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大学学生会认受性低下的警示

1月2至4日,香港研究协会在各大学校园成功访问了1,128名全日制本科生,试图了解就读各校的大学生对本校学生会的意见和看法。过了3个星期,出了民调。这次民调竟然改变了数十年前我对大学学生会和学生会干事的看法。

学生会应以服务同学为己任

笔者早年并不是学生会的积极分子,也不从事学生运动,但对大学生学生会及其干事的看法和印象都是正面的。一般而言,自忖有余力、有余时应付学业的大学生,才会参加学生会工作,他们的智力、能力都是在中上等。

学生会要接受、处理同学的申诉和投诉,维护同学利益,学生会成员要有一定的说话和办事技巧,很接地气,不会妙想天开。学生会还要搞各种活动,活动需要筹划和组织,这也体现了成员的筹划和组织能力。

学生会的认受性普遍较低

但是,这次校园有关学生会的民调颠覆了我的观感。民调问卷举例如下:

一是对学生会的活动的参与:61%的大学生表示没有参加;参加一次到两次的有32%。这可以理解为,大学生对本校学生会的活动不太感兴趣,觉得没有意义,有关活动有乱来的成分。

二是对学生会活动是否满意:"完全不满意"、"不太满意"学生会表现有40%;表示一般的有48%,只有8%表示满意;拒绝回答有4%。这反映了同学对学生会及其干事的印象,有好的,但较少,大多不太行。

三是表示对学生会有负面印象的原因:37%表示未能满足需要;过分政治化33%;未能代表学生意见14%;不能维护学生利益13%;拒绝回答3%。这说明学生会受到社会歪风的影响,忘记了本身的职能了。

负责调查的香港研究协会,其负责人对该民调结果的解读是,现今大学学生会欠缺认受性和代表性,值得关注,需要改变,各大学学生会应细心聆听学生意见,以学生利益为依归,调整学生会职能,充分照顾学生需要,积极主动服务学生,以提升学生会的认受性和代表性。

本港大学学生会过分政治化,的确是认受性严重不足或低下的原因。过分政治化的学生会,是由过分政治化的学生组成的,这是必然的。但这还是表面,可能还有其他深层次原因,还需要深入探讨。例如:

(一)过分政治化的大学生,只是一部分,不是大部分,更不可能是全部。但为什么过分政治化的大学生容易当选学生会成员呢?原因在于学生会的选举制度。学生会选举有效投票率只要有1/10即可,在1/10的票数中占相对多数就可当选。

政府的管理不能缺位

由于香港已经过分政治化,影响到大学生,各校大学生中有一两成过分政治化并不奇怪,他们比较积极参与学生会选举,支持政治化学生组成学生会。对大学生而言,对学生会要求过高投票率不合适,但如果把投票率适当提高一些,让持有不同意见的,或者沉默的学生也表态,就可减少政治化的学生会出现。

(二)香港大部分大学的学生会都在《社团条例》注册,只有少数学生会附属于大学。该条例是由警务处负责管理,但警务处并不负责教育,特别是大学教育,不管理、辅导学生。警方对在该条例注册的学生会采取放任自由的管理。

由于注册为社团的学生会,独立于学校,财政上自负盈亏,大学也不好管。因为管理缺位,学生会容易失控。这在学生会的活动、所办的期刊可找到不少例证。

(三)香港的大学教育实行四年制,少数课程才要读5至6年。通常在最后一年,大部分大学生要考虑毕业后的出路,不愿意参与学生会,学生会的成员年龄大都在19至22岁。在这个年龄段的学生,在香港较为富庶的环境下成长,缺乏生活经验,没有什么人生阅历,很难产生出类拔萃的领袖。即使有,学生会的任期一年就要换届。因此,学生会往往过分政治化,实事求是不足。

这些问题存在已有若干年,不应再继续下去,否则有违大学办学宗旨。学生会在校内的活动,是大学该管的校务,大学有责任引导,避免学生走错路。对校园内、社会上煽动学生闹事的教员,大学也应当管。学生会既然在《社团条例》注册,警方也不能不闻不问。虽然学生会办的期刊主要在校园发布,但也应在法律的框架下运行。

特区政府已经把青年委员会升格为青年发展委员会,由政务司司长领导,应当全面掌握青年包括在校大学生的发展问题,制定青年政策,宽猛相济,引领青年学生积极向上,成为社会栋梁,而不是沦为社会的负能量。果如此,此次民调就有警示意义,不只是一次的普通民调而已。

来源:文汇报 作者:宋小庄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 深圳大学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