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李卓人最大花筒 疑获“独母”捐助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代替刘小丽出选“11.25”补选的工党李卓人,其选举申报书同样于昨日公开,进一步证实两人的“Plan A”、“Plan B”身份关系:刘小丽竞选团队的全部11人,在她被DQ翌日即被李卓人聘用,而二人也惠顾同一设计公司。

李卓人也疑似获得“港独之母”撑腰,与鼓吹“港独”的“青年新政”梁颂恒母亲同名者向他捐了逾5,000元。

李卓人成为补选中最“大花筒”者,申报用了179.4万元,比主要对手陈凯欣的146.3万元多出逾30万元,以他获得9.3万票计,平均每票成本为19.3元。

使179万 3候选人中最多

不过,他申报获得96.9万元选举捐赠,加上可获选举开支上限一半的资助、即91万元,他“ 赚凸”了8万多元。

刘小丽和李卓人的选举申报书显示,他们共享一个竞选团队:刘小丽的选举代理人、其大专门生李文裕,及其他选举助理黄永志、尤思聪、雷谦凯、马伟诚等11人,在她被DQ当日、即去年10月12日被她中止聘用,翌日就集体被李卓人聘用。

在选举捐赠方面,在1,000元以上、需要具名的捐赠中,李卓人申报筹得82.9万元,“大户”是其所属的工党及职工盟,提供现金及服务,价值分别50.1万元及20.1万元,社民连、民主党及公民党提供货品及服务,价值分别2万元、1.6万元及1万元,独欠有前成员冯检基出选的民协。

在“个体户”当中,民主党前葵青区议员梁国华捐了一万元,同样捐款给刘小丽的苏耀坤也“加码”至一万元。反对派东区区议员古桂耀就捐了5,000元,而雷谦凯就继续“贴钱打工”,捐了4,998元,比刘小丽少一元。

一捐款人疑为邪恒母

值得一提的是,李卓人获一名叫“Cho Sik Han Yuette”的人提供两笔共逾5,000元捐款,该人名字拼音与梁颂恒母亲曹惜娴相同,申报居住的鸭脷洲海怡半岛一单位,也与梁在2016年立法会选举的申报住址一样。李卓人在回覆传媒查询时声称“不知道捐款者背景”。

违规挂宣传品被罚7600多元

李卓人团队在选举当日及前一日,多次违规挂横额、街板及直幡,被食环署罚款7,600多元。虽然团队多次被拍得违反交通规则,但只收到两张共770元的“牛肉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