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泛民”为何煽动不了反《国歌法》运动?

《国歌条例草案》昨日交立法会首读及二读,反对派昨日则分兵两路,一路在议事厅内搞事,意图拖到“流会”;另一路则在政府总部外示威,更强闯政府总部东翼前地。

这些举动既无新意也无创意,对法例的审议没有造成任何影响。反对派这些试图妖魔化《国歌法》的举动,事实证明,已经发挥不了任何实质作用。六年前“反国教”的那一套继续用在《国歌法》显然已经过时,黄之锋的“老政客”抽水形象,不仅引不起任何同情反而徒增市民反感。归根到底,《国歌法》涉及到国家主权,反对立法即是在挑战“一国”底线,更何况法例已十分宽松,对普通市民根本不会构成损害自由的影响。因此,对于反对派来说,陷入一个自己所设下的“困境”:不反的话,无法向死忠分子交代;反对的话,又会造成负面影响。首鼠两端,动辄得咎,反对派此役可谓“偷鸡不成蚀把米”。

政治“烂骚”市民厌烦

市民早料到反对派会借《国歌法》来生事。反对派所谓的“兵分两路”,和过去手段如出一辙,但不论是气势还是行动,都令人摇头。在议事厅内的一路,还是叫喊阻挠开会的“老办法”。当立法会主席梁君彦甫宣布进入程序,反对派议员随即在座位起哄,大声抗议高叫“反对国歌法”,并要求点算法定人数。结果,在梁君彦警告“若议员再不肃静,我将会视为行为极不检点,不会再警告”,也即发出可能采取行动之后,这帮反对派立即安静下来。从这一举动来观察,反对派其实反的并不“真心”,不过是做做样子,向背后政治金主交差而已。

至于在立法会外的一路,更是寒酸。“香港众志”的黄之锋等数人,强行闯入政府总部东翼前地,拉出反对立法的“不歌颂的自由”标语。摆好姿势后,“成功”获得外国记者关注,再次延续了“年轻抗争者”的外媒最爱包装的煽情形象。然而,“众志”要人没人,要口号也没口号,小猫三两只,与其说是拉横幅抗议,不如说是在勉强完成一场“烂骚”。从此次行动,市民也可以看到“香港众志”尤其是黄之锋的政治能量已经跌到何种地步。这其实也不难理解,当年“反国教”,黄之锋的“幼齿”形象成功博得同情,但当他失去“未成年人”的护身符,一切打回原形,市民发现,他和反对派中任何一个政客没有任何本质的区别。

反对派要妖魔化《国歌法》的企图已经十分清楚,但正如一名民主党高层私下慨叹:“无论怎样也引不起公众兴趣来”,说明这种举动是失民心的。最核心原因有两个。第一,在涉及“一国”主权原则问题上,绝大多数民意是不希望踩上政治红线,不希望香港再次发生如“占中”般的政治动荡当中;第二,《国歌条例草案》绝非严苛法律,而是相对宽松的,普通市民根本不可能会“误触法网”。一是大原则与反对派对立,二是无损本身自由,反对派再想怎么煽动反对情绪,也是注定徒劳无功的。

从此次草案的条文来看,既能说是严谨,也能说是宽松。草案主要有两个重点:第一,指明国歌是国家的象征和标志,透过指引性条文让市民尊重国歌;第二,就一些公开及故意侮辱国歌或不当使用国歌的行为订立罚则。

《条例草案》第2部是“奏唱国歌”,列明有关奏唱国歌的标准、礼仪及场合,这些全为“指引性”条文,并没附带罚则。其中包括说明有关奏唱国歌应有的礼仪的要求只适用于“参与或出席”奏唱国歌场合的人,可释除公众对“电视播放国歌时市民是否须立即肃立”等的问题。这一部亦订明在列于《条例草案》附表3的每个场合须奏唱国歌。这些场合包括特区政府官方场合,亦包括主要行政、立法及司法人员的就职宣誓仪式、升国旗仪式、特区政府举办的重大体育赛事,以及法律年度开启典礼。

草案宽松无损市民自由

《条例草案》第3部是“保护国歌”,禁止不当使用国歌、歌词或曲谱的行为,以及公开故意侮辱国歌的行为,并就罪行订立罚则。值得一提的是,《条例草案》就保障合理发布侮辱国歌资料的行为(例如传媒作公允报道(fair reporting)或教师作教学用途等)订立条文(即《条例草案》第7条第(5)款),清楚让市民知道这些没有意图侮辱国歌的行为是不会构成刑责的。

《条例草案》第4部是“推广国歌”,条文要求教育局局长就将国歌纳入小学教育及中学教育发出指示,涵盖范围包括所有中、小学。《条例草案》亦要求本地持牌电视及电台透过现时的牌照条款,藉政府宣传声带或短片广播国歌。这两项要求既反映全国性《国歌法》的原意,同时兼顾了香港的实际情况,实际上与现行做法相近。

总体而言,《条例草案》的主要精神是尊重,市民大众对此十分容易理解。一些意图侮辱国歌,公开及故意作出侮辱国歌行为的人士,《条例草案》则需要订下罚则,对这类行为起阻吓作用。我们相信绝大部分的市民都会尊重国歌的。因此,《条例草案》对市民大众的日常生活根本不会有影响。

黄之锋昨日大概以为成功获外媒拍到照片,可以继续在社交平台上炫耀。但他不知道的是,他每一次的这种举动,都是在消费他六年前“反国教”所积聚的仅有政治能量。他的所作所为,并非站在香港主流民意之上,而是站在他个人的政治前途。以这样的人去反对《国歌法》,市民焉有认同之理?

作者:刘小炫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