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双邪"例可循 长毛上"终"难

a02a

梁国雄宣誓玩嘢,引发立法会混乱,最终被DQ议员资格,高院昨日驳回其上诉申请。 资料图片

裁决重申释法对港法院具约束力 法律界:儿戏宣誓咎由自取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讯(记者 郑治祖)高等法院上诉庭昨日驳回社民连前立法会议员"长毛"梁国雄就DQ案的上诉申请。多名法律界人士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表示,上诉庭的裁决再一次明确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所作的解释,对香港法院有约束力,香港法院亦无权质疑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解释,而相关的公职人员在宣誓时,必须符合真诚、庄重等法定要求。由于"青年新政"此前就DQ一事上诉至特区终审法院,而终院已驳回其上诉许可申请,故相信长毛即使可上诉至终院,相信亦会以失败告终。

梁美芬:维护立会尊严

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梁美芬指出,全国人大常委会就香港有争议性的基本法条文所作的解释,香港法院都必须依从,而每次法院亦都依循,这是十分清晰的。上诉庭是次的裁决维护了立法会的尊严,反映了基本法的清晰规定,而是次裁决亦确定了在个别情况下,如何宣誓才算是符合法定的要求。

黄国恩:乱上诉实作秀

执业律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黄国恩指出,根据过往多次案例,由上诉庭以至终院都已明确说明了全国人大释法的权力对香港法院有约束力,香港法院亦无权质疑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的解释,故长毛的上诉被驳回实属意料中事。

他续说,全国人大常委会就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作出的解释,只是说明了条文的原意,包括宣誓是议员就职的法定条件,包括在宣誓时必须符合真诚、庄重等规定,绝非长毛口中说的"修法"。是次裁决也是对反对派议员以往宣誓就职时的不庄重宣誓行为的拨乱反正。

黄国恩强调,长毛在宣誓时表现儿戏丶不真诚 、不庄重,丧失议员资格是咎由自取的,但他以一大堆似是而非的所谓理据提出上诉,甚至说要上诉至终院,完全是在浪费法庭的时间作政治秀。不过,无论长毛的上诉理据有多荒谬,他当然仍有权提出终审上诉,这就是香港作为法治社会的可贵之处。

傅健慈:重申宣誓条件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副秘书长、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傅健慈认为,上诉庭驳回长毛的上诉,并批评梁的上诉理据"离地",同时强调了香港法院无权质疑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的解释,更命令长毛要支付讼费,是一个合理、公平、公正的裁决。

他强调,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解释,明确了真诚、庄重的宣誓,是议员就任的前决条件。事实上,议员有宪制责任去遵守宣誓的法例,议员宣誓是否有效,并非由立法会秘书和主席决定,而是由法院作出定夺。

马恩国:料终院不受理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执行主席、大律师马恩国就长毛声称要向终院上诉表示,当日"青年新政"的梁颂恒及游蕙祯("双邪")因渎誓而丧失议员资格后,在高等法院原讼庭、上诉庭提请司法覆核都失败收场,最后终院亦拒绝其上诉申请,并维持原讼庭的裁决,故相信终院很大可能不会向长毛批出上诉许可。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长毛 终院 上诉 宣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