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反对派反《国歌法》错判民意进退维谷

《国歌条例草案》日前在立法会进行首读和二读,这不过是一个立法程序,意味有关审议工作正式展开而已,但反对派却不放过任何“做骚”机会,在桌面上展示示威物品,又在程序开始时大叫“反对《国歌法》”。至於已经变成抗争团体的“香港众志”,几名成员更在黄之锋带领下强闯政府总部东翼前地抗议,并与现场保安发生衝突,及后“众志”等人喊完口号迅即离场,整场“快闪抗争”历时共五分钟。

反对派对於《国歌法》的抵制立场,不但暴露其无视“一国”、拒绝政治认同的问题,更是错判民意,置自己於进退维谷的境地。本来,在《国歌法》刚提出之时,反对派主流大党如民主党都没有持反对态度,胡志伟等人都认同《国歌法》立法的大原则,除了激进派、“本土自决派”之外,主流反对派都没有反对《国歌法》的打算。然而,及后事情却出现变化,由於国际大气候的转变、外国势力不断加大对中国的打压力度,香港再次成为政治角力的风眼,反对派自然也要配合主子的部署。於是在“独立关税区”的问题上,“香港众志”、公民党等竟然倒转枪头配合美国的施压,甚至呼吁外国制裁香港,已经说明外国势力吹响了反对派的集结号。

民意冷淡只敢小吵小闹

所以,在《国歌法》问题上,反对派立场突转,由原则上同意,变成上纲上线、鸡蛋挑骨,再找些无谓藉口表明要反对到底,当中显然是幕后主子“吹鸡”,反对派唯有听命反对到底。但问题是,反对派也知道民意并不反对《国歌法》立法,现在要盲反立法,不但道理上说不过去,在民意上也承受很大压力,有民主党中人就通过其友好传媒专栏承认,目前看到市民对《国歌法》立法反应冷淡,“泛不起涟漪”,纵使网上有一定声音,但落区接触街坊时也未见反弹,要唤起公众关注有一定难度。

这其实只是婉转的说法,真正的情况是,反对派的区议员和社区幹事都不敢再在地区上宣传反《国歌法》,甚至连反对的海报、横额也没有制作,这不是说他们觉今是而昨非,而是因为有关做法在地区上引起民意反感。

事实上,这次《国歌法》与早前的“一地两检”十分相似,都是反对派不断借题发挥,将简单事件複杂化,将本属民生安排的“一地两检”联繫上什麼法律争议、联繫上“一国两制”,企图恫吓市民,但由於说法太过牵强,理由太过“离地”,根本引不起市民回响。相反,市民的认知十分简单,“一地两检”就是一项便民安排,目的是更好地发挥高铁成效,市民没有被反对派的宣传影响,结果反对派搞了连串风波,不但乏人问津,更引起市民烦厌,而“一地两检”亦在波澜不惊之下通过。

现在的《国歌法》亦是一样,反对派又再企图将立法複杂化,扯上什麼误堕法网、什麼“大陆化”、什麼为了DQ等荒谬指控,但却一直迴避讨论立法的核心,就是捍卫国歌的尊严、捍卫国歌所代表的国家的尊严。国歌法不是要强迫人爱国,这点毛孟静等人不必对号入座,没有人会怀疑她爱的、效忠的是哪一个国家。但不强迫人爱国,不代表可任由一些人随意侮辱国歌,在运动赛事上公开嘘国歌、恶搞国歌,以表达其“港独”诉求,这是绝不容许,全世界在捍卫国家主权、捍卫国歌的问题上都没有妥协,这才是问题核心。对广大市民来说,这个原则合情合理,这正是市民不反对《国歌法》立法的重要原因。

至於反对派炒作的所谓误堕法网问题,除了一小撮屡屡在比赛上嘘国歌的“本土自决派”、“港独”分子之外,有什麼人会忧虑坠入法网?《国歌法》入罪要看“意图”,所谓在唱国歌时走音、没有起立等会惹上官非的说法,完全是误导,市民无意犯法自然不怕犯法。而议员可能因为宣誓时不尊重国歌而被DQ,也是咎由自取,祸去祸来因自招,关市民什麼事?

“众志”烂命一条垂死挣扎

所以,反对派在地区上感到反《国歌法》缺乏民意支持,主要原因正是其盲反国歌毫无理据,不得人心。现在市民尚对反对派无感,但如果反对派继续搞局、“香港众志”继续搞出一些违法抗争,不但须负上刑责,更会引起民意更大反弹,令反对派继“一地两检”一役,再在这次《国歌法》事件中输个一败涂地。

对於民意向背,反对派也不是完全不知道,但问题是他们已箭在弦上,不能不发,外国主子已经下了指令,要在香港煽风点火,不断制造政争,《国歌法》必须阻挠,这是“硬任务”,反对派不能不办。但同时,民意压力又十分巨大,再次挑起一场反《国歌法》风波,不要说很难得到市民支持,更可能引发民怒,在选举期将至之时无疑是政治自杀。面对进退维谷的处境,反对派唯有表面反对立法,但在地区上却放软手脚,只在立法会做做骚,叫叫口号,当交了功课就算,企图蒙混过关。当然,“香港众志”之流已经一无所有“烂命一条”,自然要在主子面前卖力表现,不惜违法抗争不过为博主子一笑而已,如此作贱,实在令人无语。

来源:大公网 作者:方靖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