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公民党在贸易战一役丑态毕露

中美贸易战似乎有缓和趋势,今年是中美建交40周年,过去40年的历史充分说明中美和则两利,斗则两害,企图通过贸易战打击对方注定只会是一个双输的结局。经过大半年贸易战的“互相伤害”,或者终于让特朗普认清这个事实。

这场贸易战也让香港社会看清楚一班反对派政客真面目,表面在立法会宣誓时立誓拥护《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别行政区,但在贸易战中却倒转枪头配合美国施压,担当美国鹰派政客的传声筒。“香港众志”以及一众“港独派”固然已经沦落为反华势力棋子,而当初以成为香港“执政党”自居的公民党,在贸易战一役挟洋自重,甘当外国“打手”的行为更是令人不齿。

公民党甘做外国马前卒

公民党在贸易战一役丑态毕露,有两件事最能说明:

一是公民党党魁杨岳桥日前在立法会上提出质询,煞有介事要求特区政府交代现时使用华为及中兴设备的详情,以及有否检验相关设备会否藏有后门程序或功能。此举明显是配合外国对华为的无理打压,甚至有向特区政府施压之嫌。

二是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荣铿早前公开表示,美国政界的共识是“美国—香港政策法”和香港独立关税区地位“不会无限期地和没有条件地延续”。他并指在五种情况下“美国—香港政策法”及香港独立关税区地位便会撤销,引起社会广泛争议,郭也俨然成为外国反华势力的主要传声筒,大有“汉人学得胡儿语,爬上城头骂汉人”之气焰。

杨岳桥针对华为的问题,当然不是无的放矢,也不是关心政府的科技设备,而是阴阳怪气,配合一些反华势力对华为的攻击和抹黑。杨岳桥要求特区政府交代“有否检验各政府部门正使用的华为及中兴产品是否藏有后门程序或功能,让非获授权人士得以盗取政府管有的资料?”这根本不是问题,而是一种导向性的抹黑,杨岳桥问这样的问题,但他有何证据证明有关设备存有这样的风险呢?没有。杨岳桥的询问不过是搬字过纸,将一些偏颇外国媒体的说法照单全收,继而利用立法会议员的身份要政府回应及交代,这实际上就是一种施压,潜台辞就是要政府不要用华为、中兴的设备,最好全部改为美国企业设备,这就是杨岳桥问题的本质,也是其引起各界愤怒的主因。

至于郭荣铿也不遑党魁多让,早前以美国鹰派代言人身份指,如果:一、再有人被取消参选权或当选人被取消议席;二、再有外国记者被逐;三、再对民主派提出政治检控;四、拖延“真普选”;五、提倡订立严厉的《基本法》第23条,美国便会撤销“美国—香港政策法”及香港独立关税区地位。先不论郭荣铿的消息从何而来,就是作为一名香港立法会议员,对于来历不明,带有明显敌意、伤害香港的消息,是否应该照单全收,并且大力协助宣传?

这就如美国民主党议员会因为不满特朗普,就协助外国发表伤害美国的言论吗?绝对不会。这不是政治问题,而是效忠问题,美国的反对党就算不满特朗普,也不会里通外国,不会剑指自己国家。这样看来,一些人批评郭荣铿是美国议员,恐怕也是过誉,他的所作所为在全世界都不会接受。

“卖国卖港”必遭市民唾弃

香港独立关税区地位不是美国人所赐予。而且,如果以郭荣铿所说,香港订立《基本法》第23条就会被取消独立关税区地位,但澳门早已经订立23条,何以美国国会依然保留“美国—澳门政策法”,也没有拿过“独立关税区”说事?原因很简单,美国一些政客借香港“独立关税区”一事大做文章,不过随手找个借口挑动风波,向中央及特区政府施压。“独立关税区”是存是废,不在于23条立法,也不在于郭荣铿所说的什么五大条件,而是美国以及美国企业是否可继续受惠于香港独立关税区地位,这个安排是否符合美国利益。以近年美国企业不断加大对香港投资,以香港作为进军内地的跳板来看,除非美国总统失心疯,或是郭荣铿成为了美国总统,否则也看不到为什么要取消一个有利美国企业的协议。

事实上,美国利用反对派政客在贸易战上煽风点火,不过是谈判伎俩,借这些棋子在香港搞局,加大其谈判筹码,美国自然乐得有人效劳。现在中美贸易战和解渐见曙光,这些反对派政客自然利用价值大减,就算再组团访美,华府高官都懒得再会见他们。可笑的是,反对派政客仍然昧于形势,仍在企图为美国鞍前马后,表现忠诚,还在拿贸易战说事。杨岳桥堂堂一个党魁、一个香港立法会议员竟然倒转枪头,攻击自己国家的企业,对无辜受迫害的企业加多一脚,这样的行为不但无耻,更没有担任香港立法会议员的资格。郭荣铿甘为外国鹰派政客传声,借外力发难,拿香港独立关税区地位作政治筹码,对香港又有何益?

经此一役,社会终于看清楚反对派政客的嘴脸,看清楚公民党真正效忠的对象,宣誓时一片庄重,底里却是黄皮白心,这样“卖国卖港”议员怎可能会得到市民支持?而美国也不会看重这些“叛徒”,公民党的拙劣表现,将他们的不堪面目尽露人前。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