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向民粹主义让步不是好办法

特首林郑月娥被长者综援和关爱共享计划派发四千元问题,弄得疲於应对。为了提高民望,特区政府突然决定“全盘接纳”土地小组报告8个土地供应优先选项建议,包括局部发展粉岭高球场32公顷土地,然而政府容许高球场余下140公顷土地续约至2027年,以及暂缓马料水近岸填海,令解决房屋问题的步伐大大放慢。短中期选项的建屋计划,最早要五年后才可能变成熟地,再经过设计、谘询、建筑和批准的周期,最快要2030年才有新屋宇入伙。

不识大体令民生问题恶化

更重要的是,现在公屋轮候申请数量达到逾26万宗,短期内特区每年只能供应1万多个单位,10年之后,轮候的名单将会更长,行政长官已不是林郑了。特区政府向反对派所掀起的民粹主义让步,是不明智的,这必然使改善民生工作无法起步,也大大增加了香港特别行政区融入粤港澳大湾区的困难,因为土地供应短缺,楼价高了、租金贵了,国际专才看见香港居住成本如此昂贵,很可能因此对香港望而却步。未曾上楼的基层居民和青年一代,看见居住问题拖延不决,也会对特区政府有怨气,造成负面情绪,使得今年和明年的选举局势更加不明朗。

房屋政策牵涉到各方面利益,如要搞谘询,按照香港现在的政治生态,必然出现两个阵营,争拗不断,造成社会分裂。土地问题的解决,一定要照顾大局,而不是照顾小团体的利益。香港的大局就是要增加土地储备的供应,尽快安排填海工程上马。如果要搞什麼大谘询,地区势力就会说:我的楼宇单位本来就可以看到海景,如果在海岸线填海,将来就看不到海景了,一定要反对。结果马料水近岸填海计划,立即被“枪毙”了。

这让香港立即出现了两批人,一批是早已置业的人,一批是未有置业的人,前者完全不考虑后者的利益,採取了封杀态度。这种谘询的做法,必然使房屋政策同选举挂鈎。民生问题也变成了政治问题。特区政府更加没有进行行政主导,照顾大局的余地了。可以说,进行为期一年的大谘询,最后结果只能是突出了小型利益团体的利益,无法从长远和大局解决房屋的供应。将军澳、柴湾、马湾、欣澳、东涌、龙鼓滩的近岸地带,都可以进行小规模的填海工程,增加土地供应的周期短,又不需要扩张道路系统,有利於短中期楼宇供应。搞了大谘询,近岸地带的填海工程立即泡汤了。反对派反对近岸地带的填海工程得手,就会更加起劲反对填海兴建人工岛。

2008年金融海啸之后,美国大量印刷美钞,製造了地产泡沫,全球房地产价格大升,贫富悬殊更加严重,资本主义社会更加不公平,难民浪潮使得工业国家民怨沸腾,政客乘机煽风点火,掀起了民粹主义,从中取得利益,使政局更加动荡,政府解决问题的能力急剧下降。政客想到了“大民主”的方法,进行公投,推卸了政府和执政党的的责任。英国脱欧进行公投,就是保守党政策不负责任的具体例子。现在弄出了一个烂摊子,保守党内部无一是男儿,希望特丽莎梅揹起黑镬,没有人敢出来接任英国首相,没有人敢提出一个具体的解决方案,实行“空对空”,拖延时间。

另一个民粹主义的恶劣例子发生在近日美国纽约。美国科网巨头亚马逊本来要在长岛市投资25亿美元兴建第二总部,纽约州长库默(Andrew Cuomo)及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大表支持,因为这有利於纽约市的金融业通过新科技实现升级,引进高级科学研究人才,为当地创造25000个高薪职位。这个计划获多达七成的纽约民众支持,最后却泡汤了,原因是个别政客学习美国总统特朗普,大搞民粹主义,抹黑计划,说不应该给予亚马逊税务优惠,又说亚马逊一旦进驻纽约势必推高当地楼价和租金,同时令长岛市一带的道路、地铁、污水系统等基建设施不胜负荷。计划之所以泡汤,全因地方政客及压力团体强烈反对,最后市民听信了民粹主义,整个大计於一夜间冰消瓦解。

屈服民粹助长反对派气焰

特区政府取消近岸填海计划,实行大转弯,情况有点像纽约扼杀了亚马逊设立总部的计划。这也是所谓“民意”起了作用。特区政府的让步,会不会使得反对派更加来劲,接着发动反对粤港澳大湾区融合计划?他们可以仿效纽约的民粹主义,鼓吹:高质量发展,香港产业大升级,那些获得知识产权的人可能发大财了,但其他的小小老百姓可能要面对更高的楼价、更高的生活费用,倒不如不要搞高科技了。

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要敢於为共同目标奋斗,香港、澳门和广东省才可达至三赢,如果强调小局和部分群众的利益,採取向民粹主义让步的做法,必然鼓励了反对派的反扑。因此大局的意识形态一定要坚持,特区政府和建制派的团结一致一定要坚持。

来源:大公网 作者:陈光南

相关阅读