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清醒认识香港在大湾区位置

2月18日,中央公布《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明确指出香港、澳门、广州、深圳是粤港澳大湾区的4个中心城市。其中,香港的定位主要是巩固和提升作为国际金融、航运、贸易中心和国际航空枢纽的地位,推动金融、商贸、物流、专业服务等向高端高增值方向发展,大力发展创新及科技产业,建设亚太区国际法律及争议解决服务中心。

“一国两制”造就“四驾马车”

众所周知,全球既有的三大湾区——美国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日本东京湾区——都只有一个大城市即纽约、旧金山和东京作为中心城市,粤港澳大湾区则有4个中心城市形成“四驾马车”。这是因为,粤港澳大湾区是在“一国两制”之下,广东省珠江三角洲9市实行社会主义制度,香港、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实行资本主义制度;广东属于中国内地关税区,香港、澳门分别为独立关税区;广东使用人民币,香港使用港币,澳门使用澳门币。因此,港澳广深没有一个能够越过“一国两制”约束,把自己的经济影响力向其他3城投射。另一方面,港澳广深4城各有所长,以GDP衡量,广州和深圳均已超过香港,广深比较则不相伯仲。

上述宏观条件,同时规定了香港在粤港澳大湾区的位置,即:既不要奢望领导大湾区,又必须同广州、深圳、澳门一起发展。在中央确定大湾区中心城市为4个之前,香港社会不乏希望香港成为或者以为香港已经是粤港澳大湾区唯一中心城市的舆论。鉴此,我一再指出,即使香港总体经济实力具备做大湾区唯一中心城市的条件,但同广东9市和澳门的“边界”,却妨碍香港发挥领头作用。

香港与内地历史形成的“边界”不容易拆除,香港必须做好自己。然而,时过境迁,香港不能再延续20世纪下半叶打造“东方明珠”的单个传奇。21世纪初香港不能关起门来做好自己。这就涉及另一个重大问题——为什么要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呢?

答案一句话:因为21世纪前半叶全球经济金融政治格局空前全面深刻调整使然。这一调整的核心,是全球重心由之前500年在西方(欧美)向东方(亚洲)转移,中国必须、应该、也完全可能建立足以同纽约、旧金山、东京三大湾区相媲美的又一个世界级大湾区,来顺应、迎接和推动全球重心东移。香港必须顺势而为,积极参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推动人类进步做应有贡献。

特区现届政府大力推动香港发展创新及科技产业,是具战略远见的。但是,需要根本扭转一度形成的香港专注研发、深圳和大湾区其他城市专注生产的分工设想。

按国界或边界来形成产业分工,这是第一次、第二次科技和产业革命的特征。上世纪70年代以来第三次、第四次科技和产业革命接踵而至,早已打破国界或边界的限制,在全球建成新的分工模式。尤其,正在蓬勃兴起的第四次科技和产业革命,是以人工智能(AI)、生命科学、太空探索、物联网等等为领先科技及相关产业,需要空前规模的大市场。因此,中央决定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国际创科中心,香港、澳门、广州、深圳4个城市在研发和制造上打破“边界”限制。

突破三地“边界”发展创科

特区政府和香港社会必须承认,香港发展创新及科技产业的弱点是本地缺乏市场。2月14日,内地《界面新闻》驻柏林特约记者钱伯彦发表题为《欧洲为何会成为互联网公司的洼地?》的文章,提出一个十分尖锐的问题——“欧洲硅谷”不止一个,爱尔兰都柏林、法国格勒诺布林、德国柏林、波兰克拉科夫,甚至爱沙尼亚首都塔林都曾被冠以这一头衔。最近,丹麦政府宣布在首都哥本哈根以南海域,将建造9座共70万平方米的人工岛,用以发展创意产业,并立志打造“欧洲硅谷”。

但是,为什么在以市值/股指排名的世界最大互联网企业榜单中,前20名由中国和美国瓜分,欧洲无一席之地?文章指出,第一位的原因,是欧洲市场太小,这一点,不仅常见于各大欧美媒体,也是欧洲人给自己下的众多诊断书中永远会出现的“病根”。尽管欧盟凭藉其5亿人口和不亚于美国的经济总量,形成一个大市场,但是,欧盟各成员国语言文化差异使这个大市场“碎片化”的特征始终存在。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香港如不以总面积为5.6万平方公里、常住总人口约7000万、GDP总量逾10万亿元(人民币)的粤港澳大湾区为市场,那么,香港发展创新及科技产业将很快遭遇瓶颈,即使政府和业界欲使大力也将不得。香港如果欲依讬粤港澳大湾区大力发展创新及科技产业,那么,特区政府就必须引导香港社会各界以开创精神来克服同广东9城和澳门的有形“边界”限制。

作者:周八骏 资深评论员、博士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