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摆街站搞晚宴筹款 刘小丽无申报涉违例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因鼓吹“自决”而被裁定提名无效、不能够参加去年11月立法会九龙西补选的刘小丽,由于已报名参选,故仍须按规定申报选举开支及捐赠。虽然她早于去年6月已表态有意参选,并在7月至8月已在不同场合筹款,在8月更已开始向竞选团队支薪,但她仅申报自9月1日开始收取的捐款。有大律师指出,如果她在有关场合明言要筹募选举经费,却未有申报筹得款项,有可能违反选举条例。

刘小丽的选举申报书昨日公开。虽然她的“参选人”身份仅维持了11天,但她申报用了70.2万元,与去年3月立法会补选中被DQ的“香港众志”周庭相比多出3倍。

刘小丽最大笔开支为代理人及选举助理薪金,自去年8月1日到她被裁定提名无效的10月12日,两个多月就用了近25.7万元,而选举广告也用了20.8万元。

两笔共逾5000元捐款来历不明

在选举捐赠方面,刘小丽申报收到47.4万元,其中近24.5万元是1,000元以上、需要具名的捐赠,当中两笔共逾5,000元的捐款来历不明,她转赠予友好团体“关注草根生活联盟”。

曾参选2015年区议会选举的“2047香港监察”成员、跨国保险公司主管陈树满向她捐了20万元,曾代表反对派参选选委的工程师苏耀坤捐了6,000元,整形外科医生张永融捐了2,500元。

虽然刘小丽在去年6月已加入工党,而她当时也是以工党身份报名参选,但未见该党向她提供任何捐赠,相反公民党就捐出了价值1,800多元的“各样宣传及场地”,反对派元朗区议员杜嘉伦也借出车辆让她宣传,价值1,500元。

竞选团队有人“贴钱打工”

此外,其竞选团队更有人“贴钱打工”,曾任公民党九龙东地区发展主任、反对派卫星组织“社会及政治组织从业员工会”司库雷谦凯,就向她捐了4,999元。

至于1,000元或以下、毋须具名的捐赠,她就申报收到近23万元,被DQ翌日亦筹得2.4万元。

“你唔准唔捐,香港人就要捐”

不过,刘小丽的筹款工程却早于去年7月已经开始。在反对派“七一”游行中,其“小丽民主教室”摆设街站筹款,而她也表明会积极备战补选,捐款是用作选举经费,“一幅直幡、一张海报都系钱”,更着市民“你唔准唔捐,香港人就要捐”,最后筹到27.6万元。

她在8月时更举行了筹款晚宴,筵开37席,“占中三丑”戴耀廷和陈健民、其“Plan B”工党李卓人等反对派要员出席。然而,她并没有申报有关捐赠。

马恩国:须如实申报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主席、大律师马恩国昨日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指出,只要证明到刘小丽在“七一”游行和筹款晚宴中,讲出要求他人提供选举经费的内容,她在两个场合筹得的所有捐款,均被视为选举捐赠,必须如实申报,而筹款晚宴和她在“七一”游行摆设街站的支出,也必须申报为选举开支。

根据《选举(舞弊及非法行为)条例》规定,候选人须提交选举申报书,列出在该项选举中的选举开支,和曾与该项选举有关连的情况下收取的所有选举捐赠,如有两项或以上错误或虚假陈述,累计总价值更超过3,000元的限额,除了不得提交副本修正,最高刑罚更是罚款20万元及监禁3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