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陈建强:修例堵漏护公义 反对派盲反求自保

特区政府建议修订移交逃犯法例,用一次性的个案形式,处理内地、澳门、台湾的移交逃犯要求,以便堵封现存法律漏洞,免让香港沦为“逃犯天堂”。可惜,反对派重施“反廿三条”和反“一地两检”时的故伎,先打“一国”捧“两制”,再用夸张弄虚手法进行唬吓,以求自保避刑责,最终削弱市民对法治的信心和信任。

回归21年以来,内地与香港、台港间曾发生多宗疑犯外逃潜躲事件,1998年的绑匪张子强在内地被捕及枪决,触发内地与香港就订立移交逃犯安排展开磋商,但因无法取得共识而被搁置。今次修例的触发点,则是一宗去年在台湾发生的凶杀案,嫌凶在案发后返港,因“洗钱”和“偷窃”而被捕,并对案件直认不讳。

台湾方面曾多次透过“陆委会”要求移交证供和疑犯往台湾应讯,惟因本港相关法例都订明不适用于两岸四地之间的移交要求。港府建议在取得行政长官许可后,向本地法庭申请将疑犯移交予跟香港未签订协议的司法管辖区,开创两岸四地间移交逃犯的先例。不过,反对派卯足全力去提出质疑,罗列“可能”出现的负面场景,刻意将事件政治化、阴谋化,令人怀疑这是否假质疑、真自保?

第一、反对派一直妄言内地法治制度“不上轨道”,明捧“两制”而暗批“一国”,但现时与内地签订了引渡条约和司法互助协议的司法管辖区,分别有55个和64个,均较香港的20个和32个倍增,数字显示出各自的水平和国际认受性。“芳林新叶催陈叶,流水前波让后波”,反对派应睁开眼睛亮心扉,不再缅溺于集体回忆。

第二、两岸四地交往频繁,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和“一带一路”规划开始,彼此间的人流、物流和资金流将日趋频仍,合作关系势更为密切,若没有逃犯移交安排,或只谈台湾,而避谈内地、澳门,将是重大的法律漏洞,香港不应成为逃犯的避风港。况且,内地多年来都单方面应港方要求移交嫌疑犯,而香港则以“0”作回应,公义天秤全面失衡,亦窒碍警方对案件的调查。

第三、有反对派担心修例是变相的“木马屠城”,让内地可借一些刑事指控,将包括反对派的“政治犯”移交到内地,但这是无限上纲的联想,因法例已指定46项适用于移交范围的严重罪行,亦需经由法庭决定,而现行制度包括引渡聆讯和司法覆核等程序,有足够的公开透明保障机制。

第四、若任由逃犯逍遥法外,将为本港社区埋下“计时炸弹”,危害市民安全。正如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所言:“试问我哋系咪要容许一个外地杀人,或者性侵犯儿童或者强奸等逃犯,同市民每天一齐生活喺香港,威胁市民嘅人身安全呢?”

作者:陈建强 香港专业人士协会会长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