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杨岳桥单程证动议“甩辘”的最大教训

公民党党魁杨岳桥原定上周三在立法会提出“检讨单程证政策”议案,称内地新移民来港对香港社会福利等造成重大负担云云,要求“取回”单程证审批权;并指将来只准有经济能力的新移民来港。这一个抹黑新移民、歧视穷人的动议,自提出之后随即受到社会各界猛烈炮轰。但最“反高潮”的是,最终议案却因为杨岳桥不在席而未能处理。当事人事后解释,事发时正在办公室收看政府解释《国歌条例草案》的记者会直播,并对自己的疏忽大意鞠躬致歉。

议员提出动议辩论,最终却因为自身缺席而要撤回动议在立法会极为罕有。原因很简单,对立法会议员来说,提出动议辩论不但是重要的职权,更是一个重要的表演舞台,如果动议内容被政府接纳,将是一大政绩,至少也可以为议员提供曝光机会。因此,所有议员对於动议辩论都极为重视,不但预早準备发言稿,更会早早坐在议事厅準备,根本不可能出现缺席情况。

再者,就算真有事不在会议厅,但在杨岳桥议案进行辩论之前,还有另一个议案正在处理,按常理杨岳桥或其助理当时已经知道其动议案将开始,应该立即前往会议厅,其他公民党议员也一定会提醒他,而前一个动议的发言时间长达十多分鐘,即是说杨岳桥绝对有充足时间去到会议厅。除非他遇上意外,否则绝不可能缺席。

缺席动议经过政治计算

可以推断,这次缺席显然不是意外,也不是什麼看记者会看过头,而是有人故意借缺席令到动议“流产”,原因是这个动议引发太大反响,不但建制派反对,甚至一些反对派议员以及主流民意也不支持,与其成为众矢之的,不如引刀一快人为“止蚀”,这明显是经过政治计算的决定。

毫无疑问,杨岳桥提出的动议在道理上、情理上、法理上都站不住脚,这是一个扭曲事实,故意抹黑新移民的议案。香港从来都是一个移民城市,按照学者推算,目前香港约740万人口,有超过八成半约630万人均为内地移民及其后裔,既是移民社会又何来区分什麼旧移民、新移民?至於杨岳桥对新移民的醜化和抹黑更是没有事实根据。2016年的扶贫委员会报告就指出,香港各类贫穷社群当中,以内地新移民的自力更生能力相对最强,相对较少依赖综援等社会福利。公屋轮候申请者之中,亦只有约15%家庭有内地新移民成员。新移民“抢”福利、“抢”公屋的说法不过是一些“本土自决派”杜撰出来的谎言。

然而,杨岳桥却以这些错误的资料提出一个歧视新移民、歧视穷人的议案,他的盘算很明确,新界东一向是激进派、“本土自决派”的“票仓”,杨岳桥要保住新东一席以至多取一席,需要吸纳“本土自决派”这些“无主票源”,而方法就是投其所好,以攻击新移民就是作为争取他们的“投名状”。然而,杨岳桥完全打错算盘:

一是新界东无疑有不少“本土自决”的支持者,但公屋基层居民更多,当中不少都是杨岳桥歧视的新移民,杨岳桥拿这些人“开刀”,对他们口诛笔伐,等於同新移民、与广大基层市民开战,将这些票源赶走,有这样愚蠢的策略吗?而且,就算是公民党的支持者、中产市民,他们大多是理性务实,都不会贸然去攻击、抹黑新移民,他们见到杨岳桥为讨好“本土自决派”,不惜大搞分化、挑动对立,能不心寒心淡吗?反对派的基层支持者,看到杨岳桥提出有钱人才能移居香港,穷人则不能入境,如此凉薄的言论,还会支持公民党吗?

投“自决派”所好一厢情愿

二是杨岳桥本想讨好“本土自决派”,但在这次单程证动议“甩辘”事件中,打杨岳桥最大力的正是“本土自决派”,他们在网上发表大量批评、恶搞改图,对杨的指责言论较建制派支持者更加猛烈。他们炮轰杨岳桥不单因为其“甩辘”,更是立场定位使然,就算杨岳桥真的提出动议,“本土自决派”一样会大力攻击,指责他只说不做,动议没有用。因为“本土自决派”的出现,从来都是因为敌视、仇视、不满公民党和民主党等传统反对派而来,这是“本土自决派”的政治基础,只有最愚蠢的人,才会以为在立法会提个动议、发发言,就可以得到“本土自决派”支持,这不单是一厢情愿,更是政治白痴。

公民党在盘算过后,终於发现这个动议将会引发社会舆论的巨大反弹,不单杨岳桥,而且整个公民党也会波及,但动议辩论已经发出难以撤回,而且撤回也会相当难看,於是才想出一条故意缺席的计策,企图蒙混过关,但最终也引起各界声讨,也让外界看清楚所谓公民党党魁、所谓反对派新一代的水平和质素。

当然,这次事件的最大教训,就是传统反对派政客应该知道自己定位,要有政治立场和定力,不要见到“本土自决”票源就垂涎三尺,巴不得想方设法去吸纳以多取议席,却不知道这些票源都是“政治毒藥”,反对派不断滑向激进、滑向“本土自决”,只会令自己处於两面不是人的境地,就如杨岳桥、林卓廷之流,以为左右逢源,结果满盘皆落索。

来源:大公网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