移民去英美日好了。

作者:郭中行 资深评论员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