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反对派“被规划”谬论背后的阴暗心理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正式出台,反对派一如所料继续“盲反”,指香港“被规划”,一些激进反对派政客更诬称“大湾区发展是‘贼船’”,甚至恐吓说“大湾区毒害整代人”云云。反对派“盲反”大湾区不单反映其怠忽职守,对于《规划纲要》没有研究、没有看法、没有建议,只能一味反对,暴露反对派的无知无能,而且在所谓“被规划”谬论的背后,反映的是反对派逢有利香港必反、逢中央必反、逢融合必反,企图将香港独立于国家的阴暗心理,这就是反对派对于所有跨境基建、两地融合规划都持反对立场的主因。全世界的经济发展都需要规划,反对派为了抗拒两地融合,不惜牺牲香港前途,将香港“自绝”于大湾区之外,这全是倒香港米,靠害港人。

抗拒融合妖言惑众

其实,反对派所谓“被规划论”,本身就是罔顾事实,是名副其实的假议题。特首林郑月娥已经指出,特区政府积极参与《规划纲要》草拟过程,《规划纲要》文本吸纳不少特区政府的意见;制定过程中亦吸纳了各界意见,她亲自出席有关大湾区的论坛就不下十次,故不同意香港“被规划”。

由大湾区规划出台之至,香港社会各界都在热烈讨论,都在积极建言献策,而中央也充分吸纳了香港的意见,当中包括发挥香港在金融领域的引领带动作用,巩固和提升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打造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投融资平台。至于解决港人“国民待遇”等问题,《规划纲要》都大量吸纳了香港方面意见。而且,特首本身就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领导小组成员,怎可能没有参与规划制订?既然有充分参与又何来“被规划”?

所谓的“被规划论”,其实正正反映反对派在规划上无所作为,完全没有参与,也没有提出任何意见,在立法会讨论时只是搬出各种耸人听闻的口号,作出各种捕风捉影的批评,他们自己没有参与规划,却以为其他人同他们一样,一味有破坏无建设。但恰恰相反,香港社会各界都积极参与大湾区讨论,积极发表意见,所以不会存在所谓“被规划”的感觉,反对派的无理指控不过是自暴其丑。

反对派提出“被规划论”,目的是藉此攻击大湾区规划“破坏‘一国两制’、蚕食‘一国两制’”,藉此误导市民。但这种说法经不起事实推敲。固然,大湾区涉及两个制度,这是世界上其他湾区所没有,是粤港澳大湾区的一大差异,但同时也是一大特点、一大优势。《规划纲要》基本原则之一,就是“‘一国两制’,依法办事”“尊崇法治,严格依照宪法和基本法办事”,当中已经明确指出“一国两制”是大湾区的优势及基本原则,要落实好大湾区就必须准确、全面落实好“一国两制”。箇中原因不难理解,正是因为在大湾区存在“一国两制”,才可为三个独立关税区与国际市场对接、开拓“一带一路”经济腹地提供了制度上的灵活和优势,也让三地的特别行政区、经济特区、自由贸易试验区的经济效益可以在大湾区内叠加产生化学效应,为大湾区激发更大的经济潜力。

“一国两制”为大湾区提供了面向国际、与国际市场接轨的制度,既可连接大湾区,又可联通国际,在当前复杂的国际环境下,“一国两制”更是大湾区发展的重要制度优势。因此,“一国两制”在大湾区发展中不但不会被弱化及损害,更会进一步巩固强化,丰富内涵,香港以至整个大湾区都可深受其利。反对派不作研究、不做功课,对大湾区胡乱指责完全是贻笑大方。

为私利专倒港人米

反对派对于大湾区的无理抹黑,散播所谓“被规划”谬论的背后,反映他们不希望见到大湾区成功,对大湾区这一谋求互利共赢的重要举措怕得要命,所以才要无所不用其极的阻挠。反对派知道,大湾区规划将有效纾缓和解决香港一系列深层次问题,大湾区的成功将令“一国两制”进一步显示出生命力。

“国家好,香港好”,反对派还有何生存空间?反对派在本质上就不希望见到国泰民安,不希望见到香港风调雨顺,不希望见到社会深层次矛盾得到解决。试想这些问题解决了,“为反而反”的反对派还有何价值?因此,反对派从来都是解决香港问题的最大阻力。

更重要的是,反对派打着“反被规划”、“反被吞并”的幌子,逢融合必反,抹黑和狙击广深港高铁香港段、港珠澳大桥、新界东北发展、落马洲深港科技园,现在又到粤港澳大湾区,这些行动的背后,正反映反对派企图断绝香港与内地的联系,要将香港从中国独立出去的一种“港独”思维,而且这不单涉及经济规划,近日连单程证问题也成为反对派上纲上线的攻击目标,这些都暴露出反对派的险恶用心:就是不能让香港好过,不能让两地融合,为此牺牲香港、断送港人利益都不在乎,这是反对派的政治定位使然,也令反对派不断走向香港市民的对立面。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