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刘小丽有嘢玩尽有钱呃尽

2016年10月,刘小丽利用立法会就职宣誓的平台播"独",蓄意以"龟速"读出誓词,更发帖宣称她的做法"是为了彰显行礼如仪的虚伪"。三个理由叠加,刘小丽的议席绝对应该失去。

刘小丽因渎誓而丧失议员资格,却欲"卷土重来",参选去年11月的立法会九龙西补选,但她在2016年与"香港众志"、朱凯廸等人发表共同声明,提及"我们定必捍卫『香港独立』作为港人自决前途的选项",其"港独"立场彰彰明甚,因而被选举主任指有关言行不符合基本法而被DQ。

李卓人九龙西补选落败,本来打算当其助理的刘小丽在补选完结已经两个月,拟就DQ提选举呈请,声称"预料守护公义基金会负担部分讼费,至于余额则向市民众筹"。刘小丽的醉翁之意,是想用"基金"名义再搞多次众筹去掠水。

问题是,刘小丽之前为了立法会议席被DQ上诉,而用"守护公义基金"名义筹款。去年2月11日,"基金"发言人郑宇硕表示"基金"筹了1,140多万元,用了450万元,剩579万元去了哪里?这一笔"糊涂账",刘小丽无论如何都必须公开清楚交代,否则就脱不了"呃钱"的嫌疑。

更难看的是,刘小丽在去年3月补选结束后不久,便立即提出撤诉。刘小丽出尔反尔撤回上诉的真正原因,是使到九龙西补选分开两次举行,藉此增加反对派和刘小丽本人的胜算。刘小丽为DQ案上诉而用"基金"名义筹款,继而为参加补选撤回上诉,现在又想再用"基金"名义搞多次众筹去呃钱,如此"有嘢玩尽"、"有钱呃尽",难怪她赢得了"小丽老千"的"桂冠"。

很明显,"守护公义基金",早沦为"提款机",试问如何守护公义?更有甚者,据报道刘小丽名下最少有两个私人物业,价值逾千万,但她却不肯花自己的钱,而是要忽悠大众,向市民荷包挖钱,这是守护公义还是守护掠水?有网民批评:"点解

刘小丽呃钱呃选民,诚信早已破产。早在2016年选举期间,她就公开承诺当选后会捐一半议员薪金给社区组织,并成立"家务义工队"帮助区内老人家,更声称会公布有关账目由选民监察,但在她当选后,却一直避谈参选承诺,因此网民形容她不是"小丽老师"而是"小丽老千"。刘小丽为避免在选举论坛被批评走数,于是在报名参加补选前几个月急忙补镬"造数",捐给所谓"民间团体"的钱,其实是捐给刘小丽助选团的,做法不仅拙劣,而且明显是欺骗市民。

来源:文汇报 作者:柳颐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